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拒回應市民訴求 誠信破產衍生種種陰謀論

2019-10-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15歲少女陳彥霖失蹤後離奇死亡事件,經警方及校方多次澄清仍未釋疑,再次觸發知專學生向校方抗議不滿。有學者指事件反映現屆香港政府團隊已誠信破產。(閉路電視片段截圖)
香港15歲少女陳彥霖失蹤後離奇死亡事件,經警方及校方多次澄清仍未釋疑,再次觸發知專學生向校方抗議不滿。有學者指事件反映現屆香港政府團隊已誠信破產。(閉路電視片段截圖)

特區政府拒回應市民訴求 誠信破產衍生種種陰謀論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引發官民對立下,社會產生的「白色恐怖」進一步急劇惡化,上月一宗15歲少女離奇死亡事件惹來揣測,警方已多次澄清案件無可疑,仍有市民為死者發起遊行集會促追尋公義,少女的同學亦要求校方交代她死前在校內行蹤紀錄,導致兩度觸發校園衝突要宣布停課,由連串陰霾變成種種「陰謀論」,有學者分析指,歸根究柢是現屆政府團隊在港人眼中已誠信破產。(覃曉言 報道)

自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本港不斷傳出各種謠言,本台翻查政府新聞網的欄目「政府澄清」,發現7月至10月28日,政府當局共發出89篇澄清公告,由7月錄得12篇,8月、9月分別增加至25及27篇,本月更已累積25篇,幾乎每日都要澄清,例如澄清涉及公眾利益的「監控燈柱」、懷疑內地社會信用評級制度在港落實等重大政策。

踏入9月,質疑警方及政府的聲音與日俱增,引起揣測的已不單是政策,每逢有屍體發現或年輕人自殺案,都有大量網民懷疑死者「被自殺」,甚至將矛頭指向警方。其中曾參與反修例抗爭的15歲少女陳彥霖失蹤後離奇死亡,上月22日被發現全身赤裸屍浮油塘海面,警方雖已澄清案件無可疑,死者母親亦透過電視訪問呼籲公眾不要再作揣測,但仍有大量網民質疑她的死因另有隱情。

一宗死亡事件,為何出現大量質疑聲音,觸發軒然大波?記者綜合學者、資深法醫及大律師等不同界別人士的意見,以及隨機訪問多名市民,他們均認為警方及政府的反應經常前後矛盾,往往解釋變成掩飾,令人難以信服。

浸大新聞學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向本台指出,自6月以來,官方經常「自打嘴巴」,導致出現複雜案件或似是而非的傳聞時,會有很多陰謀論,突顯社會把關制度已經破產,尤其8.31事件後,社會對政府的不信任更是幾何級數倍增。

呂秉權說:在反修例運動中,看到警隊的做法令很多人覺得警隊不專業,有很多對他們不利的事會被遮掩,對示威者或民眾有問題的事則被放大,變相現在並非不偏不倚的警隊和制度,而是側重於當權者和警隊身上,一些以前我們較為容易理解,雖然有些疑點,但都仍然可以相信,以及交予制度處理的事,現在無法由制度去把關。

曾是資深法醫的港大病理學系副教授馬宣立則以專業角度分析,陳彥霖案最大疑點是死者為何會全身赤裸,浮屍案死者若被船葉擊中身體,有可能會被扯走衣服,但警方指死者身上無傷痕,即無被船葉打中,為何身上連內衣褲都失去,警方有責任釐清種種疑點,但現時公開的資料並無披露,因而造成恐慌。

馬宣立說:她何時遇溺或跌落水,或者發生何事,我們其實都不知道,唯一知道是她最後離開學校,然後由學校去到哪個海邊也好,我們也不知道。為何進行毒理化驗,純粹因大家都不知情,其中很可能發生是會否服下藥物,即使不是她自己服藥,是否有人給她服下不知明藥物,或者曾被注射藥物,這些都必須要知,至少在她身上是否正常,那些藥物會否有影響,要求真便一定要這樣追查。

法政匯思成員蘇俊文大律師稱,按現時機制,案件雖有可能進行死因研訊,但只會裁決屬於自殺、非法被殺、意外或他殺,死因庭不會追究刑責,只能建議相關部門如何跟進。若要挽回市民的信心,警方有必要對該案重新展開調查。

