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武漢病毒源頭疑點處處 透明國際調查刻不容緩

2020-05-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源自武漢的全球大瘟疫,病毒源頭在哪裡,仍是一個迷。現在有關病毒源起有不同理論,有待透明的國際科學調查驗證。但中共對於病毒源起於哪,當作關乎國家安全的機密資訊,要中共容許國際調查,難過登天。更荒謬的是中國的宣傳機器和中共的同路人,不斷攻擊這些理論,製造出一個連討論一下這些理論也十分政治不正確的輿論環境,恍惚唯一可以接受的理論,便是病毒源自中國以外。

一個頗為流行的理論,便是病毒源於自然,從蝙蝠傳到某種動物如穿山甲,再在該動物身上發生變異變成人傳人。該動物進入野味市場,感染該市場的員工和顧客,引發大瘟疫。中共官方強調武漢瘟疫的最早病例,都與當地販賣大量野味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香港大學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早在2007年,便與團隊在美國微生物學會的官方期刊發表論文,指出中國野味文化,是一個定時炸彈,最終將會引發新的大瘟疫。近月他與港大同事,在《明報》刊登文章,重申有關觀點。

這個觀點是客觀和主流,但竟然遭到曾在亞洲學術界浮沉多年,現在在法國教中文的學人蘇哲安(Jon Solomon)批評是歧視中國的殖民種族主義論述。蘇更發起網上聯署,要求港大校方調查袁的種族主義言行,暗示校方應該開除他。蘇這種類似不學無術紅衛兵含血噴人批鬥科學家的文革行為,竟然得到香港某些親共媒體報以大篇幅專訪,令人嘆為觀止。

此外,還有最近越來越多人談論的實驗室源起論。這個理論的一個版本聲稱新冠狀病毒由武漢的生物實驗室人工製造並釋放出來,在一些陰謀論圈子廣傳,但卻受到不少科學家質疑。另一個版本,則懷疑病毒源於自然,經科學家收集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卻在研究過程發生意外,引發大瘟疫。這個版本,一直得到不少科學家和媒體注意,認為是不能排除的一個可能。

武漢病毒研究所,一直從中國各地蝙蝠收集病毒,進行具爭議的「增強功能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這種研究故意將病毒在貂之類的動物群體中快速傳播,觀察病毒在傳播途中發生的變異,直到病毒變異成能夠在動物間傳播,獲得類似人傳人的功能。很多科學家一直擔心,這種研究早晚會因為實驗室意外導致全球大瘟疫。這種研究曾在美國的國家實驗室進行,但在2014年的連串病毒洩漏意外之後被華府禁止。之後美國的科研機構,便將這種研究外判給武漢病毒研究所。這所研究所的安全標準,一直引起西方科學家擔心。

武漢爆發瘟疫之後,有中國科學家在外國期刊發表論文,指出武漢的早期病例,有不少與野味市場無關,懷疑病毒另有源頭。而武漢爆發瘟疫初期,習近平在二月十四日發表講話,呼籲「針對這次疫情曝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盡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加緊對生物實驗室的規管,十分不尋常。

最近,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獲得據稱美英情報人員都正在認真研究的武漢病毒實驗室附近的手機訊號數據,顯示在去年十月,實驗室和附近街道,曾出現多日手機訊號歸零的不尋常狀況,令人懷疑那時實驗室是否發生嚴重事故,導致整個地區被疏散封閉。

這次瘟疫起源疑點處處。只有由國際參與和完全透明的調查,才能釐清中共的責任和防止災難再次發生。美國和世界多國已表明要追查到底,但中共卻一定會抵制。環繞有關調查的爭持引發美中矛盾升級,看來已是不可避免。

- 孔誥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