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佐級協會申禁公開選民名冊敗訴 須向政府及記者協會支付訟費

2020-04-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粵語組製圖

在香港,警員佐級協會去年以警員受「起底」現象影響,於區選前夕入稟提出司法覆核,禁止公眾和候選人查閱選民姓名和登記地址。高等法院周三(8日)頒布書面裁決,裁定員佐級協會敗訴。記協歡迎今次裁決,認為對傳媒監察功能及公開資訊予以肯定。另消息指,政府暫定9月6 日 舉行立法會選舉,意味屆時公眾可繼續查閱選民登記冊。(文海欣 報道)

警員佐級協會稱警員被「起底」(個人資料被曝光),擔心選民登記冊載有姓名及住址,會成為資料來源。故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前夕,以私隱為由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禁止選舉登記主任向公眾及區議會候選人,披露選民登記冊與選民的姓名及住址。高等法院周三(8日)頒布書面裁決,表示受理申請,但考慮相關所有因素後,裁定員佐級協會敗訴,協會須向政府及記者協會支付訟費。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周三亦有親自到庭領取判詞,他對本台表示,歡迎今次裁決及對此感到高與,認為裁決在保障私隱和選舉權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他續指若禁止公眾查閱會影響記者的監察功能,難以揭發「一屋多姓」等種票問題,今次判決是對傳媒功能的肯定。楊健興續指,把警員起底問題歸咎於選民登記冊是歪理。

楊健興說:我們覺得是澄清了這些情況,讓公眾了解(加深),其實選民登記冊可以讓傳媒查到這些問題的重要性。而且不要把一些警員起底的問題,歸咎於選民登記冊上,而做一些禁制是影響新聞自由、資訊自由及傳媒去採訪工作方面的一些自由問題。

而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指會硏究判詞再作打算。

在現行系統,公眾可查閱連繫選民地址及姓名的選民登記冊,以監察選舉的透明度、公平性及公正性。特別是過去不少傳媒透過翻查登記冊,發現可疑的種票、選民個案。不過2019年區選時因案件未有結果,當時法院頒臨時禁制令,禁止選管會公開結合展示選民姓名與住址的選民登記冊予公眾查閱,但已獲確認提名的候選人仍可查閱,直至司法覆核有結果為止。

現任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在去年區選期間就發現荃威選區可能出現「種票」問題,引起約300呎單位一屋三姓住8人的疑雲。趙恩來周三對本台指,其後選舉事務處經查證後取消相關人士選民資格。他直言全港有300多萬選民,如果只允許候選人查閱選民登記冊,單靠候選人都只能查到冰山一角,公眾可查閱是多一個渠道。他認為查閱選民登記冊是公民基本權利,能令選舉更公平。

趙恩來說:選舉是否公平,很多時候不是等政府主動執法。其實市民有知情權,查閱選民登記冊,再作舉報,能讓整個選舉能更公平。但好像「散仔會」(警察員佐級協會),(向法庭申請)禁制令,我們查不到時,其實有很多種票的單位及所謂的選民, 其實這種有系統的種票是會逍遙法外。

法官周家明在判詞中指出,任何人行使憲法權投票前,必先填寫附有個人資料的登記申請表,亦必須同意資料刊登在選民登記冊上,供大眾查閱。而選舉事務處亦有法定責任,向公眾披露表明登記簿的相關信息。對於申請人在聆訊中強調,近期警員及其家屬面對被「起底」,周家明表示無證據顯示有人利用選民登記冊對警員「起底」,「被起底」的資料都是警員編號、職位、相片、電話及社交媒體帳號等,與選民登記冊完全無關。而且無證據顯示有人因擔心選民登記冊的個人資料被查閱,而不敢去登記做選民或者行使投票權。基於選舉必須是公開、公平、公正,故駁回申請。

今次案件的申請人為警察員佐級協會,以及一名匿名為「AA」的申請人。答辯人為選舉管理委員會、總選舉事務主任及選舉事務處,而香港記者協會則被列為利害關係方。

另一方面,政府暫定9月6日舉行立法會選舉,意味屆時公眾可繼續查閱選民登記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