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替之間 - 大南街融合路 (下) 避免士紳化、被收購的出路

2020-11-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新店與社區共融,如何踏上屬於民間的道路,值得深思。(粵語組製圖)
新店與社區共融,如何踏上屬於民間的道路,值得深思。(粵語組製圖)

交替之間 - 大南街融合路 (下) 避免士紳化、被收購的出路

在香港,近年有大批文創新店進駐深水埗大南街一帶,新店老鋪交集,一些新店亦嘗試與當區連結、共融。新與舊之間逐漸磨合出獨有的發展模式。不過,大南街仍有被發展商收購或重建的隱憂,文創店相信合力抵抗,也許就能避免被收購、重建的命運,繼續保留本土文化特色,令大南街踏上屬於民間的道路。(文海欣 報道)

隨著香港布業衰落,大南街原本聚集不少製衣批發商,之後出現不少吉鋪、租金相對較便宜,近年更造就了一班年輕人的創業夢。Kay 和太太Kit在深水埗長大,二人原本都有穩定收入,一個是公務員,另一個是教師,但他們卻辭去穩定的工作,為的是「追夢」。

今年6月,他們在大南街旁的汝州街開設第2間素食餐廳「素年」。他們起初對餐飲營運一竅不通,一切由零學起。最近Kay正學習咖啡拉花,每日,他都會在廚房戴著從不離身的帽,默默拉花,再將「咖啡習作」送到旁邊的布行給老闆Sunny品嚐。

餐廳老闆Kay每日將「咖啡習作」送到旁邊的布行品嚐。(鄧穎韜 攝)
餐廳老闆Kay每日將「咖啡習作」送到旁邊的布行品嚐。(鄧穎韜 攝)

Kay說:你好!再給你們兩杯咖啡。我先放進去了。

Sunny說:多謝!這個拉花圖案比之前漂亮。

Kay說:我還要再練習。

Sunny說:那麼你要多練習,我才有咖啡喝。

咖啡成新店與傳統布業橋樑 布行獲啟發辦手工班

這杯咖啡,成為了新店與舊店的橋樑,新舊店鋪每日交流,不經不覺,布行老闆受咖啡店啟發,醞釀了新主意。

Sunny說:多些人來深水埗看看香港本土(文化),我們都在研究會否舉辦一些手工藝(班),配合一下他們(年輕人)。如果周六、日可以吃完飯後、又可以玩、玩完又可以將手作帶走,那麼整件事很開心。

新店:營利同時要貼地

Kit的爸爸大半輩子都在汝州街經營布行,見證布業起落,數年前才正式退休。對Kit來說,在深水埗開店少不免有一種情意結。文創店駐紮深水埗,夫妻二人常常希望嘗試與當區共融。「貼地」經常是他們之間的共同話題。

他們的鋪頭行日系簡潔風格,除了是一間餐廳及用作分享兩夫婦喜好的一個空間,有書本、日本陶瓷等。這裡更是一間迷你雜貨店,供街坊多一個選擇。而這裡售賣的日常用品都是本地製造,食材方面都是純素,貫徹他們素食餐廳的理念。

Kit說:如何可以與街坊有聯繫呢?不如賣一些本地日常用品,例如醬油、米、簡單茶葉。就算街坊未必來用餐,都可以吸引他進來。有時可能真的今晚突然沒有醬油,都可以走進來只是買醬油便離開。

除此之外,他們的麵包亦由深水埗區內的一間傳統麵包店供貨。他們認為這間傳統麵包店非常有善,即使他們本身沒有做這類型的麵包,但仍願意不斷幫他們嘗試,久而久之大家就發展出一種互助的鄰里關係。

Kit說:我們很被動。可能租金貴了,有些店舖未必能繼續營運。再有新店進駐,我們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和身邊的鄰居連結起來。例如我們賣一些日常用品或多溝通。之後可能與街坊、店主,看看有沒有合作可做社區活動,恆常地做。對比起討論士紳化會否發生、是否不能改變,這樣可能較有建設性。

區內店舖合作為無家者派飯 本土特色旅舍盼與當社區連結

Kay 和Kit 曾經與當區一間旅舍Wontonmeen (雲吞麵)合作,派飯給無家者。Wontonmeen同樣由一對年輕夫婦經營,老闆娘Pat原本是室內設計師及大學講師,約6年前,她將位於深水埗的一座家族物業「康美樓」改建為旅舍Wontonmeen (雲吞麵),希望讓年輕人或創作人聚在一起。取名為Wontonmeen (雲吞麵)的原因,是因為對Pat來說,即使去旅行也非常懷念一碗雲吞麵,讓她有家的感覺。旅舍的布局設計全由 Pat 一手包辦,她熱愛將舊物賦予新生命,而旅舍不同角落都能凸顯香港的文化、特色,例如Pat將床位以籠屋床作為設計意念、大廈外牆亦有霓虹燈並寫上「九龍」二字,令人在遠處都能找到旅舍。

