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替之間 - 大南街融合路 (上) 文創小店成為當區「侵入者」?

2020-11-2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深水埗正面對新舊交替。(文海欣 攝)
深水埗正面對新舊交替。(文海欣 攝)

交替之間 - 大南街的融合路 (上) 文創小店成為當區的「侵入者」?

深水埗大南街一帶,過去以香港紡織業「心臟」聞名。不過隨著香港製衣業衰落,不少布業不再營業、出現大批「吉鋪」(空鋪)。最近有文創小店進駐,有人說,「深水埗不需要一杯貴價咖啡」,更質疑文創新店是否「入侵社區」,推高租金和物價等。新店遇上老鋪,磨合出獨有的發展模式之際,大南街又湧現被發展商收購的隱憂,到底大南街能否逃過收購、重建、強拍的命運?布藝世界與文創世界又如何合共融?(文海欣  報道)

提到深水埗,大家可能聯想到「貧窮」、「老舊」、「髒亂」等,不過當中亦不乏「鴨記」(鴨寮街地攤市場)、「黃金電腦商場」、「夜欄」等令人著迷的地方,吸引不同人到深水埗尋寶,甚至有人稱深水埗為男士的「天堂」。近年,深水埗更吸引了一班年青人慕名而來「打卡」,原因是大南街一帶近年搖身一變,成為了「文青聖地」。

走進大南街,咖啡香氣撲鼻而來,除了有行高檔路線的咖啡店、亦有花店、唱片店、藝術展覽場地等,充滿藝文氣息,與大家熟悉的深水埗截然不同。單單是2020年,大南街一帶就有約10間文創小店進駐,咖啡店至少都有6間。

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紡織業「心臟」聞名。(鄧穎韜 攝)
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紡織業「心臟」聞名。(鄧穎韜 攝)

製衣業興落   傳統布店: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其實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紡織業「心臟」聞名,其中大南街、汝州街與基隆街並肩而立,各有分工,售賣不同的衣服配件。大南街主要售賣皮革;汝州街又名「珠仔街」,專門售賣「珠仔」和縫紉配件;基隆街則主要賣鈕扣、拉鏈等製衣配件。時移世易,上世紀80年代香港製衣業衰落,不少製衣批發商亦遭時代淘汰。

其中一間布行的舊式通花鐵閘,刻上「行安漆布公司」,這種鐵閘可謂是見證歷史、買少見少。老闆置身於帶點零亂的漆布中,悠閒地看著報紙、偶爾有熟客到店內取貨、亦會有街坊一起聊天作樂。「行安漆布公司」老闆禮哥在大南街開設布行已有半個世紀,現時家人移民海外,他則與兄弟輪流看鋪,為的只是希望將家業繼續營運下去。不過他坦言布藝已是夕陽行業,雖然對這裡有感情,但他認為「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禮哥說:以前這條街可說是五步一樓、十步一閣。現在整個深水埗這行(業)十隻手指都數不到,很多已經不再經營。現在(我)做到退休就算。

記者問:會否覺得好可惜?

禮哥說:沒有。時代巨輪是這樣轉,也沒有辦法。

很多人愛到深水埗尋找「寶物」。(文海欣 攝)
很多人愛到深水埗尋找「寶物」。(文海欣 攝)

租金平 成為文創店進駐誘因

不過,到底是甚麼原因,令大南街一帶近年逐漸變成文青的聖地?

藝術家、葵青區議員王天仁,是其中一名大南街藝文店的「開荒牛」之一。 3年多前他造訪新媒體藝術家林欣傑(Keith)在大南街新開的咖啡室兼展覽空間時,發現大南街一帶有一個奇怪現象,就是有大批吉鋪,租金亦非想像中遙不可及,甚至低於市價,藝文圈正正需要創作空間,於是萌生設辦綜合藝術場地的念頭,繼而與朋友合租,複合藝文創意空間「合舍」由此誕生。而「合舍」不時會舉辦一些展覽、分享會。

王天仁說:原來價錢不是想像中遙不可及,加上當時藝文圈的環境愈來愈多不同形式的壓迫,如果稍為有少少事情踩界、就會取消資助。我總覺得需要有一個自己的地方,整個藝文圈都需要建立自己的話語權,所以萌生了租一個地方作為綜合藝術場地的想法。

