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英倫夢:「不惜一切離開也值得」

2020-08-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人過去一年的心情與經歷,猶如坐「過山車」越過高山低谷,由爆發反修例運動至實施《港區國安法》,所引發的社會撕裂與寒蟬效應從沒休止,令不少港人計劃移民。隨著英國政府宣布向BNO護照持有人,推出「5+1」的入籍路徑,讓這本早已被港人遺忘的回歸前「歷史文物」變成出走「避風港」的「通行證」。本台訪問了六位準備或已居留英國的香港人,探討港人追求回到英國管治時代的心情,有人認為只要能擁抱自由,不惜一切離開也值得。(覃曉言  報道)

「你們是否明年離港?」、「有多少人因為準備前赴英國,而真的補習英文?」、「選擇曼徹斯特(Manchester)抑或伯明翰(Birmingham)?」還有很多關於移居英國的問題,近期在多個臉書群組和專頁中「洗版」(熱烈討論);甚至有指香港警方及入境處,近日派員在機場登機閘口,監視前往英國的港人,背後動機不明,引來多人揣測,大家都討論如何隱藏自己的「BNO」計劃,才可成功離港。

80後港媽YM是成功以BNO赴英國的過來人之一,8月5日,她與丈夫帶著七歲女兒,提著大包小包行李離開住所。到達香港國際機場後,她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向航空公司職員出示特區護照辦理登機,首先過了第一關,再要通過安檢、以及入境處的離境關口,當時可謂一步一驚心,奈何到登上飛往英國倫敦的航機,尚差很大段距離。

在機場等候之際,他們沒有多語,深怕中途有任何差池。YM形容:「當天我們乘搭英國航空班機,在登機閘口看見數名穿便衣的警務人員,他們都掛上警察委任證,一直緊盯著登機人群,那刻我也很憂心,會否突然被阻止出境。」直至飛機起飛升至上空,再遠離香港境內,她才吁一口氣。

YM這一幕英國「出走記」,也許不止是其個人經歷,愈來愈多港人都在網上分享自己的「走佬」計劃和經驗,甚至連如何買機票都大有學問。例如有人提議不要選搭直航班機,改為先到鄰近地區如台灣或新加坡,入境旅遊數天,再在當地買機票轉機到英國,路線必須轉折一點,以免被香港當局追蹤。

另有人提議大家買機票,或在香港辦登機時,都必須先用特區護照登記,若沒有特區護照,謹記趕忙申領,「我們如此擔心又費心,是因為中方不承認BNO護照,恐怕以BNO護照離境會被刁難,甚至被禁出境。」YM憶述離港當天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當飛機降落希斯路機場(Heathrow Airport)後,YM一家又要面對另一輪挑戰,她拿出塵封已久的BNO護照入境,並向當地入境人員表明,他們一家三口要求申請俗稱「LOTR」(Leave Outside the Rules)的酌情入境安排,同時呈交多項文件證明,竟然非常順利。

他們在機場等候了約兩小時,終於獲簽發六個月的居留簽證,頃刻放下心頭大石。她形容,當天同機另有十多名香港人申請LOTR入境,大多是一家人,當中亦有年輕單身女子,但她不確定是否所有人都跟她一樣順利過關。

「最初我跟其他網友一樣,很擔心被當地拒絕LOTR的申請,但我已想定後備方案,若不獲批准,一家三口便以普通旅客身分入境,再等候至明年一月,直接在當地申請BNO VISA新簽證,無論如何,我們已沒有回頭路,下定決心不會再返香港。」YM斬釘截鐵地說。

YM原本從事市場推廣工作,兩夫婦在香港時月入共約七萬元,擁有自己物業,屬小康之家。她與很多香港人一樣,因為去年反修例運動引發的警暴問題,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香港已經沒有希望,已被中共完全控制,年輕一代沒有未來」,所以她由去年下半年開始計劃移民,並很快賣掉物業。

YM說:(國安教育)都是我(決心離開香港)的重大考慮因素,一定要(國安)教育,又要逼他們(學生)唱國歌,又只可以讚頌祖國,我覺得真的不太能接受得到。

她說,以前英殖香港時代,無論政局或普羅大眾生活都是安穩的,現在香港的局勢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是她成長三十多年以來,從未見過的惡劣狀況,因此不得不對這個「家」死心。

她本來計劃移民位於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因為投資移民門檻較低,原定今年5月出發,在疫情下被逼延期。YM的BNO護照於九七回歸前申領,多年來僅使用過一次出國旅行,已逾期多時。因為去年很多人談論BNO平權問題,她才醒覺要為BNO續期,未雨綢繆,「萬一成功平權,又可以有多一條(移民)出路」。