蘇俊文說:你發現她(死者)時沒有穿衣,還要有人其後指她是游泳健將,沒理由一個懂游泳的人會選擇跳海自殺,而不是選擇跳樓,我覺得(警方)由第一日便說沒可疑,已經令人不能夠接受,為何會說這樣的說話?你(警方)是否很懶散或者很愚昧,抑或有其他原因,以致不希望再調查呢?但現在似乎家屬也沒有出現,即使驗屍官已撰寫報告,你會否相信,反而是現時很多人都會挑戰這份報告。

市民葉先生認為,警方在過去數月濫用武力,而且在記者會上謊話連篇,現在無論怎樣澄清事件,都已毫無誠信可言。

葉先生說:我覺得今時今日對警察的信任度已經是零,沒理由跟我說今時今日你是在使用合法武力,即是你射爆市民的眼睛或其他很多事情,至今放了多少發催淚彈呢?不要再說在四點鐘記者會,玩玩泥沙便能要求我會相信你,(警民之間)付出的代價是不對等的。

生前讀職訓局課程的陳彥霖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上課,該校學生由本月14日至今,先後兩度就陳彥霖死亡疑雲,要求校方交出她失蹤當天(上月19日)所有閉路電視片段,以釋除疑慮,但雙方「拉鋸」半個月仍未達成共識,周二(29日)再有學生破壞校內設施,以示不滿,周三(30日)校方再次宣布停課。

記者翻看過校方公開的至少16段閉路電視片段,亦曾巡視學校,試圖尋找蛛絲馬迹,發現校內各層裝設多部「天眼」,而學生連使用洗手間等學校設施,都需要用學生證「拍卡」,校方肯定有紀錄追蹤學生在校園的去向。

根據片段對照現場環境,陳彥霖失蹤當天下午5時51分,由知專的李惠利校舍地下乘升降機至5樓,步往青年學院課室,之後有片段顯示她曾到7樓、9樓,最後顯示她在晚上6時59分赤腳步離校園,其隨身物品並無帶走。

另根據知專學生稱當晚7時許目擊陳彥霖行經調景嶺港鐵站,陳女當時仍未出事,若要追查她失蹤、為何脫去全身衣物及神秘死因,關鍵點理應是她由港鐵站至走到將軍澳海濱的一段路程,為何焦點仍落在校園範圍呢?

王同學向本台解釋,主要因為校方態度前後反覆,即使公開了部分閉路電視片段,片段中有不少畫面疑似曾被剪輯,反而引起恐慌。

王同學說:我都覺得恐慌,可能有一天我到學校搜尋資料時會「被消失」,我很想被人尋獲,但學校卻禁止其他人找到我,即我們會在一個欠安全的環境下上課時,我不明白為何還要來上學。學校除了是學習知識的地方,還要學習做人,莫說作為教育者竟不保護自己學生,連作為人也可以沒有良知時,如何可以確保每一位學生不會失蹤,不會「被消失」呢?所以我們不可以就此讓這些閉路電視片段無故消失或被剪輯的。

另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職訓局學生認為,近月看到警方及政府的荒謬處事手法,令人懷疑事件另有內情。

職訓局學生說:我們不相信這件事這樣簡單便完結,因為有太多太多事情,是我們一班人看到是需要澄清的,因最近4個月的公民抗命中,有很多傷者失蹤或「被消失」,甚至8.31事件有10名嚴重傷者突然變成7名,如果我們能夠證明陳同學之死是與整場運動相關,她「被消失」的過程是有可疑、有懷疑的話,對於我們日後希望警方或政府可以還清真相時,我們會多一份助力。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日前公布最新一份民意調查結果,對於社會上有意見認為警方在7.21事件中與黑社會合作,有66.3%受訪者表示贊同,亦有逾6成受訪市民相信警隊中混入了中國公安或武警,反映市民對警隊的信任度極低。

理大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向本台指出,近期多次民調結果顯示,市民對特首及警隊幾乎零信任,短期內不會看到官民修補關係的空間。

鍾劍華說:我相信香港市民對於政府的信任不會有機會重建,警察更加大問題,因為特首、官員始終會有任滿一天,但警察長在,現在的問題亦是對警察違反《警務條例》,不斷濫用武力,令香港變成有警察國家危險,這種觀念和恐慌愈來愈大時,警察要重建在社會上的聲譽,以得到市民的信任,我相信不會在十年八載可成功,可能要經歷幾代人之後,才可重新建立較合理的關係,現在短期內看不見改變空間。

鍾劍華稱,政府繼續不讓步,拒絕回應民間訴求,便無法停止對抗情緒,若當權者無法重新得到市民信任,確實有需要下台,讓其他人接手,嘗試與社會作出某些妥協,以助重新開始,否則只會加劇反抗情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