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警会押后报告疑涉「政治考虑」 民权观察指梁定邦「做法错误」

2020-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监警会押后发表报告,被批评是为了「政治考虑」。(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监警会押后发表报告,被批评是为了「政治考虑」。(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反修例运动持续超过半年,外界高度关注警暴及警权问题,监警会原定下月初公布「反修例运动首阶段报告」,审视警方处理公众活动的手法,但指因一宗审视监警会工作权力司法覆核案件正进行中,决定延迟公开报告。司法覆核申请人表示不会撤回申请,并质疑监警会有「政治考虑」;有人权组织认为报告延迟公开,会进一步削弱监警会的公信力。(刘少风 报道)

在香港,监警会主动调查反修例运动多宗警民冲突,审视去年6月9日起,警方如何处理大型公众活动,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本周初才说下月初可公布「首阶段报告」,但监警会周四(16日)召开特别会议后发出新闻稿,指高等法院批准一宗涉及会方审视权力的司法覆核申请,考虑到结果可能带来各种影响,一致通过延迟公开报告,待官司有裁决后再作决定。

社工吕智恒去年10月提出请司法覆核,质疑监警会没有主动调查的权力,年底获高院批出覆核许可,吕智恒周五(17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不会撤回申请,案件正等候排期审理。

吕智恒说:当然不会(撤回申请),因为这个司法覆核正是希望叫停整个由监警会去做调查,因为它(监警会)不可以取代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角色以及职责,因为它「越权」之外,根本从权限及能力来说都是做不到,它没有传召证人的权力,没有相关取证的能力,正正为了制止它「滥权」或「越权」的行为,我才作出司法覆核。

吕智恒质疑,监警会突然延迟公开报告,除了担心司法覆核的结果,更有「政治考虑」。

吕智恒说:无论由它(监警会)作出主动调查,还是发表报告,其实所有事情都是「越权」行为,一旦败诉是需要承担后果,我觉得它不排除有这方面的考虑。第二我觉得都不排除有一个「政治考虑」,就是它觉得这时候公开报告,报告内容有机会刺激社会反弹、民意冲击等,所以它不想在这个时间点公开(报告)。

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周五对本台指,监警会以进行司法覆核为理由而延迟公开报告,感觉奇怪,一方面反映政府以监警会进行调查是错误做法,另一方面令外界进一步质疑监警会的职权。

王浩贤说:如果当初已经判断报告有机会延期,它(监警会)就应该一早向公众交代,而不是到报告快要发布的时候,甚至早几天有些消息人士透露报告内容,才突然说因司法覆核而延迟报告,这会引起很多不同的揣测,包括监警会是否受到压力,而使用监警会这个不合适的机制进行调查时,就引起很多不必要的挑战(司法覆核),这件事亦进一步令监警会的认受性或公信力受损。

王浩贤指出,处理司法覆核案件程序需时,报告最后有机会「胎死腹中」,不符合公众期望;相反香港需要具公信力及独立的调查机制,全面审视港警在反修例运动中使用武力及执法情况,缓和社会冲突。

立法会保安事委员会委员、民主党议员涂谨申亦作出回应,他怀疑监警会延迟公布首阶段检视报告,是要为特首林郑月娥减轻压力。

涂谨申说:看不到由司法覆核由申请到现在有甚么变化,既然没有一个临时禁制令,禁制任何监警会的行动,包括公布报告,合理怀疑就是监警会受到压力,藉机不公布,减轻特首面对市民要求独立调查的压力。

涂谨申解释,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本身是资深大律师,如果要就司法覆核会否影响报告公布时间寻求法律意见,早在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时已经会做,不会等到法庭已经进行聆讯后,才索取意见,再加上案中无人申请临时禁制令,禁制公布报告,而案件至今亦无任何改变。

监警会副主席谢伟铨周五会见传媒表示,对未能公布首阶段报告感到遗憾,期望司法覆核申请人亦配合,早日完成司法程序,期间监警会的工作会继续进行。

谢伟铨说:监警会对未能公布首阶段报告感到遗憾,但亦都要尊重在法庭方面,亦要尊重提出司法覆核方面的法定权力,也明白公众在这方面有一个期望,这方面我们希望聆讯排期方面尽早。

监警会前委员郑承隆周五出席电台节目时指,不认同监警会做法,报告如果只是陈述事件和收到的投诉,不会与司法覆核案件有冲突,亦可以在公布时抽起可能有问题的章节。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