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林郑玩火,小心自焚

2019-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由香港警方暴力镇压,再加出动解放军,看来是特首林郑月娥自以为最能压服民愤的杀伤武器。

上月底,港澳办公室发言人尽管越俎代庖,表明香港当局将以警力收复局面,还未至于用解放军恐吓市民。反观林郑,本周一(5日)早上全港大罢工,她除了依然故我,不理市民各项诉求,更在记者会上乱扣帽子,指责示威者搞革命,部分行为更「挑战国家主权」,而「极端暴力行为正将香港推向十分危险景况」。林郑的说话不外小事化大,分化示威者,为警方强力镇压,以至解放军入城,做好政治文宣。

她痛斥的「挑战国家主权」行为,是指有疑似「反送中」示威者玷污中联办门口的国徽,又把海运大厦外面旗杆上的国旗除下扔到海里。其实当局大可拘捕疑犯,依法究冶,但林郑却无限上纲,把这些行为跟武力推翻政府等量齐观,暗指抵触了「一国两制」的底线。同时,她又乱扣帽子,见到有示威者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便望文生义,生安白造,指有人搞革命、搞独立,把「香港推向不归路」。言下之意,是解放军入城「平乱」也是理所当然。

林郑的说法不外拿港澳办的「一国两制」底线原则做文章。该底线原则有三方面,即绝对不能允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活动」。当然,北京官员习以为常无限上纲,把破坏主权、损害权威、渗透大陆等观念无限扩张,但凡有损国家和政权声誉、面子、权力的大小行为、举动以及言论,都无所不包。因此,不论是批评时政、污损国旗还是阴谋造反,都同样罪犯天条。

没想到林郑鹦鹉学舌,用大陆观念看香港事物,把示威者打成「港独份子」,更诿过于人,指香港走上「不归路」,全因示威者希望「玉石俱焚」。若她说的不归路是北京取消「一国两制」,并希望凭此政治禁忌造成心理障碍,吓怕前线示威者,根本是异想天开,因为他们不少人对眼下重一国、轻两制的制度、措施和现实,都深恶痛绝,因此宁为玉碎、不作瓦全,最多「揽炒」(同归于尽)收场也绝不妥协。

林郑明知他们无惧「揽炒」,也明知用政治方法才能解决政治问题、避免警民冲突,但偏偏执迷不悟,继续迷信暴力,用过度武力打压示威者,最后一发不可收拾而军管收场的话,只能说是林郑的诡计得逞。到时不是年轻人,是林郑个人要为「一国两制」的覆亡和七百万人丧失自由,负上历史责任。

其实「一国两制」会否在2019年终结,关键始终在于香港对中国的价值。不错,九七回归以来,香港对中国的经济贡献比以前有所不如。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经香港转销海外的货品由占贸易总额50%降至10%左右,中国股市的规模亦由九七年只占香港一半,大幅增加至香港的两倍,而人民币亦力图走向国际,可见中国对香港的经济倚赖远较九七时低。

不过,香港仍可充当大陆与国际经济体系之间的衔接点,有其独特价值。香港除了是大陆外资的最大来源,更不受禁运限制,可进口美国的高端科技,相信可裨益大陆的科技发展。同时,虽然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不只一个,但香港始终是北京完全掌握也信任的一个,直接有助人民币国际化,而香港股票市场依然是大陆国企、民企集资的渠道,也是走向国际的跳板。加上香港也是中国朝野资金流转的中介站或目的地,保持现状,亦有助北京监察资金外流的情况。

面对空前的政治危机,林郑既无心也无力解决问题,早已众所周知,但总不该变本加厉,唯恐天下不乱,用警方的武力镇压引发更暴力冲突,令香港变成无法管治,让解放军可以乘机而入,宣布「一国两制」完蛋。这样的政治豪赌,以香港的制度和价值为人质,以香港对大陆的经济贡献为赌注,稍有差池,林郑月娥岂只是卖港贼,更是民族罪人。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