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同佳蝴蝶效應」現在才剛開始

2019-10-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Reuters

觸發反修例風波的台灣殺人案,引爆了持續數月的全球抗爭風暴,影響範圍及至中美、兩岸外交及環球經濟等,形成「陳同佳蝴蝶效應」。但這場風暴並未因陳同佳在香港出獄而畫上句號,反而因港、台兩地司法爭拗,再次將問題根源帶回到原點,香港與台灣兩地政府更連日上演「口水戰」,互指對方借案件政治操作、以「政治凌駕法律」,恐引爆另一場政治風暴,或可能出現「蝴蝶效應2.0」。(覃曉言 報道)

觸發修訂《逃犯條例》爭議、去年涉在台灣殺死女友潘曉穎後潛逃返港的疑犯陳同佳,因在香港洗黑錢罪被判囚29個月,周三(23)刑滿出獄,但在他出獄的四日前,即上周五(18日),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突然對外透露,指自己經過多次接觸陳同佳及勸解後,陳同佳願意出獄後赴台灣自首;翌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席電台節目時,亦聲言收到陳同佳表達願意自首的來信,並認為是一個釋懷的結局。

林鄭月娥說:我相信他(陳同佳)一定經過很詳細的思考,畢竟都是一個年輕人,經過思考後,他有這個決心去自首(投案),我覺得為這件事提供了一個相對令人釋懷、相對令人寬心的結局。

在台灣法律中,疑犯在案情未被發覺之前,自願向該管機關申告自己之犯罪事實,並接受法院之裁判者,才算「自首」。若是犯罪者在該管公務員已經發覺犯罪事實並已懷疑為某人所犯後,才自動到案者,僅得以「投案」論,並非自首。

由於事出突然,時機敏感,加上發放消息的管浩鳴身兼北京市政協委員,屬於親中派別,令人質疑陳同佳是否「被投案」,淪為特區政府欲草草結束反修例風波的「政治籌碼」。過去數日,陳同佳案在港台兩地持續發酵,兩地政府更接連發聲明互指對方不負責任,未有彰顯公義。

台方有言論批評,港府此舉是精心安排的政治操作,刻意矮化台灣主權,港方則堅稱沒有司法管轄權,拒絕審理陳同佳案,台灣國民黨的馬英九及韓國瑜亦加入批評蔡英文政府,由司法層面升級至政治角力,而當時仍未獲釋的陳同佳亦形同「人球」被推來推去。

至周二(22日)、即陳同佳出獄前夕出現突破性進展,台灣宣布會派員來港押解陳同佳回台灣,強調「香港不辦,我們來辦」,引起跨境執法的憂慮,激化港台兩地關係陷入自香港回歸以來最緊張的局面。

熟悉台灣政治事務的香港時事評論員鄭漢良向本台分析,港台兩地都對陳同佳案出現政治操作,港府明顯是不能推翻「送中」目的,至今拒絕與台方合作;表態強硬的蔡英文政府,則擔心影響明年選情。而兩地政府關係轉差的轉捩點,應是港府周日(20日)發表反駁台方的六點聲明,態度毫不客氣。

鄭漢良說:我覺得最大的轉捩點是香港兩天前(20日)晚上8時發了一篇6點聲明,香港聲明的語氣是相當不客氣的,內裡不斷強調香港是講及司法、法治的地方,檢控是有獨立過程,諸如此類,言下之意似是說台灣並沒有(司法),加上台灣(聲明)第一點就提到懷疑陳同佳的自首是否自願,以及為何由管浩鳴陪同他來台灣等,所以香港政府的聲明,可以說是比較動氣。因此台灣當天過了凌晨立刻發表6點聲明反駁,兩個地方已經出現所謂「口水戰」。

大陸與台灣雖因國共內戰遺留了連串歷史問題,但兩岸之間曾兩度簽訂司法互助協議,包括1990年的《金門協議》及2009年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反而香港夾在兩岸的「灰色地帶」,與台灣並無任何協議。

鄭漢良不諱言,香港一直沒有實施對台政策,亦不懂如何處理台灣關係,只有首任特首董建華曾派時任特別顧問葉國華一度處理台灣問題,自蔡英文上台後,香港更緊隨北京政府的態度,相信令港台關係更趨惡化。