這本棗紅色BNO護照的誕生,源於1984年中英兩國政府首腦,在北京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確認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當時英方已表明港人不會獲得居英權,但為了安撫人心,翌年英國制定《1985年香港法案》,新增英國國民(海外)身分,並自1987年起向港人簽發英國國民(海外)護照,讓港人在回歸後,仍可與英國保持聯繫。不過,這個身分不會獲賦予居英權。

今年7月,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宣布,因為中方硬推的《港區國安法》,明顯並嚴重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因此擴大BNO護照持有人的權利,將於明年1月起推出名為「Hong Kong BN(O) Visa」的新簽證,供BNO持有人及其近親申請定居英國5年,之後再續期住滿12個月,便可申請成為英國公民。

很多香港人從沒想過這本早已遺失、或遺忘在抽屜內的BNO護照,會為自己帶來居英權,震撼不少港人,包括YM,她毫不猶疑更改計劃到英國,努力在網上做資料搜集。現時一家人定居利物浦(Liverpool),暫住短期租約房子,目前雖沒有任何社會福利,但他們準備了一筆資金,足夠維持生活一年以上,稍後會找工作,亦希望迎接雙親來英國團聚。

YM算是首批獲准LOTR居留英國的香港人,當她安定後,即在臉書開設專頁「走佬去UK」,分享其成功個案及經驗,希望幫助其他香港人,目前收到數十人查詢。

她感歎,英國經濟不景下,預計可能要放下身段,從事較低技術工作,如餐廳侍應或超市收銀員,即使夫婦可能只有折合一萬多港元收入,但為了擁抱自由,就算不惜一切,也非常值得。

YM說:來到英國真的至少擁有自由,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不會有制肘,不會擔心因為唱一首歌(願榮光歸香港),現在在香港都有機會被拘捕,在這裡,你不需要有這樣的考慮,你是不會怕思想被控制,不會害怕我說這句話會否被拘捕。

另一位90後港媽思琪(化名)喜愛周遊列國,但她熱愛香港,過去從沒想過離開這個家園。香港回歸時,她剛升上小學,對於英國管治香港的殖民回憶著實不多,她最記得當年港督彭定康落區,她跟隨家人去湊熱鬧,目睹彭定康親切有禮地與市民接觸,她還有幸被彭定康抱起合照,事隔多年,彭定康仍一直關注香港的自由與人權狀況,對比現在政府官員的「落區騷」,可謂差天共地。

思琪的父母在中國大陸出生,少時曾經親歷文革的可怕,後來逃難到英殖香港,人人安居樂業,她的父母亦靠自己努力賺錢,白手興家做小生意,足夠養妻活兒。時至今日,像思琪這些90後年輕人,若要靠自己創業、買樓,根本難過登天,這是思琪對香港回歸前後的最大感觸,但她也沒打算移民。

至去年反修例運動,經歷了多場令港人心碎的重要大事後,例如721元朗事件、831太子站事件、理大圍城及中大圍城事件,一幕幕的警察暴力畫面,還有政府漠視港人的荒唐舉措,教思琪對香港死心,覺得這個政府已無可救藥。

思琪說:其實現在上網或看新聞,每一天都有很多事情很荒謬,我覺得自己要像逃難般離開,我會擔心走遲一步,會否永遠要留在這裡(香港)呢?其實都有憂慮很多(移民)問題,例如會否無法找到工作,會否被人歧視,或者很多這方面(移民問題),我都曾經考慮過,但我覺得可以承受得到,總比留在香港好。

思琪開始在網上搜集移民英國、加拿大的資訊,但發現投資移民葡萄牙的門檻較低,且與家人商量過後,大家都很喜歡葡萄牙,無論是天氣或當地食物都較易適應。今年年初,一家人曾到當地考察,包括諮詢當地律師及買房子等,連香港「良民證」都申請了,幾乎需要辦的手續都已辦妥,一切準備就緒。

至7月,思琪與很多香港人一樣,決定改以BNO申請入籍英國,她說:「我始終覺得英國的教育制度比較好,當地以英語溝通,不需要另外學習葡語,而自己對英國亦較有感情。」她的親戚朋友原已計劃移民台灣或加拿大,同樣改變目的地到英國。

當落實居英計劃,她最初打算兩、三年後才離開香港,但眼見國安法生效後,接連有社運人士被捕,警方甚至大規模搜查《蘋果日報》,這股「白色恐怖」令香港人更感不安,同時她擔心英方會隨時「落閘」,為免夜長夢多,一家人決定明年啟程到英國。

