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法》52年來首次引用 可針對通訊出入境逮捕等制定緊急法律

2019-10-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4日,林鄭月娥舉行記者會,宣布引用《緊急法》,是香港52年來的第一次。(路透社)
2019年10月4日,林鄭月娥舉行記者會,宣布引用《緊急法》,是香港52年來的第一次。(路透社)

香港52年來首次啟動《緊急法》,現行條文授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其認為屬緊急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針對通訊、出入境、逮捕等多個事項制定緊急法律,毋須經過立法機關審議。(黃樂濤 報道)

香港啟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是52年來第一次。《緊急法》是英國殖民政府留下來的爭議權力。其立法起源是1922年的「香港海員大罷工」,當時香港的華裔船塢工人為了爭取薪資談判、改善歧視問題,而串聯發起抗爭;但時任英國駐港總督司徒拔爵士卻認為,華裔工人罷工很可能是受到「孫中山政府煽動」的共產黨陰謀,因此才制定了《緊急法》,賦予港督與其執政內閣鎮壓罷工用的緊急權力。

到了1967年,香港的親共組織為了響應中國文化大革命,以「反英抗暴」為號召發起了「六七暴動」。英國殖民政府當時進一步擴大了《緊急法》的權力範圍,讓港府有權直接對通訊、出版、入出境、貨物進出口、逮捕、羈押與驅逐出境做出「緊急處置」,「直到政府決定甚麼時候要解除緊急狀態為止。」

儘管1967年擴權的《緊急法》,有賦予港府過大權力的問題。但在1997年香港移交給中國管制後,《緊急法》仍近乎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儘管該法自1967年後就不曾重啟用,直到52年後的2019年10月4日為止。

雖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斷強調,香港動用了《緊急法》,「但不等於香港已經進入了『緊急狀態』」,但事實是,根據該條例,當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任何其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當中包括對刊物、文字、地圖、照片、通訊及通訊方法的檢查及管制;對有關人士可逮捕、羈留、驅逐及遞解離境;授權進入與搜查處所;對貿易、出口、進口、生產等管制;對有關人士財產及其使用作出的撥配、管制、沒收及處置,以及對有關人士運送東西的管制等等。條例又指,根據本條條文訂立的任何規例,須持續有效至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藉命令廢除為止。

對此,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已經開了一個壞的先例,這會令到政府日後更容易利用這條法例新增其他法例。

張達明說︰一開了這個先例,你說給全世界聽,個法例可以隨時改的,行政會議不需要經過任何程序,意思說明日就可以公布一條新的法例,無立法程序,無諮詢程序,(相關人士)無時間準備,《緊急法》用了第一次,香港再亂一些,處理不到局面,有些人開始撤資了,你(政府)覺得聯繫匯率守不到,你弄一個外匯管制,希望政府懸崖勒馬,不要落一個這麼大的賭注,將香港推入一個萬劫不復的地步。

對於有記者問到政府日後會否再引用《緊急法》訂立其他法例,例如限制上網使用一些社交媒體,以及把拘留時間延長至 96 小時等,政府並沒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日後實施的措施不能夠對外透露。

林鄭月娥說︰我不能夠可以詳細跟你說,究竟我們還有甚麼地方,可以用同樣的手法來進一步透過訂立一個規例來處理,我可以跟你保證在訂立這個規例的時候,同樣的審慎,亦都一定以香港的公眾利益為依歸,任何違法違憲,明顯對香港有很大的損害,換句話說,既不能夠止暴,又帶來其他危害香港的事情,我們一定不會做。

資料顯示,歐美多國均有不同的「禁蒙面法」,但香港的罰則較為重。以美國為例,紐約州禁止民眾在公共地方聚集時喬裝或蒙面,除非活動與當局准許的派對或娛樂節目有關,違者最高可判15天監禁,或罰款最多250美元(約1960港元)。有關法例曾在「佔領華爾街運動」時使用。反觀香港「禁蒙面法」,最高罰則是罰款25000港元或監禁一年,無論是刑期或金額,香港均高出美國很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