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评论】习近平的「全过程民主」究竟是甚么货色?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周六(2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上海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了一场法律草案意见建议征询会,利用这个事先安排好的作秀机会,习近平首次提出了一个「全过程民主」的概念。习近平说,「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

「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被四中全会列为中国的13个制度优势之一。在全会之后的第一次外出考察中,习近平便大谈所谓的中国式民主,他的「全过程民主」是对四中全会精神的一个重要阐述,也是有针对性地为中国政治制度的一个薄弱环节进行辩护。但是这无法掩饰他们是在利用一个空洞的概念来回避中国政治制度的重大缺陷,是在用他的一党专制为核心内容的「全过程民主」来对抗现代的「自由民主」制度。

对于习近平提出的「全过程民主」的概念,虽然官方还没有进行系统的制度性的阐述,但是它绝对不会突破中国政府现行政治制度。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所有重大的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这些都只不过是一些非常模糊的概念,既没有对所谓的「全过程民主」进行制度性的详细描述,也没有对这个民主的执行环节进行认真细致的推敲,至少在目前,它还只是一个空洞的宣传。

习近平谈民主,这本身似乎就是一个矛盾,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而共产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利则是中国制度安排的一个本质特征,这是一种政治排他性的体现,与人类社会认同的现代自由民主政治程序全然背道而驰。当然,习近平和中国执政党大谈民主至少体现了一点,那就是他们认识到了民主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独裁制度已经丧失合法性,这使得这个从骨子里仇恨民主的政党及其领袖也不得不出来用偷换概念的手段抢夺民主大旗。

观察中国政治制度的各个方面,它与现代自由民主的概念格格不入。现代的自由民主制度指的是一种政治安排,它保障了所有公民在有自由表达权利的基础上选择国家和各级政府的领导人,并且通过选择领导人来进行政策和制度选择。这里最关键的有两条:一是公民必须有表达自我的权利;二是有一种制度保证他们能够定期地行使选举领导人的权利。在这两者中,第一条是第二条的基础。只有拥有自我表达的政治权利,人民才可以掌握充分的信息,才可以通过公共辩论来形成、表达或者自主改变自己的观点。

中国的现实是,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机器不允许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执政党垄断了所有的媒体,任何对党和政府的批评都会遭到严酷的压制,人们更无权通过一种合理的制度安排自由地、定期地选择和更换领导人。中国的不民主不仅仅是对普通的公民,即使是对执政集团的精英,也完全没有民主可言,少数服从多数是一句空话,真正推行的是「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领袖」。习近平上台以后,更是将这一套集权制度推向了极致。

在这样的政治现实中大谈中国特色的民主,甚至还发明一个所谓的「全过程民主」的谎言来招摇过市,这似乎表明了两种可能:一是中国执政党的理论已经贫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在窘迫慌乱之中从对手的武器库里错拿了武器;二是这个党的领袖们的脸皮已经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无耻到敢于将谎言当作现实不断地大声重复。这就是中共党的所谓「全过程民主」的口号背后的真实货色。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