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政府拒回应市民诉求 诚信破产衍生种种阴谋论

2019-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15岁少女陈彦霖失踪后离奇死亡事件,经警方及校方多次澄清仍未释疑,再次触发知专学生向校方抗议不满。有学者指事件反映现届香港政府团队已诚信破产。(闭路电视片段截图)
香港15岁少女陈彦霖失踪后离奇死亡事件,经警方及校方多次澄清仍未释疑,再次触发知专学生向校方抗议不满。有学者指事件反映现届香港政府团队已诚信破产。(闭路电视片段截图)

特区政府拒回应市民诉求 诚信破产衍生种种阴谋论

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引发官民对立下,社会产生的「白色恐怖」进一步急剧恶化,上月一宗15岁少女离奇死亡事件惹来揣测,警方已多次澄清案件无可疑,仍有市民为死者发起游行集会促追寻公义,少女的同学亦要求校方交代她死前在校内行踪纪录,导致两度触发校园冲突要宣布停课,由连串阴霾变成种种「阴谋论」,有学者分析指,归根究柢是现届政府团队在港人眼中已诚信破产。(覃晓言 报道)

自反修例运动爆发以来,本港不断传出各种谣言,本台翻查政府新闻网的栏目「政府澄清」,发现7月至10月28日,政府当局共发出89篇澄清公告,由7月录得12篇,8月、9月分别增加至25及27篇,本月更已累积25篇,几乎每日都要澄清,例如澄清涉及公众利益的「监控灯柱」、怀疑内地社会信用评级制度在港落实等重大政策。

踏入9月,质疑警方及政府的声音与日俱增,引起揣测的已不单是政策,每逢有尸体发现或年轻人自杀案,都有大量网民怀疑死者「被自杀」,甚至将矛头指向警方。其中曾参与反修例抗争的15岁少女陈彦霖失踪后离奇死亡,上月22日被发现全身赤裸尸浮油塘海面,警方虽已澄清案件无可疑,死者母亲亦透过电视访问呼吁公众不要再作揣测,但仍有大量网民质疑她的死因另有隐情。

一宗死亡事件,为何出现大量质疑声音,触发轩然大波?记者综合学者、资深法医及大律师等不同界别人士的意见,以及随机访问多名市民,他们均认为警方及政府的反应经常前后矛盾,往往解释变成掩饰,令人难以信服。

浸大新闻学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向本台指出,自6月以来,官方经常「自打嘴巴」,导致出现复杂案件或似是而非的传闻时,会有很多阴谋论,突显社会把关制度已经破产,尤其8.31事件后,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更是几何级数倍增。

吕秉权说:在反修例运动中,看到警队的做法令很多人觉得警队不专业,有很多对他们不利的事会被遮掩,对示威者或民众有问题的事则被放大,变相现在并非不偏不倚的警队和制度,而是侧重于当权者和警队身上,一些以前我们较为容易理解,虽然有些疑点,但都仍然可以相信,以及交予制度处理的事,现在无法由制度去把关。

曾是资深法医的港大病理学系副教授马宣立则以专业角度分析,陈彦霖案最大疑点是死者为何会全身赤裸,浮尸案死者若被船叶击中身体,有可能会被扯走衣服,但警方指死者身上无伤痕,即无被船叶打中,为何身上连内衣裤都失去,警方有责任厘清种种疑点,但现时公开的资料并无披露,因而造成恐慌。

马宣立说:她何时遇溺或跌落水,或者发生何事,我们其实都不知道,唯一知道是她最后离开学校,然后由学校去到哪个海边也好,我们也不知道。为何进行毒理化验,纯粹因大家都不知情,其中很可能发生是会否服下药物,即使不是她自己服药,是否有人给她服下不知明药物,或者曾被注射药物,这些都必须要知,至少在她身上是否正常,那些药物会否有影响,要求真便一定要这样追查。

法政汇思成员苏俊文大律师称,按现时机制,案件虽有可能进行死因研讯,但只会裁决属于自杀、非法被杀、意外或他杀,死因庭不会追究刑责,只能建议相关部门如何跟进。若要挽回市民的信心,警方有必要对该案重新展开调查。

