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殺到香港 前線醫護批特區中門大開

2020-01-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AFP/Reuters

武漢肺炎殺到香港 前線醫護批特區中門大開

今年農曆新年對於香港人來說可謂百感交集,不但面對持續的反修例運動,亦要承受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在「新沙士陰霾」下,前線醫護人員首當其衝冒死迎戰,本台分別訪問一名在沙士「死過翻生」的醫生和一名是正值前線抗疫的護士。前者相信「白衣天使」應盡忠職守、無畏無懼抗疫,但後者卻深表難受,批評政府阻截病源不力,將沉重抗疫壓力全部施加醫護人員,令他們不勝負荷。(李智智 報道)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由上個月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爆發後,疫情來勢洶洶,在農曆新年春運持續大爆發,病毒已經由中國蔓延至全球各地,包括美國、加拿大、法國、新加坡、日本和韓國等。單在中國已有近2850人確診,至少81人死亡,而香港連日爆出有8宗確診個案,令社會陷入「新沙士」恐慌,前線醫護人員更要重披戰衣冒生命危險迎戰。

回顧03年由冠狀病毒引起的沙士(SARS),疫症在全球大爆發,有紀錄感染個案超過8000宗,在香港奪去299條人命,1755人受感染。沙士奪走6位勇敢抗疫的醫護人員性命,包括首位在抗疫過程中犧牲的屯門醫院謝婉雯醫生,被稱為「香港女兒」。

當年在疫症爆發點之一,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實習時,因接觸沙士病人而受感染的馮泰恒經歷「死過翻生」。如今成為耳鼻喉科專科醫生的他回憶當年感染噩夢,仍歷歷在目。

馮泰恒說︰當時沒有想過有疫症,當時教授還笑說國內有非典型肺炎,還在笑,我都沒想過在哪裡感染到,我開始發燒,發燒了兩個多星期,在家隔兩個鐘就打冷震,不停去廁所沖熱水涼。之後他們急症室,特敏福流感爆發,我就出去看醫院,怎料照肺部X光片,我等四小時,這是很深刻,「照肺」後發現一個影,就被人推入一間房。進了房間裡就有20個醫生,這20個醫生全部都告訴你,你們全部都有個影,都可能有肺炎,之後我們陸續進入醫院。 入院後都不太知道外面發生甚麼事,因為困了在病房裡面,我們好像在集中營,每一日照兩次肺,抽兩次血,那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想盡快康復,當然有一個時候是病得很辛苦,發燒發到40度,抖氣就好像飲了一杯威士忌,感覺自己個氣管(灼痛),這情況維持了一個星期,直至我們嘗試用類固醇和一種抗病毒藥,當時不知道是甚麼病毒,兩日就開始退燒,我應該是全香港第一個打類固醇的病人。

馮泰恒表示,當時雖然幸好沒有骨枯,但亦出現骨質疏鬆,類固醇亦抑壓他的腎上腺功能持續半年,令他做醫生首半年的工作極為艱鉅,尤其是難以應付夜間輪班工作。但因在疫症中逃過鬼門關,他未輕言放棄,皆因在當中體會到身為醫護人員的使命和社會責任。

馮泰恒說︰可能當年我已經死了,天要留我在這裡,我應該要繼續做醫生,做好每一天工作,如果我有一天不做,我可能還了命予天。作為醫生最大感受就是,當我病時,我是受到很多不同醫護人員,包括醫生、護士的悉心照顧,尤其是當時的我導師沈祖堯教授,他沒有患病但他每日都來探望我們,沒有害怕過會感染,所以這令我之後17年醫生心態都是有病就盡力去醫,不要以一個害怕心。當你做到很累、很辛苦時候,你想起自己病人時候角色,就會堅持,無論幾辛苦都去做。

17年後,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席卷而來,醫護人員再要上戰場,作為沙士過來人的馮泰恒相信,醫護人員仍會盡忠職守,無畏無懼抗疫。同時,他亦希望政府成為他們的後盾,給予足夠支持。

馮泰恒說︰我們選擇做醫生或者醫療行業,醫生、護士或是在醫院工作者,都是抱着的心態是,大家都預計是會有些嚴重傳染病受感染,例如你做軍人你都預了會上戰場打仗,會有機會受傷或者身亡,這些都是我們一早預計,但是希望機構、政府和醫院,可以給予到足夠保護,員工足夠休息和鼓勵,令我們可以在前線努力去做,是一個最重要的支持。我熟悉前線醫生不會有怨言,他們會用心去做,亦不會因此而退縮,有些同事都有租了地方,避開不惹家人,在那段疫症時間自己躲起來,我們當時就算康復都是隔離了在宿舍一段時間才出來。這疫症我相信很快會過去,我們都要努力面對將來,向前看。那我們就不會被疫症打敗。

