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风波后首次区议会选举 政治觉醒「素人」和年轻代冒起

2019-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区议会选举提名期已开始,多位政治「素人」拟走上从政之路,包括「逆权大状」刘伟聪。(本台记者摄)
2019年区议会选举提名期已开始,多位政治「素人」拟走上从政之路,包括「逆权大状」刘伟聪。(本台记者摄)

反修例风波后首次区议会选举 政治觉醒「素人」和年轻代冒起

在香港,持续四个多月的反修例风波,为不少香港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政治觉醒,更唤起一批「素人」和年轻新世代走上从政之路,空降全港18区挑战新一届区议会选举,决意唤醒全民对抗「蛇斋饼糉」、踢走保皇党。但面对政府在如此关键时刻启动《紧急法》,有可能出招押后、甚至取消选举,这会否影响民主派「重夺区议会」的局面呢?(覃晓言 报道)

新一届区议会选举提名期于上周五(4日)开始,截至周二(8日),选举事务处共收到559份提名表格,而全港18区中,以元朗区最多人报名,共有58人,其次是屯门及葵青。翻看资料,很多获提名人士是从未参选的政治「素人」,包括「连登仔」、及医生和律师等专业人士,亦有民主派新力军空降各区,挑战长期垄断区议会的保皇党。

其中一位正积极考虑参选从政的大律师刘伟聪,有可能出战居住了十多年的又一村选区,「挑机」现届区议员、自由党李梓敬。这位曾代表「旺角骚乱」被告卢建民等抗争者打官司的「逆权大状」,变身服务基层的地区人士,在街头亲民派传单,刘伟聪强调只为踢走保皇党。

刘伟聪说:香港怎会弄至如此境况?始作俑者一定是政府。香港早已过了但求搵食、但求食饭的发展阶段,尤其是过了这个夏天,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一直以来保皇党的那套,就是因为我们遵从他们的玩法,才弄致今天的境况,要改变这个局面的话,千万不要再依照他们的游戏规则。

刘伟聪坦言本身不敢走上抗争前线,但看到很多年轻人抛头颅、洒热血,深受感动,故即使有能力选择离港,但他仍然留在这片土地。他虽谦说自己微不足道,区议会亦的确没有实权,但可以作为民意的象征,亦希望以其专业身分,唤醒其他抱持同等信念人士一起改变。

虽然他落区时,遭到不少「蓝丝」街坊不友善对待,但他很希望告诉居民,若要看见香港的未来,必须从宪制上的分布著眼。

刘伟聪说:如果我们这一代看见这些暴政继续蔓延下去的话,下一代都是没有未来的,所以我想跟区民说,无论你现在是甚么颜色都好,将来是希望下一代能看见彩虹,除非你不认同我的说法,过度中央集权是会令社会分化,影响公平、公义得不到彰显,如果你同意我的说法,应该由基层的议会做起,一直在不同层级议会,可以有更多好的声音。

另一位已报名参选屯门富新选区的李家伟,年仅23岁,预料将挑战现届的新民党区议员甘文锋。他当了四年港闻记者,本来视揭露社会真相为终身职业。自反修例风波以来,他体会到改变社会的无力感,加上有「连登仔」发起出战区选,感染他也希望透过选举作出转变,尤其是看到7.21元朗无差别袭击市民的画面,令他愤而下定决心辞职落区。

李家伟说:我希望今次运动可以改变整个政治生态,特别是我不管区选是前哨战也好,我们希望可以教化,令到大家真正觉悟,不会认为「蛇斋饼糉」才是政绩或工作,而在教化之后,会想办法如何令香港变得更加好。我们需要反思,想想我们的社区可以怎样长远发展。

他以早前向街坊提出兴建公屋问题为例,应该让街坊检视整个兴建配套是否完善,了解他们的看法和感受,再向政府反映意见,这才是真正的区议会。

除了政治「素人」,也有社运人士报名参选,或积极考虑参选,包括早前宣布拟出战怡西选区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该区的现任新民党区议员陈家佩预计亦会争取连任;周二(8日)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报名出战荃湾海滨选区,预料对手是多次连任成功的建制派邹秉恬。

在市民怒吼踢走保皇党的形势下,特首林郑月娥在区选提名期开始的同一天,宣布引用《紧急法》)来制定《禁蒙面法》,引起社会关注原定11月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会否出现变数,令香港的政治氛围,更加风起云涌。

对此,岑敖晖认为,政府临急推动恶法,肯定是别有用心,但他不担心被政治审查,亦已预备应变方案。

岑敖晖说:我不担心,因为轮不到我控制,我亦都不会跟著一条不知如何的红线,去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他们(政府及建制派)现在怕输,但避得一时却避不到一世,你(政府)期待的民意逆转,我相信短期内都不会出现,那(选举)押后到何时呢?是否押后至2046年呢?押后至2047年呢?即是无限期取消选举呢?这要他们自己思考,我都无法阻止。他们要疯狂的事情,我们市民是无法阻止的。

根据资料,在2015年区议会选举的431个民选议席中,建制派共瓜分298席,占约七成,当中有68个议席是在没有竞争对手下而自动当选。来届共有479个议席,民选议席更增至452席,其馀27席为当然议员。而2019年的选民登记人数多达412万,新增选民近38.6万人,两者均创历史新高。

以现时大利反政府一方的局面,到底能否让18区「翻盘」,在区选中踢走建制主导局面,扭转香港的政治权势分布呢?

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锺剑华向本台分析指,目前建制派虽处于较劣势,但他们凭著「蛇斋饼糉」,渗透社区多年的影响力仍然很大,而政府亦不会坐视不理,必定设法保住建制阵营这个靠山,他估计民主派最多只能局部翻盘。

锺剑华说:很明显现在的选情对他们(建制派)很不利的,我相信政府亦真的会考虑(出招),因为过去一直很长时间,政府利用区议会的民意来制衡立法会的民意,很多时发区议会18区联合声明,或者以区议会讨论出来的结果,去淡化立法会民主派的声音,过去让建制派主导区议会的局面是对政府很有用的,但今年大家估到很可能局面会变,当然不一定18区都能翻盘,但至少会有几区翻盘,或可令区选势力取得平衡,这是很有可能的。

锺剑华解释,区议会是地区谘询组织,政治影响力不及立法会,但若政府出招取消区选,不仅令区议会无法顺利过度而出现真空期,最值得注意的是明年立法会选举,及有份选特首的选举委员会改组,当中117人是区议员,牵连甚广。

锺剑华说:立法会选举有个超级议席,区议会亦会提名部分人参选,如果没有了区议会,那几个议席将如何处理?至少没有超级区议会议席,怎办呢?影响立法会选举构成。明年亦要改选选举委员会,即是选特首的委员会,委员会有117个位来自区议会,1600人中百多个占7至8%是来自区议会的,若没有这班人,选举委员会就不是完整的委员会,我觉得这是很难解决,除非决定「揽炒」。

锺剑华又指出,虽然新一届区议会引入确认书制度,要求参选人签署声明拥护《基本法》及保证效忠香港特区,但今次有意参选人士大多是「素人」,并无政治把柄落在政府手上,而且美国国会将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有可能将影响公平公正选举的人士列入制裁名单,相信会对选举主任增添压力,不敢胡乱DQ。

到底未来政府是否真的为保皇党护航而放弃区选,还要看今后局势转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