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風暴下的香港(三):移民與否「愛與痛的邊緣」

2019-12-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爆發的「反送中」浪潮,觸發香港人考慮去留的問題。(路透社資料圖片)
香港爆發的「反送中」浪潮,觸發香港人考慮去留的問題。(路透社資料圖片)

抗爭風暴下的香港(三):移民與否「愛與痛的邊緣」

香港人在過去半年的「反送中」浪潮下,心情起伏猶如坐「過山車」,面對社會上的持續爭拗與「白色恐怖」,以及對特區政府零信任,還有警暴與濫捕等問題,令很多人憂慮香港不再「宜居」。就在本港出現移民潮之時,民主派歷史性地在區選大翻盤,國際間亦高度關注香港人權狀況,似乎令香港前景重現曙光。有人改變心意選擇留下,也有人堅持離開,香港人心中,哪裡才是樂土呢?(李智智、覃曉言、劉少風 報道)

香港自爆發「反送中」風波以來,社會持續動盪,愈來愈多香港人移民「避難」。本台翻查Google趨勢數據顯示,「移民」這一個關鍵詞於過去半年在「搜尋熱度的趨勢」出現重大起伏變化。今年首半年都處於平穩水平在25分以下,但由6月9日「反送中」100萬人遊行開始,至6.12爆發金鐘衝突,首次浮現警暴問題,移民的搜尋指數即飆升至88分;其後發生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8.11「爆眼少女」及8.31太子站事件,隨著警民衝突及警方被指濫權問題升級,加上催淚彈對環境污染的遺害,「移民」搜尋指數更升至100分。

本台記者月前曾以顧客身分參加一些移民公司講座,發現講座上坐無虛席,每場有約數十人參加,大多是中年退休人士,或是有下一代的中產家庭,大部分都憂慮香港前景。

不過,11月24日民主派成功光復區議會,取得17個區議會主導權;11月27日,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似乎為香港重燃希望,而「移民」搜尋指數亦相應持續下跌,截至周三(12月25日)已回復至25分。有不少人形容,在社會連月的消沉氣氛之下,人權法案通過,是過去半年來最開心的一刻。

在法案通過翌日,近10萬名市民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慶祝及感謝美國關注香港問題。參與集會的中產商人李先生對本台表示,區選之前對香港政局完全沒有信心,在民主派區選大勝以及法案通過後,心情較為平復,他指本身熱愛香港,不捨得離鄉別井,身邊很多朋友則在這段期間選擇移民。

記者:在區選之前你對香港政局的信心和心情如何?

李先生:跌到谷底,完全是沒有信心,信心是零,完全沒有法治,警察是完全不守法。警暴,十多個(警察)打一名年輕人,打完以為會結束,再有十多個人打,用腳踩頭,大家都有父母生的。

記者:人權法案通過又有甚麼感覺?

李先生:平衡一些,因為年輕人太慘了,就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波蘭人一樣,香港人求救無援,全部人在等死。

屬於中產階層的朱先生就對本台指,香港是他與太太成長的地方,他們不想放棄,加上膝下猶虛,毋須考慮下一代的將來,因此選擇留下,但他們曾經萌生移民的想法。

朱太說:如果BNO真是有(居英權)的話,都真的會考慮移民,因見政局與以前愈來愈不同的時候,你會對她沒有信心,當以前在香港做每樣東西都會覺得很安全的時候,然後發現很多東西都變得不安全的時候,就會很想離開這個地方,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去生活。

香港政局動盪不安,不少人移民是因為「恐共」。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亦曾出現移民潮。現年38歲的Derek屬於中產人士,從事網站編輯和市場推廣,出生於英殖年代,他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97回歸時他只是一名中學生,家人沒有考慮移民;但近月示威活動持續,他決定與妻子盡快移民台灣,希望在新的移居地找到自由。

Derek說:我的家不是特別小康之家,當時(97回歸)沒有移民的考慮,而當時的心態不像現在所謂「恐共」,懼怕將來,(期盼)或者中國在民主方面會有進程,可能由97年過渡到現在2019,我們發現到原來可以是「不進」,甚至是「則退」。日積月累就會覺得,這個地方是否如當初所想那麼理想?可以等到2047?是否還是大家熟悉的香港呢?已經有一個存疑。

反修例風波持續大半年,「元朗721襲擊事件」、「太子站831」等事件備受社會爭議,不少港人對政府及警隊缺乏信心。Derek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一個多月,就產生移民念頭,運動裡每一件獨立事件,都令他與妻子的立場更加堅定、決心移民,但他同時感到內疚,期望日後以僑民身分,幫助逃難到當地的香港人。

Derek說:移民會有一種內疚感,因為我知道同一時間,其實有很多香港人,無論不同年紀的人都會面對同一問題,如果這時間選擇離開這個地方,是否感情上的一個背棄?

