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日記】為了抗疫 我剛出生的孩子亦不能見父親一面

2020-04-1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AFP

2020年4月14日  香港  晴

今年2020年是我最難忘的一年,去年底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首次通報肺炎疫情,表示該市發現了27宗「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7人病情嚴重。但通報指,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這個時候我正在懷孕8個月,聽到中國當局指未出現「明顯人傳人」證據,即時鬆了一口氣,心想未至於17年前「沙士」那麼嚴重吧,我照常到餐廳用餐,而且上街亦未有戴上口罩。

但在不足一個月,武漢新冠肺炎的疫情不斷增加,更出現死亡個案,各省市亦陸續出現確診病例,同時香港愈來愈多人從武漢回來,均出現新冠肺炎的症狀,令我懷疑大陸當局指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的說法,及覺得大陸隱瞞大幅上升的確診數字,我當時臨近分娩日子,每次到醫院覆診都心驚膽跳,怕自己得了肺炎,造成一屍兩命。

直至一月底, 一直強調新冠肺炎「可防可控」的國家衛健委武漢肺炎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王廣發亦自稱患上新冠肺炎。他的一句「可防可控」真的害人不淺,令到很多民眾未有加強防疫意識,以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其後,我入院分娩了,看到香港疑似肺炎個案不斷增加,我在留院期間,看新聞直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指由於疫情加劇,將疫情宣布為嚴重級別,整間醫院的醫護即時緊張起來,院方亦加強戒備,所有親友都謝絕探訪,以致我剛出生的孩子亦不能見父親一面,整間醫院的醫護及病人都人心惶惶,怕好像當年「沙士」的翻版,醫院出現大規模感染。

直至我出院時,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失控,武漢每天亦有數千宗確診個案,直至武漢封城,香港的確診數字亦不斷上升,香港政府在醫護罷工後、在群眾壓力下,才對大陸封關,但是疫情已在香港蔓延,其後疫情傳到西方國家,多國疫情亦失控,香港不斷有海外回來的留學生確診,香港政府仍然「慢幾拍」,又是在市民多方面的壓力下,才作出封關的決定。

2020年2月,由於香港市面的口罩供應不足,大批市民為了防疫,在商店外大排長龍等候買口罩。(黃樂濤 攝)
2020年2月,由於香港市面的口罩供應不足,大批市民為了防疫,在商店外大排長龍等候買口罩。(黃樂濤 攝)

我由孩子出生至今兩個多月,除了帶孩子覆診外,一直堅守在家,不敢外出,孩子幾個月亦沒有接觸太多的陽光。市民一窩蜂「盲搶」口罩,市面一片愁雲慘霧,死城一樣。一場新冠肺炎的疫情造成百業蕭條的景象。天災固然可怕,但是人禍更可怕,明明病毒是可以人傳人的,一句「可防可控」,大陸沒有新聞自由,在媒體協助當局隱瞞疫情下,最終中國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更連累全世界。

而香港政府更是可笑,明知大陸正在病毒大爆發,卻一直不肯封關,其後外國又大爆發,又是到了最後一刻才封關,就港府的錯誤決定,令到不少香港人受苦,受到感染。而我確不太相信政府的防疫措施,現在4月仍堅守家中避疫,唯有自求多福吧。


記者/黃樂濤_於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