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六四」怨气挥之不去 解构新屋岭的前世今生

2019-10-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26日,谭国新(中)指有曾被关押在新屋岭的示威者,声称扣押期间遭到警方暴力对待,他希望透过举办新屋岭导赏团,能引起更多人关注,要求政府落实独立调查找出真相。(本台记者摄)
2019年9月26日,谭国新(中)指有曾被关押在新屋岭的示威者,声称扣押期间遭到警方暴力对待,他希望透过举办新屋岭导赏团,能引起更多人关注,要求政府落实独立调查找出真相。(本台记者摄)

「六七」「六四」怨气挥之不去 解构新屋岭的前世今生

位于上水文锦渡的新屋岭扣留中心本来寂寂无闻,随著曾被关押在新屋岭的示威者在声援集会上,公开被虐打、甚至被性侵等令人发指的情节,愈来愈广受关注,质疑是警方执行私刑的「恐怖囚室」、港版「集中营」。本台早前跟随由银发族举办的导赏团探秘,解构新屋岭的前世今生。(覃晓言 报道)

新屋岭扣留中心位于文锦渡公路近恐龙坑、邻近深圳边境,位置偏僻,距离文锦渡口岸约1.7公里。上周四(26日),约60名导赏团参加者由九龙塘出发,包括有立法会议员陈志全、范国威、梁耀忠,以及一班本地和外国传媒,连多次参与反送中游行集会的资深艺人叶德娴也有参与,还有其他银发市民。大约40分钟车程到达文锦渡路,所有人下车。

导赏团发起人为退休教师、人称「谭sir」的谭国新,他带领参加者由一条隐蔽小径徒步而入时,发现原本竖立在路口、写著「香港警察新屋岭」的指示路牌已被拆走。

谭国新说:刚才我们的旅游巴为何没有转入来呢,因为上次我们在路口见到有块路牌写著「新屋岭」,现在连路牌都被拆走,可能(新屋岭)有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我们会徒步走大约数分钟到新屋岭的正门,我们现在向前走。

记者跟随大队,沿途如置身荒山野岭,山边有数间废置的锌铁皮屋,部分人的手机没有讯号,除了参加者以外,一直看不见其他人出现,大约走了一半路程,才离远看见有警车停在附近范围,亦有数名警员驻守在另条一支路,当走到新屋岭扣留中心的正门大闸前数十米,即被驻守门外的多名警员截停,示意所有人停步,不要再往前走,谭国新于是与警方协调。

谭sir说︰没问题,你清楚告诉我可以走到哪里,我们便停。

女警说︰导赏团与我们的保安两边取一个平衡,来到这里,你们可以继续导赏,因为我们有保安原因。

现场所见,新屋岭大闸和围墙约10米高、顶部有倒鈎铁丝,亦有数座了望塔,内外都有陀枪警员驻守。从高空更可见,扣留中心内有一排排的绿色屋顶建筑物是5个囚仓,共有12个囚室,有大有小,共可容纳200至250名被捕人。建筑物之间都有倒鈎铁丝的大闸相隔,守衞森严,似监狱多过扣留中心。围墙以外都是山路,四周被树群遮挡,人迹罕至,在内遇事求救,可谓叫天不应、叫地不闻。到底新屋岭原本是甚么地方呢?

谭sir讲解新屋岭的前世今生,先由1898年英国政府向中国政府租借新界的历史说起,当年香港与深圳之间没有边界,两地人民可以自由往来,至1949年,国民党在国共内战败退南下,港英政府为防波及香港,建立防线工程,1951年正式设置边界。

他又指,虽然没有扣留中心实际何时兴建的纪录,但以他所知首次使用新屋岭,应是六七暴动爆发后,有部分示威者被送至该扣留中心,再遣反内地,估计新屋岭于1951年至1967年间建成,而其名字由来,相信与附近有一条「新屋岭村」有关。

七十年代,由于香港经济起飞,大批内地人因饥荒及政治斗争偷渡涌港,当年的遣反工作由新屋岭扣留中心负责。

谭sir说︰这里邻近边境,最主要作用是将来自中国的非法入境者遣送返大陆,除此之外,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有民运人士通过「黄雀行动」偷渡来港,有部分人亦被扣留在这里,等候审查,审查过后就前往美国或德国等其他地方。

