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外舉不避親的習近平為何戰時換將?

2020-02-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最近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將抗擊武漢疫情稱為「人民戰爭」。就是在這場「人民戰爭」的硝煙中,習近平同一天換掉了湖北省、武漢市和港澳辦第一把手。此舉引發海內外的熱議。

習近平用人一向「外舉不避親」,在重要崗位上安插自己的親信或子弟兵,從不避嫌。對習的這種只看忠誠與否、不看能力大小的幹部任用模式,外界已經見怪不怪。但這次在武漢抗疫的「戰爭時刻」,習近平一口氣換上三位自己的愛將,還是讓人跌破眼鏡。為了釋疑並說服民眾,《環球時報》特意刊文,稱這一「重大人事變動」是在疫情防控工作暴露出一系列問題的情況下作出的,應勇與王忠林二人都是「救火隊」,都在「處理公共衛生危機時具有決斷力」。可是新上任的湖北省委書記應勇過去長期在公檢法系統任職,在上海擔任市長的幾年裡,除了搞垃圾分類,幾乎沒有其他說得過去的、讓上海人民滿意的政績。這樣的人如何能「救」武漢疫情的「火」?

在我看來,習近平在戰時疫情升級的險境中換將,一定有這樣幾個盤算:

首先,對習近平來說,戰時起用自己人,更有助於維護政治安全,為形勢一旦惡化未雨綢繆。應勇、王忠林,再加上幾天前剛任命的中央指導小組副組長陳一新,都是習近平的子弟兵,對習的忠誠沒得說。此外,他們都來自於政法系統。這樣的安排頗顯習近平的苦心孤詣。習近平經過六年的努力,終於改造了政法委,剪除了周永康羽翼,確立了中共最高領導人對政法機器的絕對權威,習現在幾乎可以對政法系統予取予求。而2019年1月公布的新政法工作條例,更是囊括了習對政法委的重大希冀。新條例說,政法委首要職能就是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以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項。在武漢疫情迅速擴散、病毒源頭至今無解的情況下,習近平顯然體認到,自己面臨從未有過的危機,只有依靠自己人,亂世用重典,才有可能維護這個政權的穩定和保障自己核心地位的牢固。習近平用夏寶龍取代張曉明任港澳辦主任,也是同樣的思路,旨在防止香港人利用這次疫情激起反大陸情緒,削弱中共對香港的領導。

其次,習近平此時用應勇和王忠林換下蔣超良和馬國強,也是為了淡化自己在疫情擴散中的責任。2月16日出版的《求是》刊發了習近平在2月3日中共常委會上的講話,其中披露了蔣超良和馬國強被免職的原因,是「不服從統一、本位主義嚴重,不敢擔當、作風漂浮、推諉扯皮,失職瀆職」。《求是》的這篇文章說,習從知道疫情一開始,就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此說是想替習近平洗地,把武漢疫情擴散的責任算在地方幹部的頭上。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研究中國政治的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說,習近平可能發現,總攬獨裁大權有不好的一面,當出差錯時,他也必須承擔所有的責任。但是,我們看到,習近平迷信大權獨攬,迷信政治安全,已經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武漢疫情從開始到擴散,從封城到進入「人民戰爭」的狀態,習近平就是靠這個大權獨攬,操縱疫情,控制輿論,決定誰應為此負責。現在,習近平已經用大權獨攬找到了替罪羊。

第三,習近平此時換將,還試圖安撫人心,平息民怨。此次疫情在民間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恐懼、悲傷、痛苦和憤怒,民怨在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去世以後達到高峰。民眾廣泛要求追責問責,要求言論自由。習近平解除了湖北兩名高官的職務,就是要平息公眾怒火,遏制對他不利的輿論,把民眾的焦慮轉化為愛國熱潮。但是他絕對不會放鬆對輿論的控制。

習近平屢次說,武漢疫情是對他執政七年政府的考驗。他能通過這次考驗嗎?且讓我們密切關注他的動向。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