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WIPO總幹事改選,美國為何寸步不讓?

2020-03-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3月4日,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總幹事選舉揭曉。美國力挺的新加坡籍候選人鄧鴻森打敗了中國提名的該組織現任副總幹事王彬穎。兩國較量,繼美中雙方驅逐對方記者一役,中國再失一局。

這次較量可謂驚心動魄。中國志在必得,而沒有推出自己候選人的美國,則志在不讓中國勝選。兩國為此使出渾身解數,幾乎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用遊說,用輿論,用攻擊與反攻擊等手段,試圖讓自己力挺的一方勝選。

對美國來說,這一次和中國的較量太重要,美國絕不能輸。但自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美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隨著美國陸續退出幾個聯合國組織而被削弱。美國退出教科文組織(UNESCO)、聯合國人權理事會(HRC)、聯合國「萬國郵聯」(UPU)等,甚至威脅要退出聯合國,表現出對聯合國滿不在乎的態度。那麼,美國為何這一次對WIPO總幹事選舉非常在乎,甚至寸步不讓?

首先,中國意欲佔領據聯合國組織領導地位的強烈企圖心,終於讓美國警覺。聯合國共有15個專門機構,這幾年中國不斷攻城略地,先後拿下其中4個機構的頂層職位,包括糧農組織(FAO)、工業發展組織(UNIDO)、國際電信聯盟(ITU)和國際民航組織(ICAO),而其他國家擔任領導的機構都不超過一個。

自從去年中國獲得FAO總幹事職位以來,特朗普政府開始警覺。美國政府高級官員意識到,中國一直試圖在聯合國機構中提高參與度,擴大中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獲得對聯合國標準制定機構的控制權,重塑國際體系,以服務中國政治和經濟利益。對此,美國再也不能忽略中國了。特朗普政府指派馬克·蘭伯特(Mark Lambert),任職於美國國務院國際組織事務局,其主要使命,照國務院發言人的說法,就是特別負責對抗中共在聯合國體系中的「惡勢力」。

其次,WIPO對保護「世界上最有價值的秘密」至關重要,重要到它將決定未來在開發頂尖科技如人工智能及5G無線網絡等方面,美中兩國誰勝誰負。根據WIPO前副總幹事普利(James Pooley),這個組織監管擁有四千三百萬份專利文件的資料庫,包括來自兩百多個司法管轄區和專利信息庫未公開的專利申請和商業敏感信息。讓中國掌管這些「世界上最有價值的」、「極度機密的」專利文件。美國和其他許多國家都不放心,主要是因為中國有太多的侵權或技術盜竊前科。

第三,倘若中國人任WIPO總幹事,對美國經濟非常不利。美國知識產權在生產和研究領域,均遭到中國侵權。根據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布雷姆貝格(Andrew Bremberg),美國的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佔所有就業人數的近三分之一,佔美國GDP的40%,約有6.6萬億美元。中國盜竊知識產權每年對美國經濟造成2,250億至6,000億美元的損失。此外,美國聯邦調查局目前正在調查上千起中共技術盜竊案例。還有,美中之間的貿易戰方興未艾,其中一個重點議題就是知識產權。鑒於這些原因,美方當然不希望中國在WIPO扮演重要角色。

美國並不諱言自己在阻止中國國籍的王彬穎當選中所起的作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美國政府採取了不少辦法,如,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金融時報》刊文反對由中國人出任,國務院及商務部派出高層次代表團趕赴日內瓦遊說WIPO與會者,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雷姆貝格公開放話:「我們希望候選人的國家具有知識產權保護的歷史……中國沒有那樣的歷史」,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與友邦就此議題多次通電話等等。

中國以為自己會贏得WIPO選舉。最近幾年,中國對許多發展中國家大量投資,然後遊說他們投票。中國在聯合國各組織中不斷複製這個遊說模式,並從中得到甜頭。在這次WIPO選舉前,中國估計自己可以至少得到40-43票,未料後來只獲得28票,大大少於新加坡鄧鴻森的55票。

總之,在美國的凌厲攻勢下,中國輸了。而特朗普政府想必終於明白,對國際組織,美國不能輕易退出,否則中國就會見縫插針,結果會對美國很不利。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