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家居隔離變困獸鬥 離婚個案大增家暴多三倍

2020-04-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陸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婚姻成為民眾討論的話題。(路透社資料圖片)
大陸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婚姻成為民眾討論的話題。(路透社資料圖片)

隨著大陸新冠肺炎疫情暫緩,各城陸續解封,但很多人第一件要做的事卻是急著要離婚,離婚排期也要一個多月,有分析認為是朝夕相對而產生很多磨擦,甚至衍生出家暴問題,而在民眾急著離婚的同一時間,網上相親模式興起,有專家就指出人際社交疏離感大增。(文海欣/劉少風  報道)

新冠肺炎下,大陸不少城市一度封城,民眾通通留在家裡不得外出,與家人朝夕相對。不過在疫情暫緩之後,多間內地媒體報道指,許多武漢情侶趁此時機決定結婚,以致支付寶旗下的結婚登記系統瞬間湧入人潮,造成系統短暫當機。支付寶更於微博指其造訪人數為疫情爆發前的300%。不過,在大陸網民發起的「疫情結束後你最想幹什麼」討論中,很多人除了希望見朋友、吃好東西等,但當中亦有很多大陸網民高叫要離婚,那究竟在疫情下,是大家都等了好久急著結婚、還是日對夜對以致家庭矛盾都出現而要離婚呢?

在疫情下,民眾只能留在家中。(路透社資料圖片)
在疫情下,民眾只能留在家中。(路透社資料圖片)

疫情期間仍有民眾急著結婚。(路透社資料圖片)
疫情期間仍有民眾急著結婚。(路透社資料圖片)

本台記者4月中向廣州市海珠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查詢,職員指城市解封後,每天至少有40多對夫妻離婚,以前也不會那麼誇張,不過結婚的人數和以前就差不多。她大嘆職員都忙得不可開交,續叫記者繼續嘗試網上預約,因為到婚姻登記處排隊也是沒用。

廣東省民政局網上離婚登記系統爆滿。(廣東省民政局網站截圖)
廣東省民政局網上離婚登記系統爆滿。(廣東省民政局網站截圖)

職員說:這個沒有辦法,現在約的都是比較滿,因為離婚的人太多了。就是全市,這邊幾個區都約得很滿,也沒有辦法。這邊一天要辦30多對,有時候40多對,不同的每天的情況都不一樣,工作人員幾乎都沒有停過。現在辦離婚的人多,大家有時吵一頓架就離婚,各有各的原因吧。

職員續叫記者於凌晨凌時馬上去廣東省民政局網站的網上系統登記排隊,看看能否預約下個月辦理離婚手續 。不過當記者晚上登入系統時,不夠3分鐘其預約名額已爆滿。記者再翻看其他區,發現廣州市全部區都已經爆滿; 而深圳市、溫州市、西安市、四川省達州市等也有同樣的情況。

再翻看民政部資料,自2003年以來,中國的離婚率一直穩步上升。由當初超過130萬對夫婦離婚,直至2019年,有415萬對中國夫婦解除了婚約。不過中國目前還未發布新一年的全國離婚統計數據。

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婚姻登記處主任鲁仕軍早前估計,疫情後出現較高的離婚率,相信除了積壓了大量原本準備離婚的個案,還有因為所有人都困在家裡,許多年輕夫妻每天朝夕相處,容易產生摩擦,衝動之下就產生了離婚的想法。

香港心理治療師Ada接受本台訪問,她指民眾在疫情下情緒焦慮,不少人在家工作,夫妻間朝夕相對或會增加磨擦。

Ada說:現時可能要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又或者其中一個伴侶不幸失業,可能大家對疫情的看法亦都不同,例如大家覺得不夠口罩,應該如何處理?我們是否應該買多些米、買多些廁紙,這些位大家可能都會有一些磨擦。自身的無慮,再加上沒有個人空間,變了日對夜對,自己的無慮就很容易投射到對方身上。

Ada又指,在疫情下,家庭經濟可能會面臨壓力,包括自身或另一半被逼放無薪假,甚至失業等,這些都是導致感情出現問題的原因。

夫妻間在同一屋簷下朝夕相對,更容易引發家暴問題。

據湖北省監利縣反家暴公益組織「藍天下婦女兒童維權協會」統計發現,2020年2月,組織接獲175起有關家暴事件,是1月的近兩倍、2019年同期的三倍多。協會負責人稱,疫情期間,一天最多接到十通求助電話,最少也有兩通。