苏俊文说:你发现她(死者)时没有穿衣,还要有人其后指她是游泳健将,没理由一个懂游泳的人会选择跳海自杀,而不是选择跳楼,我觉得(警方)由第一日便说没可疑,已经令人不能够接受,为何会说这样的说话?你(警方)是否很懒散或者很愚昧,抑或有其他原因,以致不希望再调查呢?但现在似乎家属也没有出现,即使验尸官已撰写报告,你会否相信,反而是现时很多人都会挑战这份报告。

市民叶先生认为,警方在过去数月滥用武力,而且在记者会上谎话连篇,现在无论怎样澄清事件,都已毫无诚信可言。

叶先生说:我觉得今时今日对警察的信任度已经是零,没理由跟我说今时今日你是在使用合法武力,即是你射爆市民的眼睛或其他很多事情,至今放了多少发催泪弹呢?不要再说在四点钟记者会,玩玩泥沙便能要求我会相信你,(警民之间)付出的代价是不对等的。

生前读职训局课程的陈彦霖在香港知专设计学院上课,该校学生由本月14日至今,先后两度就陈彦霖死亡疑云,要求校方交出她失踪当天(上月19日)所有闭路电视片段,以释除疑虑,但双方「拉锯」半个月仍未达成共识,周二(29日)再有学生破坏校内设施,以示不满,周三(30日)校方再次宣布停课。

记者翻看过校方公开的至少16段闭路电视片段,亦曾巡视学校,试图寻找蛛丝马迹,发现校内各层装设多部「天眼」,而学生连使用洗手间等学校设施,都需要用学生证「拍卡」,校方肯定有纪录追踪学生在校园的去向。

根据片段对照现场环境,陈彦霖失踪当天下午5时51分,由知专的李惠利校舍地下乘升降机至5楼,步往青年学院课室,之后有片段显示她曾到7楼、9楼,最后显示她在晚上6时59分赤脚步离校园,其随身物品并无带走。

另根据知专学生称当晚7时许目击陈彦霖行经调景岭港铁站,陈女当时仍未出事,若要追查她失踪、为何脱去全身衣物及神秘死因,关键点理应是她由港铁站至走到将军澳海滨的一段路程,为何焦点仍落在校园范围呢?

王同学向本台解释,主要因为校方态度前后反覆,即使公开了部分闭路电视片段,片段中有不少画面疑似曾被剪辑,反而引起恐慌。

王同学说:我都觉得恐慌,可能有一天我到学校搜寻资料时会「被消失」,我很想被人寻获,但学校却禁止其他人找到我,即我们会在一个欠安全的环境下上课时,我不明白为何还要来上学。学校除了是学习知识的地方,还要学习做人,莫说作为教育者竟不保护自己学生,连作为人也可以没有良知时,如何可以确保每一位学生不会失踪,不会「被消失」呢?所以我们不可以就此让这些闭路电视片段无故消失或被剪辑的。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训局学生认为,近月看到警方及政府的荒谬处事手法,令人怀疑事件另有内情。

职训局学生说:我们不相信这件事这样简单便完结,因为有太多太多事情,是我们一班人看到是需要澄清的,因最近4个月的公民抗命中,有很多伤者失踪或「被消失」,甚至8.31事件有10名严重伤者突然变成7名,如果我们能够证明陈同学之死是与整场运动相关,她「被消失」的过程是有可疑、有怀疑的话,对于我们日后希望警方或政府可以还清真相时,我们会多一份助力。

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所日前公布最新一份民意调查结果,对于社会上有意见认为警方在7.21事件中与黑社会合作,有66.3%受访者表示赞同,亦有逾6成受访市民相信警队中混入了中国公安或武警,反映市民对警队的信任度极低。

理大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向本台指出,近期多次民调结果显示,市民对特首及警队几乎零信任,短期内不会看到官民修补关系的空间。

锺剑华说:我相信香港市民对于政府的信任不会有机会重建,警察更加大问题,因为特首、官员始终会有任满一天,但警察长在,现在的问题亦是对警察违反《警务条例》,不断滥用武力,令香港变成有警察国家危险,这种观念和恐慌愈来愈大时,警察要重建在社会上的声誉,以得到市民的信任,我相信不会在十年八载可成功,可能要经历几代人之后,才可重新建立较合理的关系,现在短期内看不见改变空间。

锺剑华称,政府继续不让步,拒绝回应民间诉求,便无法停止对抗情绪,若当权者无法重新得到市民信任,确实有需要下台,让其他人接手,尝试与社会作出某些妥协,以助重新开始,否则只会加剧反抗情绪。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