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杂志》︰抗争者的「国歌」——《愿荣光归香港》

2019-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Reuters

近日《愿荣光归香港》一曲响遍全港各区,周三(11日)继续有市民在下班时段,聚集各个大型商场合唱。美国《时代杂志》在报道中,更称之为「香港国歌」。创作歌曲的音乐人指,希望音乐能凝聚人心,带出「香港人永不投降」的信念。有本土派人士指,歌曲响遍全港,是港人对「军警政府」式控制的反抗。(霍亮乔 报道)

继周二(10日)《愿荣光归香港》一曲响遍全港各区;周三(11日),香港多区继续有大批市民在下班时段,聚集在各个大型商场合唱《愿荣光归香港》。正前往其中一个商场参与合唱的本土派人士杨继昌向本台表示,歌曲MV中的旗帜、图案及歌曲的受欢迎程度,都清晰反映一种「香港身份」的普及性。他说,香港人的身份,渐渐在这埸「反送中」浪潮中出现。至于《愿荣光归香港》背后的本土意识是否就代表「港独」? 杨继昌无正面评论,但指无可否认是港人对被「军警政府」形式控制的反抗。

杨继昌说︰无论你见到这两晚好多市民自发去唱歌时,其实是讲出一种心情就是,现在要脱离在这种中国北京政府控制底下的一个社会形态,这种心情是好强烈的,因为这是投射在警察的执法上,包括我自己在内,很多人都见到警察执法是无限制的,这种「无限制」的联想背后,大家的想法都是觉得这种「无限制」是有北京全面的支持在其中,(警察)可以不负责任地、不需负任何后果对市民行使过份的公权力,这种的形态与内地的武警、公安、城管的一种社会管治模式相似的,(本土意识强烈)其实是对内地化、自由被一种军警政府形式的控制下反抗,甚至是直接对北京政府抗拒的状态。

《愿荣光归香港》作曲人之一的Thomas日前接受美国《时代杂志》访问时表示,音乐是「凝聚人心的工具」,希望这首歌能带出的讯息是,「即使我们处于不安不明的时代,香港人也永不投降」。

《时代杂志》的报道指,这名廿多岁的业馀作曲人,在访问中说,他自己比「和理非」「行前少少」,但又不是前线的勇武派。于是他开始发现,除了街头抗争,作为音乐人,他可以做得更多。「音乐是一样好重要的工具,好像前苏联,他们系控制音乐得好严谨,因为知道音乐好容易鼓动人心,比起文字、口号、图片,更有感染力。」

《时代杂志》更在标题中,形容《愿荣光归香港》是抗争者的「国歌」。作曲人Thomas说,听众可以自由地以任何方式解释这首歌。虽然部分抗议者不同意将之标签为代表著「港独」歌曲,但无人会否认这首歌反映了这场长达三个月抗议运动当中的考验和波折。

在香港的社交网络,《愿荣光归香港》一时间成为一首「香港之歌」,歌词短时间内被翻译成6国语言,红遍各大网络平台。在超过100日的抗争运动中示威者曾以《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鼓舞人心。不过《时代杂志》分析,《愿荣光归香港》的吸引力是没有其他歌曲能及。一名青年示威者表示,「这首歌让我对香港有了强烈的归属感,它总结了我们的希望、目标和雄心。」

==========

《愿荣光归香港》

「何以 这恐惧 抹不走
何以 为信念 从没退后
何解 血在流 但迈进声 响透
建自由 光辉 香港

黎明来到 要光复 这香港
同行儿女 为正义 时代革命
祈求 民主 与自由 万世都 不朽
我愿 荣光 归香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