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六四」怨氣揮之不去 解構新屋嶺的前世今生

2019-10-0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26日,譚國新(中)指有曾被關押在新屋嶺的示威者,聲稱扣押期間遭到警方暴力對待,他希望透過舉辦新屋嶺導賞團,能引起更多人關注,要求政府落實獨立調查找出真相。(本台記者攝)
2019年9月26日,譚國新(中)指有曾被關押在新屋嶺的示威者,聲稱扣押期間遭到警方暴力對待,他希望透過舉辦新屋嶺導賞團,能引起更多人關注,要求政府落實獨立調查找出真相。(本台記者攝)

「六七」「六四」怨氣揮之不去 解構新屋嶺的前世今生

位於上水文錦渡的新屋嶺扣留中心本來寂寂無聞,隨著曾被關押在新屋嶺的示威者在聲援集會上,公開被虐打、甚至被性侵等令人髮指的情節,愈來愈廣受關注,質疑是警方執行私刑的「恐怖囚室」、港版「集中營」。本台早前跟隨由銀髮族舉辦的導賞團探秘,解構新屋嶺的前世今生。(覃曉言 報道)

新屋嶺扣留中心位於文錦渡公路近恐龍坑、鄰近深圳邊境,位置偏僻,距離文錦渡口岸約1.7公里。上周四(26日),約60名導賞團參加者由九龍塘出發,包括有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范國威、梁耀忠,以及一班本地和外國傳媒,連多次參與反送中遊行集會的資深藝人葉德嫻也有參與,還有其他銀髮市民。大約40分鐘車程到達文錦渡路,所有人下車。

導賞團發起人為退休教師、人稱「譚sir」的譚國新,他帶領參加者由一條隱蔽小徑徒步而入時,發現原本豎立在路口、寫著「香港警察新屋嶺」的指示路牌已被拆走。

譚國新說:剛才我們的旅遊巴為何沒有轉入來呢,因為上次我們在路口見到有塊路牌寫著「新屋嶺」,現在連路牌都被拆走,可能(新屋嶺)有很多事情都見不得光。我們會徒步走大約數分鐘到新屋嶺的正門,我們現在向前走。

記者跟隨大隊,沿途如置身荒山野嶺,山邊有數間廢置的鋅鐵皮屋,部分人的手機沒有訊號,除了參加者以外,一直看不見其他人出現,大約走了一半路程,才離遠看見有警車停在附近範圍,亦有數名警員駐守在另條一支路,當走到新屋嶺扣留中心的正門大閘前數十米,即被駐守門外的多名警員截停,示意所有人停步,不要再往前走,譚國新於是與警方協調。

譚sir說︰沒問題,你清楚告訴我可以走到哪裏,我們便停。

女警說︰導賞團與我們的保安兩邊取一個平衡,來到這裏,你們可以繼續導賞,因為我們有保安原因。

現場所見,新屋嶺大閘和圍牆約10米高、頂部有倒鈎鐵絲,亦有數座瞭望塔,內外都有陀槍警員駐守。從高空更可見,扣留中心內有一排排的綠色屋頂建築物是5個囚倉,共有12個囚室,有大有小,共可容納200至250名被捕人。建築物之間都有倒鈎鐵絲的大閘相隔,守衞森嚴,似監獄多過扣留中心。圍牆以外都是山路,四周被樹群遮擋,人迹罕至,在內遇事求救,可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到底新屋嶺原本是甚麼地方呢?

譚sir講解新屋嶺的前世今生,先由1898年英國政府向中國政府租借新界的歷史說起,當年香港與深圳之間沒有邊界,兩地人民可以自由往來,至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敗退南下,港英政府為防波及香港,建立防線工程,1951年正式設置邊界。

他又指,雖然沒有扣留中心實際何時興建的紀錄,但以他所知首次使用新屋嶺,應是六七暴動爆發後,有部分示威者被送至該扣留中心,再遣反內地,估計新屋嶺於1951年至1967年間建成,而其名字由來,相信與附近有一條「新屋嶺村」有關。

七十年代,由於香港經濟起飛,大批內地人因饑荒及政治鬥爭偷渡湧港,當年的遣反工作由新屋嶺扣留中心負責。

譚sir說︰這裏鄰近邊境,最主要作用是將來自中國的非法入境者遣送返大陸,除此之外,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有民運人士通過「黃雀行動」偷渡來港,有部分人亦被扣留在這裏,等候審查,審查過後就前往美國或德國等其他地方。

