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资讯管制划红线 香港百万人抗暴难春风化雨

2019-08-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两个月的街头抗争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对香港的讯息采取封锁措施,关注时政的民众对香港市民的抗议和示威活动,亦表面没有出现强烈关注、热议。(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两个月的街头抗争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对香港的讯息采取封锁措施,关注时政的民众对香港市民的抗议和示威活动,亦表面没有出现强烈关注、热议。(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自6月9日「反送中」百万人大游行,啓动近两个月持续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但大陆民众对香港市民抗议风潮表现漠然,这到底是发自内心抑或北京是舆论管控成功?他们对香港这场「反送中」运动又有何看法?(马立克/霍亮乔 报道)

香港两个月的街头抗争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对香港的讯息采取封锁措施,或选择性的宣传报道。但有国内关注时政的民众,从港澳台以及外媒的报道,取得一定的讯息。在这部分国内民众当中,对香港市民的抗议和示威活动,表面没有出现强烈关注、热议,只有零星的网络举牌,但没有具规模的参与或是声援行动。

反观对大陆发生的游行示威,抑或是民主诉求、民间抗暴,香港的社会团体和市民一直以来,都会报以强烈的反应,积极声援;例如香港的「六四」纪念活动,三十年来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规模。

大陆体制内,一些地方政府、司法基层单位警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职员,以及政府系统公务员等表示,自香港抗议风潮以来,他们没有收到上级的特别关照、没有口头文件或是专门的维稳会议谈香港,基本上就根本不提香港。

即使是在毗邻香港的经济特区深圳,其民众收听、收看香港的电台、电视台的资讯是没有障碍的,但当地人没有对香港近两个月来的抗议风潮形成关注和热议。

深圳一名基层警员在网络时政聊天中表示,她们单位没有就香港抗议风潮开过专门的会议,也没有任何上级的命令和指示,她们有专门的学习任务还要考试,但是没有任何涉及香港问题,所有的警务工作都按部就班。她与深圳和广州的同事交流之中,都知道香港现在正在游行抗议,但没上心。

深圳女警员说:甚么大陆的警察过去打人维稳呀,有些事情虽然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还是可以分析出真假。你想想看那一个执政党他会那么傻?有大规模的动向的时候,他会明目张胆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本来香港的问题就是港人治港,跟我们大陆没关系。我们压根就没有参与,我们本来不是做这个事情的,我们的工作不是做这个,所以不可能去做这些调查,更不要说对我们有甚么要求,就不提(香港)。

北京市一位国企员工表示,他们单位在中美贸易战开始到六四敏感日等,都有党支部学习的时候,提示一些注意事项。但是这次香港的事情搞得那么大、时间那么长,两个月来在例会和党小组学习会等组织活动中,上级只字不提香港,觉得奇怪。

北京市民武鲁奇表示,北京当局今次对香港抗议风潮的舆论引导十分成功,尽管香港的事情闹得那么大,中国各个网络论坛上的舆论先前一直保持「控制下平静」,直至当香港的抗争运动进一步升级,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开始严辞进行批判,大陆网民立即跟随「环时」的步调,大谈特谈香港的刁民不识时务。而这些声音的背后,单位党组织并没有进行关于香港问题的引导。

北京国企市民武鲁奇:没有,就这两个字香港这两个字,国内的报刊都没有,就是从7月份国内的报刊铺天盖地的开始说了。砸立法会又砸甚么的,其实砸立法会之前那是有原因的,前面有好多事情网上都有。但是国内就根本没有这一说。各方学习没有。只是说各单位谁有护照必须交上来,你想出去的话,给你,你得说明理由。只是就强调过这个,别的就根本不谈这个。根本就不谈,天天甚么开会就没有。

青岛市民「自由大地」告诉记者,据他近两个月观察,网络上敢声援发声的就那些人,他们在之前强烈网络管控的基础上早已经被控制。他说,过往当局的维稳措施,比如「喝茶」、「查抄电表」,已经对网民产生威慑。这次香港风潮期间,当局没有再去刺激,近两个月来,大陆网络上没有出现极端的管控现象,但过去的措施已经成功发挥作用。

「自由大地」:如果进行新闻限制和网络管控的话,会激起网民更大的愤慨和更激烈的反抗,对我党来讲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现在国内,我们知道,他愈强调这个事情,就会愈多人去关注,愈多人关注就会愈多人去传播。愈多人去传播就会引发恐慌效应。这个事对其在大陆的统治是极其不利的,所以说他是三缄其口。

大陆辽宁有自称持爱国立场的网络时政聊友秋云淡表示,香港这次的抗议风潮背后有「黑手」操控。他说,中国现在发展很好,西方国家感到危机,于是藉「罪犯遣返法」挑动香港人对大陆的不满情绪,把香港搞乱,以期向中国政府施压。他指,特别是美国,想把香港部分市民当炮灰。但他的说法引发了聊友的强烈谴责怒骂。

辽宁市民秋云淡说:香港它是我们的港口,我们进进出出买点东西,他们上我们大陆来这不是挺好的吗。你说你偏起幺蛾子,你跟中国对抗跟中央对抗,你说你跟外国人勾结,你看那香港大使勾结我们的公务员,那美国也插手,对我们的香港指指点点的,你说香港(抗议者)他们是不是助纣为虐?

另一方面,也有大陆市民高度寄望于香港民众今天的抗争能取得胜利,而且希望香港不要变成今天的大陆。他们对大陆的群众运动最终被镇压下去产生恐慌心理、心有馀悸,但就希望香港能利用自身的特殊优势,在这次运动中能够最终取得胜利。

上海市民好乡友说:任何群众运动都是激进的,肯定的谁带头厉害的后面有人跟。对政府来说,他必须是清楚的做好预案和做好应对,而不是激进跟著群众你镇压我也镇压。

在美国的时政评论员王军涛博士分析这种香港和大陆民众相互声援有差距的现象认为,香港有英国西方思想的熏陶,香港现在特殊的国际社会环境,使得香港市民的声援个人风险在可控的范围,而在国际媒体的关注中,还会相互激励。相反,大陆民众要做这些事情就要受到惩罚,会失掉工作、被毒打或被失踪,甚至关进监狱。

王军涛:虽然不敢表示支持,也不敢正面表示声援,但是都在想看共产党的笑话、看习近平的难堪。即使他们没有表现出对香港支持的热情,但是他们都觉得这件事情是对的、正义感是有的,中国人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跟著共产党的宣传口径走,对西方势力表示愤怒,对西方人搞乱香港表示愤怒。而且希望香港人民获胜之后能够影响中国。

王军涛还认为,除讯息封锁外,在压迫面前大陆民众不敢直言。大陆民众所处的环境风险大,但是民众内心都希望香港市民取得抗议示威的成功。他说,大陆的民众虽不能挺身声援,但是对香港风潮的兴起,民众对中共多报以幸灾乐祸,瞧习近平好看的心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