鄭漢良說:香港由頭到尾未曾盡其作為「一國兩制」的責任,當大氣候轉壞時,香港未能發揮其作為緩衝角色,香港在北京對台灣關係惡劣,香港便跟隨惡劣。自從蔡英文上台之後的關係,其實一直也不好,過去也有「雙城計劃」,見到馬英九來港,現在一次也沒有,任何(民進黨)台灣高官也沒來香港,這肯定顯然是與北京對台關係惡化後,香港便跟著走。

香港與台灣雖沒任何刑事移交協定,過去連「枱底」合作也極罕見,2016年3月的荃灣石棺藏屍案,算是唯一類似「先例」,當時四名疑犯涉殺害28歲男子張萬里,並以水泥埋屍後,潛逃到台灣。約一個月後,其中一名女疑犯主動向台灣警方供稱目睹藏屍過程,尋求警方人身保護。

台灣警方其後將另三名疑犯帶走問話,三人坦承涉案,願意回港接受調查,台灣移民署註銷他們的簽證,將他們遞解出境。由於香港警方不能跨境執法,當時港台兩地各派人員在航機上暗中監察,待飛機降落香港,港警隨即拘捕疑犯,有關案件現時仍在高院審理。

台灣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李正修表示,台灣警方過去亦有類似在飛機上與大陸及美國「移交」逃犯的經驗,故他相信台方打算採用這種方式,將陳同佳帶返台灣受審,而非進入香港跨境執法,但必須由香港警方配合安排。

他又分析指,蔡英文政府今次強硬拒絕接收陳同佳,主要是擔心誤墮「一中框架」陷阱。因台方曾多次向港方尋求協助,又提出多個司法互助方案,林鄭月娥卻置之不理,反而修訂《逃犯條例》,把台灣納入中國一部分。即使港府撤回修例,但台方顯然對港方失去信任,這次堅持要簽訂司法互助,以官方途徑處理,變相要港方承認台灣的主權,更稱主動派員來港要人,等於將林鄭「逼埋牆角」,反映蔡政府的政治角力技高一籌。

李正修說:的確她(蔡英文)這一步的確是蠻高招的,他們知道台灣(人民)對於最近民進黨政府對這種事情的處理跟回應,其實不太滿意,所以他們才會趕快,乾脆就用有點是主動出擊的方式,(把問題)拋回給港府。就說好,你既然這麼說,我願意去把人帶回來,那你要怎麼跟我合作?既然你也跟我說,陳同佳願意來台灣說明案情,等於要來投案,那港府你要怎麼來跟我合作?你不能等到他明天出獄了,港府就說這不關我的事,他已經是自由人了。

李正修又指,這次台方以強勢姿態要人,的確破壞了兩地之間一向平和的關係,若港台互不相讓,便無法彰顯公義;若港府願意合作「交人」,不排除會令人憂慮造就另一場「送中」危機,北京政府有可能以這個「先例」要求港府交人,確實會留下「後遺症」。

對於陳同佳赴台投案,是否最直接及最能彰顯公義的方法,負責偵辦該案的士林地檢署發言人邱智宏拒絕評論,但他希望香港警方能提供陳同佳在香港供述的文書證據或物證,以協助偵辦案件。

邱智宏說:可能需要香港負責承辦這個案子的警方或檢察官協助,就說陳同佳在香港有甚麼供述,或是一些跟他有關係的物證、文書證據等等可以提供給我們,那對我們偵訊當然會有所幫助,但是我們不方便公開評論或討論說,我們現在手上的證據是否足夠起訴陳同佳,我們機關負責偵辦案件,他如果有入境,我們就依法逮捕,其他就由法務部跟陸委會他們對外發言。

過去有份就陳同佳案提出解決方案的香港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強調,如果陳同佳獲釋後逍遙法外,出現任何不公義情形,都是林鄭月娥一手造成的。他指公民黨等立法會議員及法律界,都已向港府建議多項可行方案,包括「港人港審」、引入域外法權等,問題只是林鄭月娥一直不肯採用。

至於這場風波如何結束?如何讓死者沉冤得雪?又會否再引發更大的抗爭或政治風暴?一切答案都落在林鄭月娥身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