回歸多年以來,思琪與家人都是使用BNO護照出國,即使申領了特區護照,她一直放在抽屜內,她相信唯一一次使用,可能就是離開香港去英國。

思琪說:可能因為不滿這個(香港)政府,不想使用這個政府發出的旅遊證件,所以一直使用BNO護照,亦是一種(精神)寄托,有時候會奢望,如果繼續擁有這本證件,會否將來英國真的讓你過去(居留),現在或者算是等到了,但不知道是好事,抑或不好的事。

每天在倒數離港,思琪面臨離開這片充滿回憶的成長地,有不捨亦有疑惑,她最心痛是雙親逃難過一次,如今又再經歷逃難。她亦反覆思量,到底將來還會回來香港嗎?中方說過不承認BNO,也許將來香港政府不准一班像她持BNO投向英國懷抱的香港人回流,或許她已沒有回頭路,但她不會後悔。

香港人一向有「不輸蝕」的心態,當年不少人為在回歸限期前申領BNO,不惜通宵排隊,甚至大打出手。根據英國簽證與移民署資料顯示,由1987年7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的BNO申領期限,錄得約340萬人登記申請,超過當時香港人口(649萬人)的一半。截至今年7月,擁有BNO資格人士約290萬人;截至今年2月,持有效BNO護照人士(即有定期續簽、未逾期)只有近35萬人,即佔一成多而已。

提供代辦BNO續期服務的移民顧問「UK Connect HK」經理陳先生形容,現時情況與九七回歸前申領BNO熱潮相似,更可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發覺很多香港人早已遺忘了自己的BNO,幾乎每20位客戶,只有一人曾經續期,但國安法實施,令香港人趕忙為BNO續期。

陳先生說:今次簡直(與九七回歸前申請BNO熱潮)一模一樣,我現在手上的客戶,有大部分都是原本已經遺失BNO,即不知道把BNO放在哪裡,手上有BNO的客戶,我見他們的BNO到期日是2000年、2001年、2002年、2003年,已經有至少超過十年沒有續期,這麼久,我只遇到有一位客戶的BNO是仍然生效的,而那位人士是沒有申請特區護照,因為他不喜歡中國,到了現在40多歲都只是持有BNO而已,連特區護照都沒有申請。

他稱,過去一個月內收到大約300宗BNO續期查詢,並成功替80位客戶的BNO續期,估計英國政府8月完成續期的BNO護照多達數千本。不過,他指現在還未算是高峰期,預計9月過後,當英國國會復會進行BNO平權後,申請數量會急升達至幾何級數。

曾赴英國留學的陳先生亦是BNO護照持有人,本身亦已決定盡快赴英國,因為擔心英國政策隨時有變卦。他稱,以往香港人辦投資移民,至少要有一千萬資產,今次英國政府等同送出移民權,很難得再有如此千載難逢機會,即使要前後逗留6年,才可申請公民身分,仍然值得「搏一搏」。

在人人趕著離開香港的動盪時勢,不少已經居留英國的香港人,不忘在網上教路及分享個人移民經驗,為有需要的香港人伸出援手。39歲英籍港人Mike與朋友開設的臉書專頁「攞BNO住UK」,為有意赴當地的香港人提供英國生活文化資訊,短短數個月已收到二千個查詢。

他稱,以往太多人聚焦於買房子、讀書、治安和哪個地區便捷等事宜,但是很多人忽略了認識英國。他認為,香港人抵英後最難解決的問題,並非如何辦上網、或找學校,反而是如何適應當地生活,若能多點了解英國文化,抵英後的銜接時間會快很多。

Mike說:例如與一位普通英國人聊天時,原來一些音樂、電影或電視劇,跟他們聊起這些事時,一些很日常生活的事,如果這些能夠溝通的話,當然(生活涵接)會容易很多。可能再簡單點,英國人很講求禮貌的,一些見面打招呼,或如何跟英國人溝通,話題上有甚麼需要避忌?若那些能夠理解到,在生活上會較易習慣。

本身是英籍港人二代的Mike,以前沒想過移民,2000年隻身赴英國留學後,便愛上英倫的舒適、簡樸生活,但因為當地工作機遇不及香港,2006年回流返港,一直從事廣告及多媒體設計行業。

可是,當Mike回到原來的家園,卻見證著香港出現急劇變化,由小公司至大財團,甚至政府的政策,都愈來愈傾向「一國」,尤其2012年推國民教育,還有香港電視不獲批出電視牌照,他不快道:「可能有人會認為不批牌照是一樁小事,但是明顯開始出現不公平狀況。」

2014年,香港觸發佔領運動,Mike看到政府亂象叢生,前景並不樂觀,令他決心放棄香港,移居英國在倫敦生活。去年年底,他曾回香港出差一星期,赫然發現香港經已死氣沉沉,變得很不一樣,不禁黯然慨歎。