后来,因为偷渡来港的内地人大减,亦愈来愈少使用新屋岭,至2005年,香港爆发韩农反世贸骚乱,有超过1,100位示威者被捕,由于涉及人数众多,有部分人当时被押送至新屋岭,亦是首次用作扣押示威被捕人士。

2006年,有大量南亚裔黑工非法涌港,逼爆青山湾入境事务中心,警方接获入境处寻求协助处理部分个案,遂决定开放新屋岭扣留中心,用作收容黑工。此后,新屋岭又回复停止运作。

谭sir说︰新屋岭为何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因为8.11当天有54名示威者被押送到这里,有31人需要送院,其中6人是严重骨折个案。有北区医院护士说,有伤者的手骨几乎整条折断,只靠皮肉连著,还有一件事要留意的,有律师曾来过,但被拖延10小时才能会见当事人。

谭sir认为,若被捕人已严重受伤,还被强行押送至新屋岭,再拖延10小时才让他送院接受治疗,这是延误医治,属于干犯刑事罪行。

他又称,新屋岭设施简陋,囚室内有一张石床,可让5人同睡,没有灯光,气氛更觉恐怖;而扣留中心内外都没有闭路电视监察,难以查证屡次传出违反人道事件的真相。

谭sir说︰囚室内是没有灯的,示威者形容在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当日送来54名示威者,警方要自行拿著灯进入囚仓。

其间,有参加者因越走前,与警员争拗,陈志全及梁耀忠亦加入理论。

陈志全︰市民想摆束花在附近可不可以?

女参加者︰你(警察)有甚么权利管我走近哪里?如果我是没有犯法的话。

女警︰这是保安理由。

女参加者︰这是我的公民权利,你会否觉得警权过大呀?

男参加者︰我摆放花束后立刻回头就走,或者你可以拘捕我,我心甘情愿的。

女警︰我又不打算这样做……

双方扰酿一番,最后由谭sir负责将花束摆放在大闸前,纷争暂告平息。

谭sir说︰我们今日除了希望知道新屋岭所发生事件的真相,其实我们也很希望知道整件事,由6月9日至今到底整个香港所发生的事,希望有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寻找真相,寻找到真相便能够令到香港,可以让大家之间放下歧见。

人民力量陈志全指出,作为立法会议员有责任监察警方执行职务,尤其新屋岭传出违反人权、人道事件,所以民主派议员曾联署去信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要求让他们和传媒进内视察,但警方只回覆一些原则上的事情,废话连篇。

陈志全说︰我们要求来视察,他(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回覆了整封信都完全无回答这个问题,到底警察懂不懂字,我问你,你若拒绝我,都要答一句拒绝我不让我来,信件回覆是完全无提及,无回应我们的问题。

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向本台表示,有区议员曾探访被拘留在新屋岭的示威者,不少人仍然惶恐不安。他强调,在立法会复会后,无论在大会或保安事务委员会,都会跟进有关议题,要求警方解释过去的执法理据,及使用过度武力的实际情况。

范国威说︰有北区区议员曾到北区医院,探访曾经被拘留在新屋岭的示威者,有很多人仍然很惶恐、选择沉默、选择不敢随便向外透露他们在内里遭受的对待,但实际上他们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谭sir最后亦向本台补充说,他在网上发起这个导赏团,目的是要让更多人知道新屋岭出现很大问题。

谭sir说︰就是警察滥捕的问题,使用酷刑来虐待示威者的问题,这是比撤销条例(逃犯条例草案)更加重要,因为警方势力愈来愈膨胀的话,会导致香港人生活在恐怖之下。

记者探秘新屋岭当晚,特首林郑月娥在首场社区对话会上,面对多名市民提出新屋岭的问题时,声言警方已决定不再在新屋岭设置扣留中心,监警会亦会重点检视新屋岭。

翌日,有曾被拘押在新屋岭的示威者在声援集会上,公开自己在扣押期间,遭到虐打、各种欺凌,甚至性侵等暴力对待,有男受害人更被要求脱衣搜身,复遭锁起四肢及头套套头,逼他说出手机密码解锁,但他拒绝,被两名警员轮流施虐。

不过,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同日在记者会上否认相关指控,他指暂时收到两宗投诉,都与性侵无关。而由6月初至今,警方曾在四段时间使用新屋岭作为临时扣留中心,原因是要处理大量被捕者,最多一次有75人,并于9月2日后不再使用新屋岭。

警方矢口否认,新屋岭又没有录影监察,到底受害人何时才能讨回公道呢?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