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民主法案》可改香港命运? 成效还需拭目以待

2019-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8日,在美国国会复会前一天,数以万计香港市民发起「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祈祷会」,并游行至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请愿,呼吁美国国会尽快落实法案。(本台记者 摄)
2019年9月8日,在美国国会复会前一天,数以万计香港市民发起「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祈祷会」,并游行至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请愿,呼吁美国国会尽快落实法案。(本台记者 摄)

在持续多时的反修订《逃犯条例》风波影响下,香港无论在社会、经济及政治局势都未能走出困局,更显而易见中方高度干预香港的表态,使不少抗争者寄望于美国国会即将审议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期待法案通过将成为美方向北京施压的「香港牌」,借助国际力量来捍卫香港的人权和自由,但是否真的可以改写香港整场抗争运动的局势呢?(覃晓言 报道)

美国国会在周一(9日)复会,各方关注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何时上议程。在前一日的周日(8日),数以万计香港市民发起「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祈祷会」,游行至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请愿,呼吁美国国会尽快落实法案,引起中方透过官媒《环球时报》作出警告,威胁对美国报复,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亦公开强调,外国国会干预香港事务极不恰当,意图阻止美国推动法案。到底这项法案有何关键?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早于2014年及2017年曾经提出,是要确保香港在《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等框架下,享有高度自治、自由、人权和法治,不会受到侵犯,并与美国于1992年通过的《香港政策法》挂勾。

香港近月发生反修例风波,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麦高文(Jim McGovern)等,在6月重提法案,获跨党派议员表态支持,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及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等。

即使林郑月娥上周宣布撤回修例,佩洛西表明继续支持法案,并期望加快推动。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周二(10日)亦为《金融时报》撰文,指美方必须回应香港人的要求。

法案在反修例示威风暴出现,让不少争取民主的港人俨如看见曙光,引起极大回响。有网民于7月发起白宫联署,促请美国国会尽快通过法案,不足一星期已获十万人响应;亦有香港前官员及立法会议员,多次赴美会见政治人物展开游说工作,包括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及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等。在美国,有四千多名香港侨民签署及去信美国政府推动法案。

有参与「反送中」抗争运动的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坦言,期待法案通过,认为至少可为香港争取民主的力量注射「强心针」。

梁颂恒说:至少多一分力量支持我们,继续去争取原本应该拥有的民主制度,如果美国愿意落实执行的话,我相信整件事的力量会存在,亦为香港争取民主的力量注射「强心针」。例如对有美国国籍或资产的侵害人权的官员,可能包括警队成员,其实有这个(制裁)威胁或想法,让他们知道原来做事(滥暴)不是没有代价,做坏事有机会受罚,至少不会看见他们肆无忌惮在街上打人。

法案草拟内容规定,美国国务卿每年需要向国会提交报告,检视及证明香港维持足够自治度、人权和民主,才能获得延续《香港政策法》所赋予香港,享有与大陆不一样独立关税地位等特殊待遇。若发现香港自治情况不足以有别于中国时,美国总统有权签署行政命令,暂停给予香港特权。

法案亦建议制裁压制香港基本人权自由的政府官员和相关人士,有关人士在美国的资产有可能被冻结,其个人和家庭成员的入境美国签证会被取消,使他们要为损害香港的自由、民主与自治付出个人代价。若有香港市民参与非暴力抗争被捕,美方不会拒绝批出他们的入境签证;法案又支持港人拥有「双普选」。

这项法案实际有多大机会通过呢?

熟悉美国国会运作的政治风险管理顾问方恩格(Ross Feingold)向本台指出,今次法案已获两党重要人物支持,包括佩洛西及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暂时看不到白宫或国务院的反对理据,估计约两个月可获通过。

他又指,美国早年通过《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特殊待遇,才令众多美国企业有信心在香港设地区总部及投资,故美方有责任关注香港的「一国两制」落实情况,与这个法案一样属于美国内政,中方是无法阻止,但他坦言法案通过的意义较实际效果大。

方恩格说:如果这个法案成为美国法律的话,会不会真正的改变香港政府的相关政事,或中国中央政府的政事,可能性也不大,所以支持这个法律通过的国会议员或香港人必须要了解,某个程度上是有重要的意义,意义是存在,但实际的效果不一定会有。

根据政府资料,截至2018年,共有290间美国企业在香港设立地区总部,另有434间美国企业设立地区办事处。按统计目前有约8.5万名美国公民在香港居住,而2018年有约130万名美国公民入境香港或经香港转机,这些数据都显示香港与美国的紧密往来。

国际最关注美国能否成功打「香港牌」以牵制中国?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认为,北京很需要香港维持独立关税地位,但不会因而放松对香港的政策,法案通过可能会为抗争者带来精神上支持,但要令香港走出困局、跨出被北京打压的历史关口的可能性较低,仍有待观察局势发展。

林和立说:我看不到太大转变,除了特朗普或特朗普继承人打「香港牌」时,有些地方是可以威胁到北京,主要是关税地位。因为中国很需要香港继续享有有别于中国大陆的关税地位,但北京会否因此而放松对香港的政策,这个很成问题。自从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北京对香港的政策是强调一国,以一国来打压两制,最近更变本加厉,例如大湾区和有关深圳作为开放特区的示范城市等,处处都是打压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此强硬政策一定会继续下去。

至于经济层面,据统计处资料,美国是香港的第二大贸易夥伴,其中2017年在商品贸易方面,美国在香港赚取高达329亿美元的贸易顺差,香港是美国赚取最高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系。冠域商业及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关焯照指出,香港失去关税地位,必然出现灾难性效应,中国因为依赖香港,亦会被窒碍经济发展,两败俱伤。

关焯照说:失去了(关税地位)当然是很灾难性,香港会因此使外资离开香港,甚至美国可以针对香港,利用这条法例已经可以要求美资离开(香港),当美资离开时,其他外资便会跟随撤资,即已证明香港本身独立性已失去,而所有国家会将香港当作一个内地城市,这个(独立关税区)优势一旦失去,等于失掉整个金融中心。

关焯照强调,香港未必是西方国家唯一选择作为在亚洲集资的金融中心,有邻近亚洲国家和地区正对香港的境况虎视眈眈,包括东京及新加坡,尤其新加坡只要稍为放宽金融制度,随时可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总括而言,若中方未能坚守「一国两制」底线,继续干预香港事务,逼使美方出招取消香港有别于中国的独特地位,长远肯定影响中方在香港的利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