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令经济城市香港 变成游击战场

2019-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作为一个长期的「经济城市」,常被描述为一个只关心钱,而不关心政治的国际金融中心,以致很多人都无法想像这两个月在这里所发生的事情;然而由6月到8月的反送中运动,港共在香港「能人所不能」,终于令香港人演变成全民抗暴,由多区针对警察的游击战,以至从未试过成功的罢工,绝对令人难以想像。

由于香港特区政府全面龟缩停摆,拒绝回应香港市民的五大诉求,特别是有关于警察滥权与暴力,以至继续不断拘捕市民的做法,终于令市民在警察高压下不断进化,由6月时的「和理非」集会到「勇武派」冲击,7月时的故守阵地,到如今8月终于变成了城市游击战。中共自吹自擂的十六字真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终于成为了港人向警察抗争的写照,8月3日与4日间的示威,即进化至如李小龙所说的「流水」一样。

8月3日的旺角示威,因为警方的无理打压,把游行路线改为前往大角嘴的无人之处,途经多处危险地区,最终市民改为在九龙各处冲出马路,更突袭港九最重要的隧道红隧口,令红隧两度封闭;示威者吸收了7月27与28日,被警察不断围捕与伤害的教训,改为在警方大举增援之前,自行撤离再改往其他区域快闪示威;最终警方在捉不到示威者的情况下,四处胡乱围捕查身份证,终因在黄大仙区乱拉市民,引起街坊不满而被包围。过千街坊与警方争执,警察最后失控在民居密集处施放过十枚催泪弹,最终警察败走撤退收场。

8月4日原本为将军澳游行以及港岛西集会;后者先因市民走出街道,警察为保护港共总部的中联办,很快就举起黑旗与施放催泪弹,引起楼上市民不满,纷纷落街指责警察;当警方运来大批防暴警到场时,示威者急速离去,突然改在铜锣湾霸占路面;约晚上九时,示威者再次堵塞红隧与铜锣湾海旁一带,警方派大批防暴警到场,再大批放施催泪弹;此时示威者却转战湾仔,在港共殖民的象征物「金紫荆雕塑」的底座涂鸦,而后再四散离开;约在同时,将军澳的市民封闭了将军澳隧道;警方派人到场时,示威者却已转战观塘,结果只能在将军澳与街坊对峙,最终更在骂声中胡乱追打市民,更打错一位饭后经过的50岁男子,令其爆头血流满面。

于凌晨前后,全香港高达七八区的市民,不是自发堵路就是包围警署,由新界的马鞍山、天水围、将军澳,到九龙的黄大仙、观塘、蓝田、美孚,未计仍未解封的西环与铜锣湾,终令警力被拖至崩溃;警察最终选择留守他们最重视的地方──港共总部西环的中联办,以及一众警察宿舍,如前一日发生冲突的黄大仙纪律部队宿舍,于是将军澳与观塘的警署,再次被早前警方暴力所激起民愤的街坊所包围,以至向警署投掷杂物、鸡蛋等。多年来示威者说要「遍地开花」,终于真正发生。

警察却从不知错——早前「警察员佐级协会」的主席林志伟甚至发声明,直斥香港示威者是「蟑螂」,讽刺的是,警察终于成功令自己成为了市民眼中的蟑螂,不但从未对自己滥用暴力后悔过,更演化到将所有不认同自己,或批评警察的市民,皆视为潜在敌人。

当特区政府全面潜隐,警方不但没有一丝质疑政府的立场,反而乐于成为政治工具,不断毫不节制地去打压其他市民;于是示威者当然把矛头,指向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及限制其滥用暴力的警察身上;当香港变成了「警察国家」,只靠警察的武力来铁腕控制,结果当然是令运动演变成对抗警察的全面抗暴,这正是香港警察自甘堕落,成为港共镇压香港人工具所导致的后果;最终令警察等同了港奸与卖港贼,成为香港人的敌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