布行老闆禮哥坦言布藝已是夕陽行業,但希望新店進駐能帶旺社區。(鄧穎韜 攝)
布行老闆禮哥坦言布藝已是夕陽行業,但希望新店進駐能帶旺社區。(鄧穎韜 攝)

文創店被批入侵社區推高租金 傳統布店卻盼人流帶旺社區

當一個地區轉型,新文化帶動人流走進社區,租金將來或多或少會上升,對於傳統布業來說可能更難經營。老店買少見少,已經開始有人討論,文創新店是否「入侵社區」,咖啡店這類高尚店舖是否適合當區?有人甚至會說「深水埗街坊根本不需要一杯貴價咖啡」,因為他們未必有能力消費。

不過布行老闆禮哥就不同意這個說法,他指大南街一帶不少布行其實都是自置物業,不用交租。而且,禮哥提到這區的吉鋪,例如他旁邊的一間鋪位已丟空了近十年,最近才有咖啡店進駐。禮哥說這班開業的年青人非常有熱誠,他都希望這區能熱鬧起來。

禮哥說:做生意來說人流多只有益處(沒甚麼壞處)。多了年青人進來看看,有時他有興趣又會問你些問題。我希望這區旺起來,上星期看電視說深水埗好像變天,就有點誇張。好多新行業進駐,其實對這個地方也是好。

深水埗區議員李庭豐認為大南街暫時未有大規模「士紳化」情況。(鄧穎韜 攝)
深水埗區議員李庭豐認為大南街暫時未有大規模「士紳化」情況。(鄧穎韜 攝)

外界憂現士紳化 議員:目前仍是開初階段

除了租金上升,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當這區一旦有發展潛力,會否引來發展商或政府等大規模收購及重建。深水埗區議員李庭豐認為深水埗是一個多元社區,面對區內的發展,他留意到其實一早有發展商密謀在大南街一帶重建,但不太成功。坊間開始討論「士紳化」的問題,意指一個舊社區從原本聚集低收入人士,到重建後地價及租金上升,引致較高收入人士遷入,並取代原有低收入者。李庭豐認為目前仍是開初階段,大南街的發展仍有待留意,至少目前未見有大規模「士紳化」情況,因為未有大規模重建。

李庭豐說: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這裡有很多單幢唐樓、業權非常分散。有部份業主可能不在香港,純粹放租,所以令到很多時發展商或小業主自己想申請做重建,其實都很困難。

不過王天仁就留意到一個現象,即使在疫情下,大南街一帶的租金仍然逆市向上,區內同呎單位對比起他的店舖、今年都貴出至少3倍。而且亦有商鋪基金管理公司收購大南街一帶店鋪。

王天仁說:(盛滙商鋪基金管理創辦人及行政總裁)李根興博士做了很多電視節目、廣告宣傳,叫人投資(大南街一帶)的鋪。他背後的基金會已經在附近收購了幾十個鋪位,全面發信給這些店鋪的人,又說有客人想收購。整件事去到一個地步,說得差一點就是全世界的經濟狀況不景下,這條街竟然被視為「生金蛋」的機會,其實是匪夷所思。

他指在政府的藍圖上,深水埗的改變難以避免。例如重建海壇街,通州街亦將建立時裝基地,而3、4年前已有「牙籤樓」正在大南街興建。他語重心長指,「不會再建議創作人在這條街「落腳」。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說大南街的改變無疑存在被收購的隱憂。(鄧穎韜 攝)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說大南街的改變無疑存在被收購的隱憂。(鄧穎韜 攝)

城市專家:大南街被收購無疑存在隱憂 新店盼共存

從城市規劃角度,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說大南街的改變無疑存在隱憂。

陳劍青說:如果你說沙盤推演下去,其實現在都看到有少少跡象,在租金上或者地租開始貴了少許的趨勢,但就不太明顯。但隨著愈來愈多聚集出現,因為人流會帶動新的商業活動出現,會否有被收購、重建或強制拍賣危機呢?我自己覺得是其中一個隱憂。

收購、重建、強拍是否必然的命運?文青小店令草根生活圈及區內文化消失的速度加快?這些小店大規模的進駐其實已經響起警號。文創店或背負著「侵入者」的名號,但其實一些新店亦嘗試與當區共融,並非單求營利、侵佔當區。新與舊如何才能共存?怎樣的發展對大南街才好?我們下集再討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