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任命張舉能當下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法律界憂其立場保守

2020-03-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張舉能被任命為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退休的馬道立。(資料圖片)
張舉能被任命為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退休的馬道立。(資料圖片)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將任命終院常任法官張舉能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退休的馬道立。有法律界人士擔心,張舉能上任後終審法院的立場會更保守;而他在香港司法獨立風雨飄搖時接任是「任重道遠」,要取信於香港及國際社會並不容易。(劉少風  報道)

特首林鄭月娥周二(24日)宣布,接納司法人員委員會的推薦,將任命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張舉能出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接替明年退休的馬道立。

林鄭月娥說:張舉能法官是一位極具才能的法官,並且是具備卓越才幹和領導能力,他在司法機關的法律界深受敬重,他就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超過7年,所以對司法機構的運作有豐富的行政經驗。

根據《基本法》第90條的規定,有關任命需在「徵得立法會同意」後作出。按慣例內務委員會(內會)會成立小組委員會審議,向內會交報告,再提交大會表決,但內會自去年換屆至今仍然停擺,主席都未選到。林鄭月娥呼籲內會盡早選出主席,處理任命及其他的議案。

林鄭月娥說:尤其今日(周二)主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出主席的議員是身兼大律師的郭榮鏗議員,我想郭榮鏗議員應比更多議員明白香港司法制度的重要性,應該更樂意促成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早日獲得任命。

如任命獲得通過,張舉能明年1月11日將會接替退休的馬道立,出任香港回歸以來第三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馬道立表示歡迎任命,深信如果張舉能獲委任,會是出色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對任命深感榮幸,表明會竭盡所能,確保法治及司法獨立得到維持,個人權利和自由獲得保障。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呼籲內務委員會盡快選出主席,期望暑假休會前完成張舉能的任命程序。主持內會選出主席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批評林鄭月娥試圖將法官任命「政治化」,又指現時距離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退休仍然尚餘十個多月。

郭榮鏗說:由現在距離明年一月,2021年他(馬道立)才正式退休,所以時間上是仍然有十個多月。我不太明白為何林鄭月娥為何今天突然撲出來談這事,逼使內會盡快選出主席,但她運用首席法官任命,嘗試解決政治問題、政治化了法官任命,極度不智、亦非常可恥。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就認為,張舉能在法律界有聲譽,是適合的人選;又稱如果今屆立法會因內會「停擺」而未能通過張舉能的任命,將影響外界對香港司法制度的印象。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去年年底宣布退休,法律界盛傳張舉能將接任。不過當時有香港傳媒引述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指出,張舉能立場傾向政府,擔心他上任後終審法院立場會更趨保守。

翻查資料,2018年加入終審法院擔任常任法官的張舉能過往曾處理不少具爭議性案件。包括在 2014 年 11 月佔領旺角期間,有小巴、的士及巴士團體申請禁制令獲批,有市民提出上訴,但當時張舉能及另一法官駁回。張舉能在判詞中強調,答辯人無權佔據及堵塞馬路,強調法庭有責任保障市民享有基本法保障的權利,「不論示威者自覺有何等高尚的意願,都不能作出非法行動,令他人的權益受損。」

另外,在2016年,本土派人士梁頌恆及游蕙禎因宣誓問題,被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 DQ ),時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判詞中強調,《基本法》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可凌駕立法會,因此全面採納當時的人大釋法,駁回梁游二人上訴。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周二對本台指,張舉能給予法律界人士保守形象,他出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處理梁頌恆及游蕙禎司法覆核,判詞引起法律界開明人士較大爭議。

梁家傑說:因為他說到人大常委釋法是根據大陸法制進行,而他自已不懂得大陸法制,所以連採納、考慮這個論據及論點,都覺得是無從說起,這令我們非常失望。他似乎在過去十年當首席法官的時候,保守程度都幾令人擔憂,是否可以繼續挽留香港人對司法機關、公信力的期許。

梁家傑指,張舉能接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正值法治風雨飄搖的時候,是任重道遠,他要取信於香港及國際社會,會有一定難度。

梁家傑說:在整個法治制度,其他部分嚴重崩壞的時候,司法機關就是唯一保留少許公信力的組成部分。我希望張舉能能夠明白,他在這個時候接任,是比馬道立、李國能更重道,比他們更遠,他現在要取信於香港人及國際,這不是容易的事。

張舉能現年58歲,在香港出生及接受教育,中學就讀英華書院,之後在香港大學攻讀法律,及先後在 1983 年及 1984 年完成法學士學位及法學專業證書,翌年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法學碩士學位,並於同年獲香港大律師執業資格。1995年,他取得新加坡最高法院訟辯人及律師的資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