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征服專業就能唯我獨尊只是政治妄想

2020-10-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雨傘運動不覺六年,當年的八十七枚催淚彈,把香港一夜之間變作烽煙之地,也一擊揭起七十九天佔領行動的序幕,但比起反修例運動以來催淚彈放題的數量,還不及一個百分點。

一年間,香港變臉。警方動用過萬枚催淚彈,還有水炮車、胡椒噴霧以至不同彈藥,香港警隊由亞洲最佳變成強大暴力傾向的軍事化部隊。暴力其實是表象,背後的推動力來是強權管治,令人擔憂的是這種畸形管治變成常態,警暴失去制衡,更以不同形式擴權,侵擾社會不同領域。

三個月來,官方不斷公然挑戰傳媒、教育、司法三界,正是要損耗專業的能量,方便行政專權的擴張。例如警方街頭執法行徑不堪入目,既不能改變自己,只好削弱傳媒的監察力量,因此越俎代庖,宣布改變警察通例的「傳媒」定義,不再承認兩個記者協會的認證資格。實際上,是自操生死大權,扼殺網媒和自由身記者進場的機會,以免這批最難控制又行踪不定的記者群,到處捕捉那些令警隊百辭莫辯的塲面。

官意扼殺專業,亦見諸連月來,官方委任的通訊事務管理局多項有關港台的裁決。例如指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欠缺警方回應所以有失公允,根本犯了最初級的錯誤,即所謂「範疇錯誤」,把要求新聞反映不同觀點的報道規範,錯誤地套在時事評論節目之上,也等於摧毀有事實基礎即可自由批評的評論規範。

通訊事務管理局不乏法律人才,理應清楚誹謗法中何謂公允評論。這些被他們彈劾甚至謀殺的時事評論,究竟罪犯何條?若沒有卻遭制裁,豈非無法無天,無中生有,否決終審法院的判例,擅自收緊新聞和言論自由?以至最近傳出港台延長利君雅的試用期,更是一次過蹂躪兩個專業。首先是放棄以新聞專業標準去評定她的表現,同時也不守公務員的專業,沒有按既定程序辦事,只因公務員事務局臨時提出要求,而港台其實早已依照這些要求去做,竟然不顧程序公義,順從上方延長試用期。

特區政府對教育內容的控制,更是明目張膽。在教育當局的「建議」下,多個書商已從通識教科書之中刪掉不少牴觸政府言禁的題目,擺明是以政府言論的口徑決定教育內容,企圖把教育淪為宣傳工具。例如「三權分立」、「警方執法侵犯人權」、「公民抗命」、「香港眾志」等等全部消失;民主派改名非建制派,本土意識變了本地意識。

有關中國的內容更是步步為營,例如講述六四事件的坦克漫畫、二○一一年廣東「烏坎村事件」、孔子學院的爭議、茂名市民反對化工廠的抗議等內容抽走,一般的社會常識判斷如「中國仍未算是法治社會」、人大代表制度「人民代表性低」等一律刪去,淨身之後的教科書,便剩下於中國無害的政治正確內容。不過權力的操弄,懶理通識教育是要教學生了解實況,掌握不同觀點,再衡量輕重,以明辨是非,現在一切政治行先,就是要專業淪為奴婢。

眼前現象雖然紛紛擾擾,強權管治的套路卻是清晰不過,就是掃平專業,以公權力降低以至消滅其獨立性及權威性,以貶損不同專業對社會現象的界定權、對追求真相的貢獻、對公民意識的影響、對當權者的監察,也就把抗衡政府的知識和價值資源矮化。

由教育丶傳媒到法律,只要專業界臣服於政權,權力即可決定「真相」。到時,七二一元朗黑夜的黑幫無差別襲擊市民只是一場誤會,其實是「不同政見人士互相爭執引起毆鬥」、八三一太子站警方虐打乘客,也不外是「以血肉之軀保護市民」,而警員撞跌兼跪騎十二歲女童,原來是「用最低武力把她截停」,統治者的「真相」如入無人之境,無人異議,也不再有異議的餘地。

他們的如意算盤是,當順服的順服,壓服的壓服,行政權力膨脹不在話下,強權當道下,腐朽化神奇也有望了,天下從此太平。但果真如此,特首林鄭月娥又怎會民望久久低廻不起,特區政府聲譽繼續尋底,施政一波三折?

其他暫且不說,統治者的一廂情願丶以我為主,正是其一籌莫展、無法自拔的死穴。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