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零號病人」消失的檔案

2020-03-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你要知】「零號病人」消失的檔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大費周章,「翻牆」在Twitter上指控可能是美軍把新冠病毒帶到武漢,要求美國交代「零號病人是甚麼時候在美國出現」,引發中美兩國罵戰。中國駐美大使被傳召,美國總統特朗普更用「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回應。

官方《人民日報》3月16日在海外的推特,刻意用中文繁體,而不是簡體中文發文,標題是「軍運會五外籍運動員患瘧疾與新冠肺炎無關」。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情何以堪?

如果要問美國的「零號病人」在哪?那中國的「零號病人」、全球的「零號病人」從哪裡來?於是我們嘗試翻查過去幾個月的中外媒體報道、科學研究報告、甚至Twitter、YouTube、微信等各種網絡傳聞。

「零號病人」(Patient Zero)這個概念,不單是指一個流行病的首發病例,在流行病調查中,更象徵著新病症產生的過程。這個字眼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美國追查是誰將艾滋病的HIV病毒帶入美國時,「零號病人」已經出現。

今次武漢肺炎的疫情,在已知的檔案裡,零號病人暫時是一個七旬老翁,他在上年12月1日發病。以大概14日的潛伏期來計算,換言之,新型冠狀病毒在2019年11月就已經出現。《南華早報》更聲稱得到政府文件,顯示一名55歲湖北居民,有可能在11月17日已經受感染。而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科研專家,透過分析病毒的遺傳系譜,更提出病毒在11月頭半個月,已經傳到人的身上。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新聞報道,該名已知的零號病人長期卧床、患有認知障礙。一個近乎足不出戶的人,如何感染病毒?難道真正的零號病人,另有其人?

2月中YouTube及微博上,一度廣傳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才是真正的零號病人,指她在研究所被洩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屍體火化時又感染一名殯葬人員。其後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馬上出來否認,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保證研究所是零感染。

不過在微信上,有一位叫「武小華博士」的人公開質疑她管理混亂,又踢爆內地有醫院及實驗室的職員向外兜售實驗動物、不當處理實驗動物屍體、甚至把實驗用的雞蛋煮來吃。武漢病毒研究所於2月16日發聲明,聲稱黃燕玲早在2015年畢業並離開武漢。黃燕玲的導師、研究所的研究員危宏平亦都出來澄清黃燕玲身體健康。

翌日(2月17日)網上出現一則微博,另一位接受過《新京報》採訪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連身份證號碼,實名舉報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洩漏病毒,指控王延軼經常拿實驗動物售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攤位,老公有國級官員撐腰,又批評王延軼沒有丁點醫學知識。事實上,有份吹捧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王延軼,資歷在行內引起爭議,她2018年升任所長,當時年僅37歲。

不過同日研究所以陳全姣名義發聲明,表示對被冒用身份捏造舉報信息非常憤慨。其後Twitter上有人指收到自稱是陳全姣親屬的私信,指陳全姣的舉報屬實,她本人目前被控制,官方的闢謠聲明都是假造的,甚至強迫她上電視闢謠,但她抵抗。

一場零號病人大搜查,演變成暴露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管理、人事似乎漏洞百出。不單只研究所的安全成疑,內地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在SCRIBD網站發表報告指,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足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WHCDC),有研究員曾被實驗用的蝙蝠的血液和尿液濺到。

回想2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盡快推動出台《生物安全法》,中國科技部隨即要求「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在抗疫關鍵時期急推此法,大家覺得背後代表住甚麼?

巧合地在2019年11月18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刊登招聘廣告,研究員周鵬招兵買馬,研究蝙蝠與伊波拉、沙士相關冠狀病毒的共存機制。這位曾在2018年發現蝙蝠身上的新型冠狀病毒引起廣東豬流行性腹瀉並死亡的「國家級英雄」周鵬,會不會最清楚「零號病人」是誰?這份「零號病人」檔案會不會是「國家級」的秘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