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世界需要一個新的聯合國

2020-09-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聯合國成立七十五周年大會上最矚目的是特朗普及習近平的發言,從中大家不難警覺新冷戰正式揭幕。對特朗普而言,中國新冠肺炎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人類的最大危機,他譴責中國在武漢肺炎疫情中連續撒謊,並明確要求聯合國對中國政府採取行動,促使其對散佈中共病毒負上全責。習近平則呼籲聯合國主持公道,並表示在全球秩序中不是誰的拳頭大就得聽他的。領導人的發言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個人素養,同是針鋒相對,特朗普點名批評中國政府,習近平則拐彎抹角映射特朗普大搞霸權,為甚麼不直接點名美國政府?

諷刺的是,特朗普要求聯合國追究中共播毒責任不就是希望聯合國主持公道,當然他很清楚聯合國難以滿足其要求,原因是世界衞生組織被中共把持,一直拖延到中國調查,後來到中國調查也只是虛晃一招,在中共安排下參觀一下相關防疫單位,根本不是真的在做調查。在找不到具體證據下,中共就可以抵賴,用盡方法甩鍋,近日更傳出中國病毒來自外太空的瘋狂說法。不過,美國政府一定不會放棄為因染疫而死亡的二十多萬美國人討回公道,更重要的是,美國政府及人民慢慢意識到必須要跟消滅蘇共一樣消滅中共,美國甚至全世界才能再享有安寧的日子。

表面上看來,特朗普只是在督促聯合國針對中國追責,但實際上是要證明如果聯合國在追責上捉襟見肘,那麼這個機構根本就沒有甚麼實際功能。有趣的是,他進一步嚴正督促聯合國聚焦解決「世界真正的問題」,像是「恐怖主義、對婦女的迫害、強制勞動、毒品販運、人口與性販運、宗教迫害,以及對宗教少數派的種族清洗。」當然這些中共都有參與的邪惡罪行不會真正受到重視,原因是聯合國直屬的十五個組織中有七個由中國代表主理,比例是不合理的高。

其他國際組織如世界銀行及國際環保組織大多都被中共滲透,在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特朗普飽受批評,但對他來說,批評他的人都是偽善及雙重標準,碳排放量中國是美國的兩倍,但大家卻無動於衷。在環境問題上,特朗普還譴責中國向海洋、全球環境傾倒大量的塑膠與垃圾,繼續污染全世界的行徑。

美國已經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人權理事會,明年也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大家不禁會擔心,美國退出這些組織或協定,不就是會令中共對更有可能擴大其影響力。不過,美國一方面不想用下三濫的手法去收編他國來支持它,另方面也不想當凱子去出錢維持被中共控制的組織或偏幫中國的國際協定。

美國政府或許正在為退出聯合國作準備,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各國都希望加入聯合國,而不會有國家會主動退出,可是當邪惡力量已經污染了聯合國,再加上其無能至極,美國退出並成立另外一個國際組織不是不可能的。

聯合國成立的目的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避免任何大規模戰爭,儘可能維持和平。然而,美蘇冷戰的確立令聯合國基本上失去效力,由於美蘇同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擁有否決權,聯合國對美蘇可能爆發的核戰是無能為力的。目前在中共大力影響下,普世價值無法得到彰顯。

即使在追求世界和平的目標上,聯合國也難以有太多的作為。美國在中東促成以色列跟阿聯酋關係正常化,塞爾維亞跟科索沃達成和平協議,並致力終結阿富汗衝突。對特朗普而言,目前的聯合國需要美國,但美國不需要聯合國。若改變不了現狀,美國大可退出聯合國,並成立以自由民主國家為成員的國際組織。

- 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