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運史話】鄭宇碩︰個人崇拜

2020-01-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個人崇拜是對領袖英雄式的膜拜,把領袖差不多推到神的地位,很多時是威權政權和極權政權的一個特色。個人崇拜一定程度上反映國民處於一種危機形態,希望領袖能為他們解決困難。

希特勒當時被視為德國人民的救星,讓德國人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屈辱中恢復民族尊嚴,讓他們感到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俄羅斯的普京也是一樣。共產政權的崩潰導致經濟嚴重下滑,國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葉利欽政府尋求西方國家的經濟援助被拒絕,北約持續東擴直抵俄羅斯邊境。普京以強人姿態出現贏得俄國人壓倒性的支持;敢於挑戰美國更成為其人氣高企的一個主要原因。

胡錦濤主政十年異常低調,其間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一躍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國民生活大有改善。中國遊客在世界各地大受歡迎,一時成為新貴。習近平深明國民要求提升中國國際地位的期望,不惜大灑金錢,以發展中國家的個人收入水平,大量為亞非國家提供外援。

然而國內外形勢逆轉,更加不能示弱。當然習近平的權術遠勝胡錦濤,他不甘心於當政治局常委的班長,而要大權獨攬如毛澤東。搞個人崇拜就成為鞏固大權獨攬的手段,因為擡升個人,其他人就無從與他爭鋒。

然而個人崇拜有如毒品上癮,程度會不斷提升,領袖的下屬會爭相追捧。文革時期的毛澤東是個人崇拜的巔峰之作;今天只有北韓的金氏王朝方能維持這樣的個人崇拜水平。當然個人崇拜的背後是對政權的恐懼,對領袖的不敬要面對懲罰。

個人崇拜須要政治文化來支撐。在英美參與式的政治文化,國民對領袖、對權力有先天的批判態度,媒體與資訊的自由對個人崇拜起著重要的制衡作用。在中國,傳統的臣僕政治文化仍然有相當殘餘的影響力,為個人崇拜的發展提供理想的土壤。

世紀之交前後,北京及多個大城市的計程車司機紛紛在車上裝上毛澤東像祈求交通平安,這是自發的行為,反映中國的政治文化。這種政治文化很容易為領導層所利用。習近平掌權之始,有意倣效西方政治人物親民之舉,到鬧市買包點是顯例,但過份宣傳則成為形象工程。

大權逐漸獨攬,領袖形象工程就更趨個人崇拜化,這種趨勢並沒有遇到制衡。普京要面對尚算民主的總統選舉和議會選舉,俄羅斯公民還有一定的示威權利。但中國就沒有制衡機制,媒體要對黨核心絕對效忠。

最近國內記者要面對新的要求,要就習近平思想考試。考試不合格要停職;只能補考一次,再不合格就要轉業。本來國內的律師、記者要每年換領執業證書,政治不正確就不能繼續執業;現階段記者要再加考試一關。現代式的個人崇拜再上一層樓。留心一下香港官員對中國領導人的讚美之詞也可有一點印象。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本文作者鄭宇碩為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