【共運史話】鄭宇碩:新疆的集中營

2019-12-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紐約時報》在十一月十六日報導,取得一批中國內部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文件,揭露中共政權在過去三年,將多達一百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公民,關押在拘禁營和監獄。

2014年三月昆明火車站發生新疆武裝分子斬人恐怖襲擊。翌月習近平到新疆考察,要求「毫不留情」地全面展開「反恐怖、反滲透、反分裂」鬥爭。2014年中新疆開始出現容納數十至數百人的小型設施。但2016年八月陳全國出掌新疆後,「再教育營」的規模迅速擴大。

中共政權起初拒絕承認關押維吾爾族人,但在不斷有海外報導的情況下,轉而承認有關設施是「集中教育培訓學校」。據傳新疆地方官員均接獲指示:若回鄉學生查問失蹤家人的下落時,他們的回答是「他們在政府設立的培訓學校」。官員同時威嚇學生:他們的親人目前不能離開學校,而親人逗留學校時間長短將視乎學生的行為而定。

面對國際輿論的壓力,中國宣傳部門甚至組織外國記者等參觀這些「教育培訓學校」。這些樣辦學校的學生自然對黨的教育培訓表示感激,並會珍惜這樣的一個自新機會。目前外國人和外國記者很難進入新疆。

納粹政權的國民教育和宣傳部部長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曾經這樣說:「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中共的宣傳機器似乎相當信奉戈培爾這一套,重點當然在「不許別人戳穿」。即使就香港的「反修例運動」,國內的群眾也相信香港人追求獨立。

戈培爾在納粹德國曾有焚書之舉,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基本上不讓人民擁有藏書和收藏文物的自由。舉例而言,今天國內年青的一代,對「天安門事件」一般所知甚少。在中共極權的體制下,父母會勸告子女避免接觸「敏感」的資訊。

希特勒宣揚雅利安種族的優越性,排斥其他所謂「劣等民族」,以種族大屠殺的計劃把他們消滅。中共對付少數民族主要從宗教、文化著手,認為少數的宗教信仰是阻撓他們接受中共意識形態的主要障礙。拒不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自然不會擁護中共的統治,甚至成為中共的政權威脅。

維吾爾族與西藏人不同,他們未有放棄武力對抗,亦容易受到中東地區激進伊斯蘭教思想的影響。少數極端主義分子的恐怖活動近年有蔓延到中國各地的趨勢,引致習近平「毫不留情」的高壓政策。

問題是,鎮壓能否消弭恐怖主義呢?中東地區的形勢似乎提供了清晰答案,普遍的鎮壓只會在大多數的維吾爾族人中製造更多的不滿和仇恨,而中長期而言妨礙他們真正的融入中華民族。妄顧人權,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對中國與伊斯蘭國家的關係亦會有負面影響。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本文作者鄭宇碩為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