武漢肺炎肆虐,據了解,有部分公立醫院已抽出「生死籤」,以決定醫護人員進入「抗疫隊伍(Dirty team)」照顧確診病人的先後次序。身兼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和公立醫院前線註冊護士劉凱文對於目前醫院抗疫情況深表無奈。他表示,不少醫護人員反映,抽「生死籤」的過程既不公開亦不透明,又力斥政府「後知後覺」,防疫不力,反而要下而上對抗疫症,要前線醫護承受龐大壓力。

劉凱文說︰現在他的機制是交人名予總部,但有些醫院不透明,有些就真是抽籤,有些就不是,就是在入職最低年級,就要去,但我覺得這個方法非常不公平,因為大家認定機制是抽籤就抽籤,不理年資有多少年都要參與抽籤,去決定是否有需要去隔離病房當值。他們(政府)做防疫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到現在都是很慢,慢十拍,例如交通限制,出入口限制,甚至至今仍未向公眾介紹要戴口罩和防疫的功用,沒有主動建議市民去戴口罩,這是非常差的示範,亦見到不同官員,或是衛生界別官員,他們都是沒有在公眾場合作一個好示範,令前線有一個很差的印象,令前線士氣很低落。

早前醫管局召開記者會時表示,現時公立醫院500張隔離病床,有一半已佔用,病房亦有6成被佔用,情況令人擔心。根據公立醫院服務需求高峰期重點數據,過去一個月,公院急症室首次求診人次平均逾5000人;內科住院病床佔用率仍舊爆滿,達逾100%。劉凱文指出,在流感高峰期,連帶武漢肺炎疫症影響,令前線醫護人員吃不消,惟政府至今仍無提供足夠支援,以保障員工工作安全。

劉凱文說︰以前都沒有那麼密,大約300人求診,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發燒,當然有部分本地,有部分是內地來。很多醫院都很艱辛很嚴峻,例如高鐵直達市中心,有伊利沙伯醫院,是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所以很多人來求診,不但是本地人,亦有旅客。高鐵直達口岸的油尖旺區,直接受影響的龍頭醫院是伊利沙伯醫院,甚至是廣華醫院,但我們看到,某一些二線或小型醫院,情況是更加嚴峻,我說的是北大嶼山醫院,北大嶼山醫院是接收所有由機場轉介來的醫院,無論甚麼病都是要在北大嶼山醫院來看,所以他們面對的風險不會低得過龍頭醫院伊利沙伯醫院,而且他們的設備沒有龍頭醫院那麼豐富,所以是另一個高危地方,而北大嶼山醫院位於東涌,東涌亦有三個大型屋邨,當中有不少經常往返大陸居民求診,所以他們求診時醫護人員的風險亦都提高。

正於急症室工作的劉凱文說,對疫症根本避無可避,他批評當世界各地以及大陸都有封關政策,唯香港政府仍拒絕封關阻截源頭,反而前線醫護要應付,賭上性命抗疫。

劉凱文說︰(政府)應該要做的是鎖關封港的政策,因我們是可以不派旅行團、不派飛機去武漢,但我們是阻止不了他們來港,或是與香港接壤地區,高鐵直程直達市中心,變了傳染病直通車,檢疫系統在香港設立,入了香港邊境才檢疫,把關是做得不好,好似「無掩雞籠」。如果檢疫是在大陸已做了,如有任何症狀就馬上提下車不讓他們上車。其實我們有沙士「血的教訓」後,香港死了299人,這個「血的教訓」,政府是沒有很深切體會,是很慢,沒有鋪天蓋地防疫宣傳,高官亦沒有以身作則,交通封閉到現在都沒有做,現在才勉強要求高鐵(旅客)要填健康申報,如果填錯健康申報,如果故意漏報,當中有沒有罰則,會否刑事處理,這些都沒有,有甚麼成本呢,亂填都可以。

現時醫護界對政府抗疫不力怨聲載道,甚至蘊釀罷工。醫管局員工陣線最近向政府提出「五大訴求」,要求醫管局提供足夠隔離病房、嚴肅跟進病人逃走事件、促政府禁止任何經由中國入境的旅客來港、呼籲全港市民戴口罩及為醫護提供足夠配套以照顧隔離病人,如醫管局未有回應訴求,將會動議於下周一(2月3日)開始發起罷工行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