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深渊在前,不「揽炒」,也不怕「揽炒」

2019-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带领香港一步步走向「揽炒」(粤语俗语,意即「同归于尽」),香港人别无选择,只能奉陪到底,也只有不怕「揽炒」,才有机会不至于「揽炒」。

林郑恬不知耻,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不成,自以为通过视频发表,大家便可若无其事,工作如常,但今时今日的香港,已经无法回到从前。特别是,四个多月来,警权暴涨,政治执法,警暴横行,肆虐无道,而且有变本加厉之势,若不及时制止,香港只会由不听民意丶任意妄为的寡头统治,演变成由武力挂帅丶鐡腕镇压的独裁政权。

由八月初北京港澳办提出「止暴制乱」至今,特区当局经常禁制和平示威活动,又以近乎军事手段弹压街头抗争,再以其凶残手法对付被捕者丶坊众以至记者,并且纵容黑社会作恶多端。但在直播镜头下,这些暴行不但无所遁形,更挑起激烈而广泛民怨。结果「止暴制乱」变成以暴力制造动乱,不单政权暴力解决不了政治问题,更加深市民对警方的愤恨,抗争者武力升级,警民冲突的场面亦在港九新界遍地开花。

不过,整场运动没有因为警方拘捕接近三千人而停下来,反而由于政权漠视民情和残酷打压而引发持续不懈的抗争。虚情假意的对话挡不住枪林弹雨的恶毒,民间依然团结一致,但林郑依然执迷不悟,坚决拒绝政治和解,她唯一的反应是继续警力升级,出动水炮车,让休班警员配备伸缩警棍和胡椒喷雾,更任由前线警员动用真枪,不作预警便射向示威者。

当防暴工作无法制止街头的激烈抗争,林郑的另一反应是扩张警权,任由他们四处插手,例如号令地铁提早关闭以妨碍示威者的往来丶以地铁调兵遣将丶滋扰学校及学生等等,甚至冒违宪之险,引用《紧急法》来制订《蒙面法》,也在所不惜。近日特区当局更不顾其他治安需要,考虑调动其他纪律部队人员协助警队的防暴工作。一旦成事,警队高层将至高无上,有权统领八支纪律部队,人手亦可增加成倍。再发展下去,为求克敌制胜而无所不用其极,官方宣传机器丶民政组织以至教育机构,迟早都成为警方主导的统治工具。

当局摆明无妥协空间,只有横蛮管治和鐡腕政策,但运动参与者何尝不是寸步难让?若果大家便鸣金收兵,但当局对撤回《蒙面法》丶取消暴动定性丶不检控被捕者丶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丶推行双普选丶解散警队等六大诉求,全无正面回应,相信运动退潮后,更绝不能奢望他们会从善如流。换言之,不退让还有一线希望,退让将一无所有。

更何况,退譲之后,多个月来的警暴劣行,由于不作独立调查,单凭警察投诉科和监警会将无从追究,眼下劣行昭章的滥暴滥捕行为,将成警方执法的新常态,野蛮执法成为常规,市民的人身自由毫无保障,公民权利亦受到剥夺。其次,林郑随意引用《紧急法》,以至警队以暴涨的权力,干扰不少公营机构的运作,同样是一发难收,日后亦会不断重演,损害法治,也扰乱香港人的生活。

第三,由把应对策略定调为「止暴制乱」,拒绝一切和解措施,到攻击地铁丶医管局等公营机构的具体做法,都显示北京和它的喉舌媒体并不是出谋献策,更是一锤定音,判定局势,确立策略目标,指示具体任务,特区官员看来都沦为执行中央既定政策的傀儡。由始至今,中央对香港自治权的侵犯,清楚不过,也证明香港人争民主以保高度自治的抗争纲领是切中要害。若运动无疾而终,中央通过官方渠道和官媒发号施令双管齐下,以操控香港内政,亦成为特区管治的另一新常态。

因此,运动告终的话,一切复归新常态,也等于警暴合法化丶警察干政常规化丶中央侵蚀香港自治合理化,再加上随之而来的秋后算账,势必加强挤压政治和言论自由的空间。既然后退是万丈深渊,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的腐败局面就在下面,香港人眼前只有一条路,就是拥抱核心价值凝聚共识,继续结伴同行抗争到底。困局的尽头会怎样,甚至有没有尽头,谁也说不定,但义之所在心之所安,只好义无反顾,勇迈坚定走下去。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