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執勤不展示編號 高院裁定違人權法

2020-11-1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港警執勤不展示編號,高院裁定違人權法。(粵語組製圖)
港警執勤不展示編號,高院裁定違人權法。(粵語組製圖)

在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警方執勤時經常蒙面及未有展示警員編號等,即使受害人遇到暴力對待都難以投訴跟進,惹人非議。高等法院周四(19日)裁定,警方執勤時不展示警員編號,及以行動呼號代替的方式,並不符合《人權法》。另外亦指現行的投訴警察機制,未能有效地履行職責。人權組織認為,今次是重大裁決,明確指出大量警員在過去反修例事件中違反人權。(文海欣 報道)

去年反修例示威中,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警員多次執勤時,不但遮蓋面容更未有展示警員編號。7名市民包括前通識教師楊子俊等和香港記者協會早前入稟覆核有關做法,認為做法令公眾難以辨識個別警員,增加公眾投訴警員不當行為的難度。高等法院周四裁定,警方執勤時不展示警員編號,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提出司法覆核的記協和4名市民勝訴,法庭下令警務處長一方支付8成訟費予部分申請人。

勝訴人之一、前通識教師楊子俊接受本台訪問時,形容判決來得較遲,因為很多警暴問題已經發生。他亦指今次僅是小勝,相信律政司很大機會上訴,到底能否令到當局作出相對改善,仍是未知之數。不過他認為今次裁決有很大作用,告知港府要跟從國際標準及香港本身的人權法例。

楊子俊說:其實我們今次主要用的案例是一些歐洲案例,參考歐洲人權法院,他們就警方暴力問題作出的判決。今次的法官都是接納這些案例,認為合理。其實都告知香港政府或警方知道,其實香港都要跟從國際標準。展示編號令其行為有所顧忌,或者意外真的發生後,受害人是有機會透過機制,找出誰犯事,作出相應投訴並尋回公義。

勝訴方、記協主席楊健興促請政府及警方盡快回應法庭的建議,警務處處長應立即指示前線警務人員,在執勤時,必須清楚展示警員編號,當局亦應設立獨立調查機制,處理市民對警方作出的投訴。

楊健興說:其實警務處處長應該即時下命令給所有警員,做回他們原本應該做的事。投訴機制會牽涉制度的轉變,甚至可能是立法方面,政府亦應該有一個說法。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對本台指,今次是重大裁決,因為涉及大量警員在過去反修例事件中違反人權。

王浩賢說:一個好重大的裁決去展示到警方在過去反修例示威中,作出了一些侵犯人權的行為,而違反香港人權法的規定。因為今次法官就是說他們不合法,既然你作為執法人員,在執勤期間作出不合法行為,他們亦應承擔責任,並按機制接受處分。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對本台表示歡迎是次裁決,他指法庭一向重視人權,過去其實亦有一些控告警方侵犯人權的案例,他相信今次能再一次提醒警方要關注人權問題。

法官周家明於判詞指出,警員在制服展示警員編號,是令投訴遭不當對待的人,可以辨認到涉事的警務人員,並有效地提出進一步調查,甚至採取法律行動。《人權法》第3條的「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條文,即使於緊急情況下,都屬「絕對」及「不容損害」,政府必須尊重,法庭亦需保護。

香港警方早前以「行動呼號」代替警員編號,判詞說,這也達不到《人權法案》的要求,因為這些號碼都不是每個警員獨有,不同警員輪替到同一部隊時,會使用同一編號。甚至有證據顯示,同一場合有不同警員用了同一個號碼。

就港府一直強調,涉及警員的投訴有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等「既定程序」處理,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法官周家明在判詞中說,由投訴警察課處理警員投訴,並由監警會審視的投訴機制,不足以符合《人權法案》下,政府要建立獨立調查警員懷疑不當對待投訴機制的要求,並指在機制之下,監警會缺乏自己的調查權力,不可以推翻投訴警察課對個案的決定,即使最終不同意,亦只能交予行政長官處理,無最終決定權,並不符合《人權法案》下「獨立調查」的要求。

就今次法庭裁決,警方表示,知悉法庭裁決,會與律政司研究相關判詞,檢視及適當跟進。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回應說,警方有解釋不展示警員編號是行動需要,他並不認為警方是蓄意違法。監警會詳細研究和檢視有否需要跟進。監警會反修例報告第十三章曾研究有關議題,指警方採用「行動呼號」取代警員編號是正確方向,又認同可以在非常例外及特定的情況下,方可允許豁免遵守規定。

是次案件申請人為「守護孩子」成員陳基裘、去年6月12日右眼中槍的前通識科教師楊子俊、市民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青年新政梁頌恆、「長洲覆核王」郭卓堅,以及香港記者協會,分別以5案提覆核;答辯人為警務處長。部分申請人獲裁定勝訴,包括楊子俊、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以及香港記者協會。而陳基裘未能指出警方在行動中,是如何違反《警隊通例》;而郭卓堅和梁頌恆方面,他們只曾以個人身份參與示威集會,法官認為他們並非有足夠利害關係的持份者,因此他們3人被裁定敗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