關注女性權益的社工郭晶於疫情期間獨居武漢,與朋友成立「反家暴專案小組」,她接受本台訪問指,在疫情期間,接獲不少女性遭受家暴的求助,她透露在2月初,湖南有對夫婦吵架後,妻子遭受家暴而帶著孩子離開,但因疫情期間的交通管制,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夠報警。

郭晶說:我有朋友她有個親戚,被家暴後,在車裡然後那個女的帶著兩個孩子離開,因為那時候全國都是封鎖的狀態,他們(朋友)想去見當事人,但是很難,因為要出自己的車(離開縣城)需要(當局)證明,也不知道開了證明後甚麼時候有效,後來走路走了四、五個小時,所以花了很長時間,最後他們讓受害者去報警。受到疫情的影響,交通的管制,要打電話給她的親戚,但很難馬上去接她,因為要開一些證明,因為貿然出去話,出了自己的縣城不一定能夠回去。

郭晶指出,在疫情期間,受害者缺乏社會支援,難以逃離暴力的環境。

郭晶說:其實這個家暴在疫情期間也是存在,但是社會支持的系統變得更弱,因為平常去報警,警察也會有不作為的情況,但這個時候有更好的理由,或藉口,就是不出境,在這方面會更弱一點,個體的反抗會更難,因為這時候到處的酒店都不開門,想離開家,想逃離暴力的環境也是比較困難。

香港有機構指不少家庭因防疫起爭執,3月求助個案按年上升,例如有丈夫頻催妻子保持家居清潔,結婚20年來首次動手掌摑妻子及掟摺櫈。

關注性暴力的組織風雨蘭提供的資料顯示,3月接獲的求助電話按年升約三成,達212宗。風雨蘭中心主任伍頴琳接受本台訪問,她指接獲的性暴力個案不一定在疫情期間發生,而是在疫情下,當社交聚會減少,多了一個人靜下來的時間,受害者容易觸發負面情緒。其中涉及家庭性暴力的事件,大多是因為侵犯者與受害者同住,多了見面時間,因而備受壓力。

另一方面,在民眾急著離婚之際,網上似乎興起另一種相親模式。

受疫情影響,民眾足不出戶,愈來愈多人使用網上交友程式尋找另一半。本台記者翻查中國各大移動數據分析平台,其中從App Annie及七麥數據的資料顯示,中國 iOS 市場約會交友 App 的下載量攀升,去年12月,疫情還未大規模爆發,社交媒體的免費十大下載排行榜未見有約會交友App,而由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全國大部分地區亦開始實施禁足。

資料顯示,2月開始愈來愈多人下載約會交友程式,在4月的十大排行榜之中,除了QQ、微訊、小紅書及微博外,登上排行榜的還有「伊對」(一對)、「Soul跟隨靈魂找到你」、「探探」等。這些程式的特點,都是能夠隨時在家中,透過視像、文字、語音等方式通訊,認識朋友或者發展成伴侶。有程式更以「提供實時相親場景」為賣點,甚至加插「媒人」為主持人,為參與者「破冰」。

疫情期間,這種相親模式為何大受歡迎? 服務中港市民的交友約會公司HK Romance Dating 創辦人張惠萍對本台指,疫情下大家都以安全為主要考量,不願外出交友,相反主攻以「online dating」為主。但由於一般大家都喜歡面對面交流,所以即使轉以網上約會亦不會推動閃婚的現象。

張惠萍說:他們會趁這個時間,在網上不同的約會技巧課程,把握時間學這些有趣的東西、技巧等。因為他們認為現在疫情下,不外出是最安全,而且即使認識了也未必能出來見面。我們亦有線上視訊約會,他們會先與對方交談,到疫情過後才出來見面。

另外她亦指,在她們公司配對成功的夫婦中,亦未見有人受疫情影響而離婚。

而在疫情下,有專家亦發現不少人亦有社交上的心理轉變。社交力學培訓師Miracle接受本台訪問時認為,現時人與人之間關係變得疏遠,部份人更躲藏自己變得納悶。對於在網上交友,他認為並非有效方法。

Miracle說:一來有些不敢外出,二來不能外出,有很多不知道可以去哪些地方。你少了一個場合讓他們認識及邂逅。正如有些交友公司的活動都不能辦、要轉變至網上。即使可以舉辦,都要做足防護措施,戴口罩、不能有身體接觸,甚至握手也不可以,其實會令人與人之間疏離很多。就像男與女交往,出來認識也要說感覺,但以上措施很難令對方有感覺。

Miracle續指,據他觀察,在兩性關係上,情侶或夫妻相處時間多了,關係反而更緊密;但部分人亦因朝夕相對而增加磨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