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无赖政权一面对话一面下毒手,香港人走上时代革命的不归路

2019-10-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首次对谈会的发言了无新意,但讯息却清楚不过,她的想法做法,都在表明心迹——她不会解决问题,只会「揽抄」到底。

整个对谈会,林郑继续原地踏步,继续驼鸟政策。会上,众多发言者都在控诉,警暴问题已至恐怖程度,不但枪弹乱射狂射、用暴力伤害被捕者、警黑长期合作、肆意滋扰及欺凌坊众等等,更且执法不出示委任证,身上也没有警员编号,不外阻碍市民投诉,而即使投诉了,负责监察警权的监警会又无调查权。

但林郑面不红耳不热,继续包庇警队败行,对警暴视而不见,对申诉听而不闻,不回答市民对警队暴行和违规的指控,还不断回带重播官话,继续坚持「止乱制暴」,继续严刑峻法追究被捕者到底,继续认定由监警会监督警权既可信又有效,当然亦对落实真普选的诉求,不瞅不睬,爱理不理。

换言之,民间五大诉求,除了正式撤回「送中」的法律修订,其馀四项全部驳回,也没有让步的打算。她甚至够胆说香港自治也不是「一国两制」可以容许,完全无视《基本法》写明香港实行的「高度自治」,要比大陆民族自治区的「自治」享有更高的自治权,可以说,是林郑任由自己的「政治正确」病发,把自治等同独立,才讲得出这种废话。

其实林郑的对话会,从构想到做法,只能自欺不能欺人。她强调对话是为了寻求出路,当然是意图行骗,因为对话会每节由六位市民先发问,林郑才作答,而她喜欢答的问题就答,不喜欢的就一概不答,同时不管你喜不喜欢,她都以官话空话以至废话回应,一个对谈会可以选择性失聪的话,也就是说,连对话的目的也办不到,还谈甚么解决问题呢?

其次,要寻找出路,林郑必先放下屠刀,叫停滥暴滥捕,再跟前线抗争者以至年轻人直接对话,以理服人,化干戈为玉帛。相反,林郑由始至今,一面视和平示威如无物,其贱视民意,教晓年轻人和平行动毫无作用,转而投身激烈抗争,另一面又以警暴执法,严刑伺候,再控以重罪,不外是集中对付年轻抗争者,把他们推上不归路。眼下的对话会,其实是掩饰林郑决绝不跟年轻一代对话,也妄想通过跟其他人对话,孤立年轻人,也把他们的诉求一概抹杀,幸好勇武与和理非团结抗暴,不少参与者都把诉求和愤怒带入会场,令林郑无言以对。

其三,林郑根本是冥顽不灵,对话只是别有用心。首次对话之中,民意表露无遗,就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但林郑斩钉截铁,表明寸步不让,可见市民意见任讲,政府立场照旧,对谈会不外是廉价的政治公关秀,一来向外国政府摆出听取民意的姿态,二来让民众直接向林郑泄愤,减降怨气之馀,博取同情,三来粉饰太平误导公众,掩盖从未收敛的警暴问题,也意图分散整个运动的焦点。

林郑只聆听民意却没有回应诉求,口说寻找出路却没有具体行动,她的对话是假意,真心是继续拥抱警队,以警暴执政,镇压示威群众,削弱表达权利,纵容黑社会吓唬市民,从而重新坐稳政权。她的施政手段除了小恩小惠和画饼充饥,就穷得只有暴力和权谋,因此探讨真相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实现长治久安的真普选以至谋求政治和解的特赦,她根本是夏虫不可以语冰,远远超出她的理念和想像,修养和能力。

当暴力和权谋就是林郑的一切,她遇上暴力不能解决政治问题时,她只会有两种反应。一是加强暴力,不成的话,就再加强暴力,眼下警队由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袋弹伤人到不怕以实弹杀人,就如用吗啡止痛一样,已成暴力瘾君子。二是以不同手法转移视线,遮挡暴力行为,例如八月推出一系列「派糖措施」讨好基层,九月又大张旗鼓,吹嘘以《土地收回条例》加快兴建公屋,以至近日的所谓社区对话,只是掩饰而非改变铁血统治的现实。

暴力镇压已铸成大错,林郑若还坚持错误下去,「一国两制」即使注定「揽炒」,也吓不倒也骗不了香港人,反令大家更深信不疑,必须以革掉时代腐朽所需的智慧、团结、决心和魄力,把香港带回原点,贯彻「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承诺,推行真普选,才能挽回局面,光复香港。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