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運史話】鄭宇碩︰對青少年教育的重視

2020-01-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希特勒認為教育的最重要功能就是保證青少年忠於納粹政權,保證納粹政權能維持一千年。他非常重視體育,要求學校提倡民族的自豪感和民族的優越感。納粹掌權後,學校原有的教科書要更換,納粹教師組織幫忙印發新的教材。1934年一月,政府發出文件要求學校以納粹政黨的意識形態教育學生。

納粹年代,中小學生經常以納粹青年組織的制服作為校服。每一節課老師進入課室後,學生均起立向希特勒敬禮,真有點中國文革時期的風氣。在大學層面,納粹政權一開始就成功爭取到保守、右翼教授和學生組織的支持,大力排斥猶太裔及左傾的教授。換言之,大學成為思想領域的戰場,納粹政權全力進行政治鬥爭、政治清洗。

到1938年,大概三分二的小學教師參與了為時一個月的特別訓練營;校長亦接到指示要開除拒絕支持希特勒的教師。當時納粹的青年組織有八千名全職的幹事,還有七十二萬名兼職的幹事,後者多來自教師隊伍。

中共政權同樣非常重視青少年教育,中小學就有少年先鋒隊的組織,高中大學階段有共青團。大學階段有政治輔導員負責大學生的思想政治工作。文革時期非常著重學生的出身、階級成份、政治表現等。改革開放以來,「專」壓倒了「紅」,學業優異者有較佳機會入團、入黨。

年青的大學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有拒絕被吸納入團、入黨的傾向。到了九十年代,多數大學生轉為務實,有機會入團、入黨,視為發展個人事業的好機會。至於對社會主義的認同和承擔,大學生與黨組織均不會過份重視。

從天安門事件到2011年中東、北非的「茉莉花革命」,中共領導人瞭解年青一代的不滿很容易成為社會、政治動盪的成因。1989年後大學新生必須接受愛國軍事訓練;胡錦濤年代中共投入相當資源提升大學的思想政治教育課程的吸引力;到習近平年代,上述思想政治教育課程重點在排斥西方自由主義的思潮。從胡錦濤時期開始,投考大學和研究生課程均要通過政治考試,內容主要包括馬列主義、國家政策和中國傳統文化。

中共當局一方面嚴控大學生從互聯網所能接觸的資訊,另一方面又以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相號召。1999年大學生抗議北約巡航導彈轟炸貝爾格萊德的中國大使館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大學生希望祖國富強的赤子之心,很容易成為支持政權的力量。

就以最近香港的反修例運動為例,中共在國內主要宣傳為香港市民要求獨立、勾結西方國家、威脅中國國家的主權和安全。這樣的宣傳相當成功地贏得國內輿論的支持。至於海外的中國學生,不少被動員到香港學生組織的活動去踩場。

這當然反映當地中國使領館的動員能力。中國留學生為膚淺的愛國主義所動員,另一方面亦明白當地使領館就他們行為的報告,會影響到他們出入境的自由和畢業後找工作的機會。當然,不少中國留學生的名貴跑車讓香港學生和當地社會側目。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本文作者鄭宇碩為前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