後來,因為偷渡來港的內地人大減,亦愈來愈少使用新屋嶺,至2005年,香港爆發韓農反世貿騷亂,有超過1,100位示威者被捕,由於涉及人數眾多,有部分人當時被押送至新屋嶺,亦是首次用作扣押示威被捕人士。

2006年,有大量南亞裔黑工非法湧港,逼爆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警方接獲入境處尋求協助處理部分個案,遂決定開放新屋嶺扣留中心,用作收容黑工。此後,新屋嶺又回復停止運作。

譚sir說︰新屋嶺為何會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因為8.11當天有54名示威者被押送到這裏,有31人需要送院,其中6人是嚴重骨折個案。有北區醫院護士說,有傷者的手骨幾乎整條折斷,只靠皮肉連著,還有一件事要留意的,有律師曾來過,但被拖延10小時才能會見當事人。

譚sir認為,若被捕人已嚴重受傷,還被強行押送至新屋嶺,再拖延10小時才讓他送院接受治療,這是延誤醫治,屬於干犯刑事罪行。

他又稱,新屋嶺設施簡陋,囚室內有一張石床,可讓5人同睡,沒有燈光,氣氛更覺恐怖;而扣留中心內外都沒有閉路電視監察,難以查證屢次傳出違反人道事件的真相。

譚sir說︰囚室內是沒有燈的,示威者形容在裏面伸手不見五指,當日送來54名示威者,警方要自行拿著燈進入囚倉。

其間,有參加者因越走前,與警員爭拗,陳志全及梁耀忠亦加入理論。

陳志全︰市民想擺束花在附近可不可以?

女參加者︰你(警察)有甚麼權利管我走近哪裏?如果我是沒有犯法的話。

女警︰這是保安理由。

女參加者︰這是我的公民權利,你會否覺得警權過大呀?

男參加者︰我擺放花束後立刻回頭就走,或者你可以拘捕我,我心甘情願的。

女警︰我又不打算這樣做……

雙方擾釀一番,最後由譚sir負責將花束擺放在大閘前,紛爭暫告平息。

譚sir說︰我們今日除了希望知道新屋嶺所發生事件的真相,其實我們也很希望知道整件事,由6月9日至今到底整個香港所發生的事,希望有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尋找真相,尋找到真相便能夠令到香港,可以讓大家之間放下歧見。

人民力量陳志全指出,作為立法會議員有責任監察警方執行職務,尤其新屋嶺傳出違反人權、人道事件,所以民主派議員曾聯署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要求讓他們和傳媒進內視察,但警方只回覆一些原則上的事情,廢話連篇。

陳志全說︰我們要求來視察,他(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回覆了整封信都完全無回答這個問題,到底警察懂不懂字,我問你,你若拒絕我,都要答一句拒絕我不讓我來,信件回覆是完全無提及,無回應我們的問題。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向本台表示,有區議員曾探訪被拘留在新屋嶺的示威者,不少人仍然惶恐不安。他強調,在立法會復會後,無論在大會或保安事務委員會,都會跟進有關議題,要求警方解釋過去的執法理據,及使用過度武力的實際情況。

范國威說︰有北區區議員曾到北區醫院,探訪曾經被拘留在新屋嶺的示威者,有很多人仍然很惶恐、選擇沉默、選擇不敢隨便向外透露他們在內裏遭受的對待,但實際上他們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譚sir最後亦向本台補充說,他在網上發起這個導賞團,目的是要讓更多人知道新屋嶺出現很大問題。

譚sir說︰就是警察濫捕的問題,使用酷刑來虐待示威者的問題,這是比撤銷條例(逃犯條例草案)更加重要,因為警方勢力愈來愈膨脹的話,會導致香港人生活在恐怖之下。

記者探秘新屋嶺當晚,特首林鄭月娥在首場社區對話會上,面對多名市民提出新屋嶺的問題時,聲言警方已決定不再在新屋嶺設置扣留中心,監警會亦會重點檢視新屋嶺。

翌日,有曾被拘押在新屋嶺的示威者在聲援集會上,公開自己在扣押期間,遭到虐打、各種欺凌,甚至性侵等暴力對待,有男受害人更被要求脫衣搜身,復遭鎖起四肢及頭套套頭,逼他說出手機密碼解鎖,但他拒絕,被兩名警員輪流施虐。

不過,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同日在記者會上否認相關指控,他指暫時收到兩宗投訴,都與性侵無關。而由6月初至今,警方曾在四段時間使用新屋嶺作為臨時扣留中心,原因是要處理大量被捕者,最多一次有75人,並於9月2日後不再使用新屋嶺。

警方矢口否認,新屋嶺又沒有錄影監察,到底受害人何時才能討回公道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