香港人申請移民,一般都會先向警務處申請俗稱「良民證」的「無犯罪紀錄說明書」,根據警方數字顯示,由今年6月至12月中,共接獲21,641宗相關申請,平均每月有約3,091宗,較去年同期約1,968宗,增幅超過5成半,而這不足7個月的申請總和,幾乎是去年全年的總數。

台灣是其中一個港人熱衷移民的選項,據台灣的內政部的數字顯示,香港人獲批居留許可人數,由首半年平均每月維持200多宗,至7月開始升至300多宗,9月及10月更分別多達882及1,243宗,而定居許可則因要先連續住滿一年才獲批,所以人數未有太大變化,每月平均約百多宗。

而就在港人移民意欲大增的同時,不少國家卻逐步收緊移民申請資格。

兩年前已移民台灣的木木,近月回港以「救人」心態辦移民講座,向港人「教路」,她指查詢移民台灣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最高峰為9月至12月,每場講座有多達250人出席,估計台灣的移民署審批個案將會更嚴謹。

木木說:(台灣)很在意輿論,如果有輿論是說移民署審批太寬鬆,讓香港人好像難民般走過來,加重台灣的負擔、健保的負擔、國民退休的負擔,我覺得移民署已經慎防這種輿論,或者內部已經有這種討論,所以它們首先做個比較嚴謹的把關。

另外,有傳香港警察申請移民台灣都被拒絕,木木透露有時候是移民顧問自我審查所致,顧問公司希望將移民個案的資料完整交予移民署,因此需要申請人提供較詳細的資料,一方面因為香港「反送中」運動,以及台灣總統大選即將舉行,以防中共的紅色滲透。

木木說:有甚麼資料與香港有關的,幾十年前的事,有幾多交幾多,不是移民署要求有這些資料,是移民顧問驚移民署有這些質疑,事先交資料。一定是因為「反送中」(運動)有關,(申請)人潮變多,近來亦因為台灣選舉,近年的紅色滲透慢慢浮現,他們要統一的壓力在台灣本土愈來愈嚴重。

另外,馬來西亞亦是香港人近來的熱門移居地,由今年1月至10月,港人申請移民大馬的數量高達7,500人,相較歷年數字暴增四倍,而當地的「第二家園計劃」移民項目亦備受港人歡迎。

馬來西亞第二家園交流中心創辦人鄺文政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申請「第二家園」計劃的人數不斷增加,2017年有200多個家庭申請,至今年7月份開始,人數是以倍增長,例如今年8月份已有近500個家庭申請;而今年香港申請人的數目,差不多等於過去20幾年申請人的總數量。

鄺文政續稱,大馬當局近年加強對移民申請人士背景審查,尤其在軍方機構或涉及保安部隊工作的人士,不單止香港警察,其他如中國、日本、美國及英國等,大多都一律拒絕接納申請。他指目前收到約30宗香港警察的移民申請,並證實當中一名香港警隊高層的申請已被當局拒絕。

鄺文政說:當然我們政府(馬來西亞)現在都有收緊申請要求,要求申請人背景一定要符合高質素的標準,所以如果有些人特定的職位或職業,不受到馬來西亞政府歡迎的話,甚至就算自己本身有很多資產或者收入,都未必會接受。之前有警察的高層在這個計劃裡面,但也有像警察申請者被拒絕,要全面了解他們到馬來西亞的目的,以及會否造成對馬來西亞負面的國家安全的影響。

記者亦曾致電香港多間移民公司了解,不少公司反映,若申請人或同行家屬從事警察或政治敏感工作,相信很難通過外國當局的背景審查,例如美國和加拿大等西方國家,對於申請人的工作可能危及其國家安全的問題異常敏感,一概不會接納申請。

移民公司職員說:(如果申請人是警察)美國這邊可能無法(申請),因為美國對於你本身是從事關於政治方面的職位會比較敏感,其實很多國家都會比較敏感,但觀乎台灣暫時沒有這個要求(審查),如果加拿大的話,好像他(申請者)現時任職警察,可能暫時都未有任何計劃適合他申請。

反修例風波持續,香港人是去是留?還要拭目以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