Mike說:見到香港的環境,我覺得整件事情發展得太快,尤其是過去一年,從沒想過會變得如此快,例如中方的手段、壓力,而我覺得香港人過去一年的抗爭都進步得很快,特別是最初半年,見到進步得很快,對比2014年時,完全是兩回事,亦更加詫異中國的壓逼會更加繼續強力,更加繼續急促推出《國安法》。

有人認為英國對香港人來說,具有重生的意義,亦有人認為是《國安法》下的一條「救命草」,必須及時抓緊,但如何在英國找工作維生,是香港人最憂慮的問題。

兩位90後香港人Sonia和Kyle,更早一步抓緊了先機,透過工作假期簽證率先赴英國,作為過來人,他們又如何走過這段初到英倫的適應期?

Sonia在香港時任旅遊雜誌記者,去年11月慘遇公司裁員風暴,於是提早落實已計劃的英國工作假期之旅。單身女子初抵英國,所有大小事務都由自己包辦,找工作、找住宿。

「很多香港人的英文程度不俗,但來到英國後,才發覺這裡不同人士的多元口音,加上一些地道俚語和專業詞彙,香港人可能會聽不懂。」Sonia分享自己初來英國的經驗,當時她在背包客棧的酒吧工作,但聽不懂酒客的要求,例如有些酒的種類,結果試用期也過不了。

後來,她轉到另一間酒吧工作時,強逼自己與顧客溝通,多聽多說,努力克服語言障礙。現時她在資訊科技公司工作,年收入約二萬英鎊,扣除當地繳稅兩成,實際每月收入約萬多元港幣,與香港的收入差不多。不過,她仍慶幸自己提早出發,才遇上現在的好僱主,並可安排辦理正式工作簽證,較BNO方案更有保障。

Sonia笑說,本來沒想過在英國長住,但她不希望失去現時的工作,加上看到香港政府近期的舉措,更對香港的未來失去信心。她目前定期拍攝在英國生活的資訊影片,並在其開設的臉書專頁分享,希望為港人提供更多寶貴經驗。

「在英國,沒有香港的多姿多采生活,亦很少機會品嚐亞洲菜,甚至要放下身段,從事較卑微的工作,因為沒有當地工作經驗而被壓價,薪水肯定大打折扣。」Sonia苦口婆心勸勉香港人,必須考慮清楚自己的前路。

24歲的時裝攝影師Kyle,兩年前在香港大學畢業後,渴望到外國體驗另一種生活,獨自來到英國找工作,結果讓他找到真愛,計劃明年與意大利籍女友結婚,一同在英國定居。

年紀輕輕的Kyle於1996年出生,在香港回歸前,仍是牙牙學語,當懂事時,已錯過了英國殖民歲月。他笑說,自己最初對英國歷史和文化一竅不通,都是來到英國才慢慢認識當地文化,讓他從此愛上。

相反,在香港這片他曾經踏足了無數遍的土地,卻讓他感到陌生、懼怕。Kyle最近於今年3月回過香港,發現香港變得翻天覆地,北京政府強推《港區國安法》,他明顯感到香港人的恐懼,自己亦小心言行。

Kyle說:(父母)會提醒我外出時不要胡亂說話,如果還想返回英國,不要被人聽到你亂說話,如果被警察拘捕了,你又會怎樣怎樣,可能警察沒理由指你無故違犯甚麼罪行,你外出時盡量不要談及這些事情(政治議題)。以前真的不會有這種狀況,現在外出會覺得要很小心。

他還記得7月初啟程回英國當天,在香港機場看到至少有兩班往英國航機的登機閘口,有多名便衣警員駐守,監視著登機人士,引起多名港人及外籍旅客憂慮。他憶述:「當時很多人都感到害怕,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以為連在香港都要被警察搜查手機內容,才可以登上飛機。當我看著其中一位警員,他又看看我,但沒有任何行動,監視意圖不明。」

他稱,自從今屆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很多荒唐政策出台,令香港人變得不開心,加上過去一年的亂象,父母打算移居馬來西亞。當英國政府宣布BNO居留方案,而且他與姊姊都將定居英國,雙親立刻改變計劃,決定明年持BNO赴英國居留。

Kyle知悉不少香港人對於去或留,仍然搖擺不定,最大憂慮是生計問題,他認為,無論到哪裡生活都一樣,在香港有生活壓力,移民到另一個國家,都可能面對不同壓力,但若真的希望擺脫在香港的恐懼,不妨抓緊這次機會,嘗試來英國生活,只要不放棄自身,他相信香港人在哪裡都能夠生存。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