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特朗普的歷史性機會

2020-03-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3月26日特朗普與習近平通話長達一個多小時,這一發展支持了我的這個判斷:由習近平對武漢疫情誤判所導致的這次全球災難,給了特朗普一個歷史性的機會,那就是迫使中國與美國全面合作來應對這場史無前例的全球公共衛生危機,以及由此引爆的全球經濟大危機,並通過這一合作,幫助中國走出習近平「定於一尊」給中國、美國和整個世界帶來的險境,從而避免無法估量的生命和財產損失。

2009年,美國前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提出G2戰略的設想是很有想像力的,可惜的是,昏聵和自私的江澤民和曾慶紅把大權交給了志大才疏的習近平。習近平不僅沒有認識到G2設想給他創造了成為世界級偉人的機會,反而選擇了一條最危險的路:挑戰美國主導全球秩序的領導地位,為此,不惜與美國一戰。雖然這是一條不可能成功的死路,但正如這次危機所證明的,習近平的選擇把中國和整個世界都帶入了空前的險境,也令自己陷入了走不出去的政治死胡同。如果說此次武漢肺炎是明顯的「天譴」,那麼,我們也可以將這次危機解讀為上天的「警示」,因為這場曠世危機給G2創造了一個真實的機會。

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此時此刻,美中領導人的緊密合作,不僅符合他們個人的政治利益,更符合兩個大國和整個世界的利益,這樣的情境前所未有,主要原因就是人類的命運從未如此緊密關聯。這種前所未有的關聯,既導致了前所未有的共同風險,也導致了前所未有的合作機會,這就是G2設想的現實依據,但人性的弱點令人類幾乎不可能抓住這種機會,除非有特定的變故。而這次危機,恰恰提供了這種機遇。

簡單說,現在特朗普有求於習近平來應對美國疫情的惡化,而習近平更有求於特朗普來應對經濟危機和個人政治危機的惡化,而兩人的緊密合作將不僅造福兩個大國,更將造福整個世界。我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中國現在不僅能為美國提供最緊缺的醫護設備,還能提供許多美國急需的經驗和數據,但也有不少美國人認為,沒有中國的支持,美國也能度過這次危機,無非是多死一些人,所以美國沒有必要求中國。問題在於,很多美國人看不到中國政治和經濟危機可能到來的大爆發,將給美國和世界帶來比武漢肺炎更大的災難,他們更不容易看到的是,沒有美國的幫助,習近平無力阻止中國經濟和政治危機的大爆發,反而很可能促成這種大爆發。因為習近平沒有能力應對中國的經濟危機,而很可能選擇做困獸鬥來應對正在加劇的政治危機。

習近平無能應對中國經濟危機爆發的主要表現,就是他不敢撒錢,而是堅持搞災難性的基建,至於習近平政治危機的惡化,則可以從任志強一案不斷發酵看得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有甚麽樣的具體機會來救美國、救中國,救世界呢?我認為就是要施壓中國與美國建立應對當前和未來危機的協調機制。一個具體的建議,就是任命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的首位華裔參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作為類似當年馬歇爾那樣的全權特使前往中國,協調兩國的救災和疏困政策。楊安澤將有機會彌補當年馬歇爾的歷史遺憾。習近平會接受嗎?我認為他別無選擇。那特朗普會接受嗎?我不知道,但我認為他有這個需要,也有足夠的想像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