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香港反專制「群聚效應」已成 民眾見林鄭就「關機」

2020-10-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戴耀廷認為,香港政府要把新加坡的管治模式套用在香港身上未必可行。(路透社資料圖片)
戴耀廷認為,香港政府要把新加坡的管治模式套用在香港身上未必可行。(路透社資料圖片)

提前「榮休」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出席本台節目《自由穿越》。他表示,香港正邁向一個「半威權」的時代,法律成為了管治者的工具。不過,戴耀廷表示港人經歷過多場民主運動,反專制的「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已經達到,需要繼續社區的深耕細作。(胡凱文 報道)

戴耀廷在本台節目《自由穿越》引用法學學者約西.拉賈(Jothie Rajah)的著作《威權式法治:新加坡的立法、話語與正當性》表示,香港正步入「威權法治」的年代。他以新加坡為例,指港府的管治模式正是將法律作為管治的工具。

不過,戴耀廷認為,香港政府要把新加坡的管治模式套用在香港身上未必可行,因為香港與新加坡有很多不同之處,例如香港沒有新加坡的地緣危機及內部差異,香港人較早開始講求民主、講求法治。

戴耀廷說: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一直延續殖民地統治,除了在暴動的時間、60年代的時候,大體香港在地緣上都沒有一個受到威脅的感覺。香港始終是單一文化、主要以漢人為主的社群,但新加坡不同,其實他們很多內部規則,就是在處理(這些差異),即利用有印度教、回教、基督教或傳統中國的宗教之間的差異,如果我是統治者,我就要利用這件事製造這種危機感,當危機感存在的時候,人們就會覺得我需要一個很強的政府、穩定的政府去幫我維持(秩序),變成人民就會接受。

戴耀廷說香港人經歷過佔中、雨傘運動、魚蛋革命、至「反送中」運動,愈來愈多人捲入一個會行動、會實踐的群眾裡,當今反專制的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已經達到。他說,香港的公民社會強大,來自本身的專業群體,例如律師、教師、社工,他們都是非常貼近社會,民意亦已經滲透到各階層。社區的深耕細作更勝官方的宣傳。

戴耀廷說:尤其是區議會選舉,即2019年之後,我們已經在全港取得最大的優勢,就是社區,我們要跟港府打論述戰,其實不需要用官方的媒體,政府有很多錢日日播電視,不打緊,我就日日在社區和你打論述戰,我就在社區做工作,這些深耕細作的效果其實未必不大得過你政府,大家現在見到有林鄭都會關電視。

戴耀廷並說,當下的高官很清楚知道政治現實,於是用教育條例去釘牌,跟着大隊走。他問,官員在這個位置,還可以做些甚麼呢?對比香港與新加坡,戴耀廷說新加坡的法治起碼「有個譜」,大家跟足規則去做;而大陸的法律是「任佢玩」,人民永遠都是輸家。當下香港的問題是,有了《港區國安法》之後,香港變得愈來愈走大陸的一套,人民不知道甚麼時候違規。

戴耀廷因推動香港民主,2019年在「佔中九子案」被判「串謀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罪成,被判囚16個月,他服刑4個月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期間,被港大校委會在今年7月撤銷教席。展望未來,他認為香港由半民主走向半威權的時代,港人要努力爭取,減慢香港漸趨威權的速度,甚至扭轉。

-----------

按此收看節目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