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不封中國封韓國 港府歧視

2020-02-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韓國的新天地教會,懷疑因為有來自中國教區的信徒在教會活動,結果造成武漢肺炎在韓國集體爆發,當中教會內有一名「超級感染者」,以「一人之力」感染數十以至過百人,令韓國單在周一(24日)一日內就增加了二百多宗確診病例,截至此日,韓國已有833個確診者,甚至超越了原本「屈居第二」的鑽石公主號病患的數字,成為中國以外最多人受感染的地方。情況正說明武漢肺炎此病毒的危險性,絕對不容忽視。

韓國早在2月4日起,禁止來自中國湖北的人士到訪韓國;然而這種封關措施不但來得太遲,而且限制範圍只限於湖北,實在已經追不上形勢;而那位韓國大邱的31號超級感染者,早已在所屬教會的團拜活動中,不斷散播病毒。由於該教派的宗教儀式都是在封閉的空間內進行,而活動中教徒之間又是互相緊靠,於是製造了比起鑽石公主號郵輪上,更加緊密的接觸,結果病毒的傳播就一發不可收拾,令韓國的疫情,在短短的幾日之間,其確診數字成為全球第二位。

相比起1月25日起就宣布連串措施限制中國大陸人士進入,最終連香港人與澳門人也「被封關」,以及立即向市民派發口罩的台灣,其武漢肺炎確診數字由最初在區內領先,到目前只有30宗確診個案;反之如新加坡,其封關不但較遲,其政府官員早前甚至聲稱,不應學香港人人戴口罩,結果其感病數字卻早已超越香港,正說明了要有效制止武漢肺炎傳播,不但要先在邊境築起第一道防線,更要在民間築起第二道防線——既減少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接觸以至聚餐,更應戴口罩以防止飛沫傳播病毒。

台灣與韓國從所採取的抗疫措施與及確診數字,兩國之間有如此巨大差別,正說明謹慎的防疫措施與抑制疫情擴散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因此當香港有所謂社區組織協會竟然在早前的記者會上,說所謂基層窮人由於缺乏防疫物資,指「留在家中未必安全,因其居住環境空氣不流通」,要求香港特區政府盡快復課,絕對是鬼話連篇。

要知道香港目前不少確診個案,都與聚餐與宗教信仰有關,例如早前的「打邊爐家族」,以至近日的佛堂信眾。如非這些市民拒絕聽取防疫專家的指示,不肯留在家中的話,香港的感染數字估計可以大減;香港因為市民的自救,全市人人戴口罩,以至多數人都取消聚餐以至其他公眾場所的活動,令感染數字不至於好似韓國一般的上升;如今竟有人以為可以復課?

有小朋友的家長就會知道,平日連一般流感病毒,也經常透過小朋友的活動之間交差感染,然後連累一家中招;特別是幼童無法自主控制其個人衛生,而課室又屬於封閉而且人流極度密集,何況學校所儲存的口罩量,幾乎只可以提供一日至數日學生使用,在病毒仍未平息的時候復課,結果就只有一個,就是有如韓國式的大爆發!有關組織提出復課,這種為了討好中共,以政治凌駕於安全的做法,是要以香港市民的生命,作為代價嗎?

因此要制止病毒進入,香港所缺少的,正是封關措施──觀乎多個感染個案,都是由於有病患在病發後仍堅持前往中國大陸旅遊,其後導致病毒散播,才造成後來的多宗社區爆發;因此要阻截病毒,除了全民口罩之外,其最根本的需要,就是源頭阻止病毒進港。香港特區政府於周一(24日)宣布,從周二(25日)早上6時起,禁止非港人的韓國人入境;純以韓國問題來說,特區政府終於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然而比較起韓國只有833宗病例,香港就宣布封韓國關,那麼目前官方已經承認有7萬多宗病例,而且更多隱瞞個案的中國大陸呢?為何特區政府至今堅拒對中國大陸全面封關?

比較港府對中國與韓國的差別待遇,港府難免「歧視」韓國人之嫌,而背後的真相不辯自明,就是港府政治凌駕於防疫,為討好中共而置香港市民生死於不顧,行為政治化、可恥、卑劣、賣港!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