新駐旅舍印證深水埗地區文化

踏進旅舍,就如置身於Pat的歷史珍藏博物館,  大大小小的「寶物」散落在房內不同的角落,例如有衣車、打字機、黑膠唱片等,抬頭看看,也會看到吉他、單車掛在牆上。Pat居住在深水埗已有16年,她認為深水埗是「香港文化的停留」,各式各樣的舊物都能在這裡找到。她喜歡在深水埗收集不同的棄置「寶物」,而每件「寶物」的背後,都有其獨有的故事。雖然別人未必珍惜,甚至視它們為「垃圾」,但對Pat來說,這是香港本土文化的印記。

旅舍老闆Pat認為距離感是新店與當區居民的一大難題。(鄧穎韜 攝)
旅舍老闆Pat認為距離感是新店與當區居民的一大難題。(鄧穎韜 攝)

Pat說:有時覺得好可惜為何要扔棄,因為見到這區的人不是非常保護自己本身有的事物。特別是老人家會覺得舊物有甚麼好,舊物都不漂亮,經常都聽到這句。但我真的覺得很漂亮,所以就搜集回來。

距離感是新店與當區居民的一大難題

從設計的布局足見Pat對香港的熱愛、對本土文化的珍重,她亦將旅舍地下的鋪位租給一間名為「跑緣」的主題餐廳,創辦人是一名牧師。他經常會與無家者接觸並派飯給他們,當有了這間餐廳後,他就能恆常每星期都做到派飯工作。幾年前,這個鋪位其實是租給一間手工咖啡店,可說是區內最早開設的少數「咖啡店先鋒」,後來Pat反思到在經營生意的同時,希望能做地區工作。其後,Pat更一起「落手落腳」,派飯給無家者,疫情期間,她更安排無家者入住旅舍。

Pat說:那時疫情嚴重我無生意,我不能說成是自己非常偉大,不做生意也要幫人。從他們入住,我才感受到如何和他們溝通或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煮一餐飯同時,在這裡唱歌,很溫馨地聚餐,我自己覺得很好。

Pat帶當區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讓他們了解現在大南街的演變。(受訪者提供)
Pat帶當區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讓他們了解現在大南街的演變。(受訪者提供)

Pat正計劃舉辦一個「早餐俱樂部」,她認為無家者在深水埗要吃一餐免費餐並不困難,因為不少社區組織都會派飯。但她認為只要走多一步,除了派飯,在一起聚餐的過程中反而可以讓不同階層加深對大家的認識。

Pat說試過帶當區社工到大南街,希望讓他們了解現在大南街的演變。當時收到社工的意見是,原來現在新進駐的文藝小店「令人感覺唔會消費到,唔知入去做咩」,所以深水埗街坊很多時都不敢走進去。距離感是新店與當區居民的一大難題,Pat希望透過導賞團帶更多街坊到新店參觀,每間文藝店都有不同特色,若有資助,能開辦免費工作坊讓居民參與就更理想。

Pat說:當大家鬧的時候,其實某程度上都是一種不安及恐懼,我們可以怎樣消除這個恐懼呢。

舊區具發展潛力現被收購危機  文藝店盼合力抵抗收購強拍命運

新與舊在磨合出獨有的發展模式之際,大南街湧現被發展商收購或重建的隱憂,但文藝店相信與當區老店合作,能合力抵抗財團發展的命運。

Kay說:假設對面那幢樓被收購,地鋪要出租,租金一定比之前貴。但如果消費者、小店也好,都決定不租那裡,就由得他們丟空。如果大財團例如星巴克,美心真的在這裡開業,其實如果大家都用這個態度去面對大財團,其實議價能力相對都大了。

Pat坦言擔心會有被收購的危機,因為對政府或大財團來說,要收購一幢樓可能都是小數目,大約二千萬。不過她認為光坐著擔心沒有意思,應該由討論開始,期望能帶來一點改變。

城市規劃者:有共同願景發展 或能改寫既定劇本

從城市規劃角度,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提到大南街更需展開的討論,是這個城市想要一種怎樣的城市經濟及發展。例如租戶要感受到與地區之間的關係,對這個地方的實質影響,其後能否想到一些參與模式,令原本高檔化的活動都能與當區居民一起分享。

無家者與文創店老闆一起歌唱。(受訪者提供)
無家者與文創店老闆一起歌唱。(受訪者提供)

陳劍青說:要集民間智慧想一下大南街的未來,甚至要比發展商及政府更早,不然危機只會愈來愈大。想想他應該要怎樣發展,要去改變可能已經被寫的既定劇本,帶回去一個在地區發展上的民間道路。

上月,全球版的《Time Out》雜誌選出世界40個「coolest neighborhood」,當中深水埗榮獲第三名。

《Time Out》說「coolest neighborhood」是指,當中有創新與包容的飲食、藝術與文化、付擔得起的租金與生活費等,是人、社群和商店互助、共度難關的社區。深水埗位列三甲,自然有它的獨特魅力,要如何避免成為下一個蘇豪區,保護正在經歷社區復興的深水埗,這是新舊店舖、客人及當地居民共同面對的課題。新店與社區共融,如何踏上屬於民間的道路,值得深思。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