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逾八百貧困縣脫貧 李克強籲地方政府講真話

2020-11-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共政權報稱實現「十三五」訂下的2020年「全中國脫貧」目標。(路透社資料圖片)
中共政權報稱實現「十三五」訂下的2020年「全中國脫貧」目標。(路透社資料圖片)

貴州省政府本周一(23日)宣布,該省紫雲、沿河等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中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報稱實現「十三五」訂下的2020年「全中國脫貧」目標。不過,中國總理李克強日前要求地方政府負責人:「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喬龍/文海欣 報道)

今年是中國所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之年。中國央視新聞本周一報道,貴州省周一宣布所有貧困縣「摘帽出列」,最後九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成為中國最後一個完成全面脫貧的省區。至此,中國政府聲稱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全中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

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質疑當局最新公布的脫貧縣數據。

黃曉敏對本台說:十三五規劃時期的脫貧,實現小康目標已經全面實現,這個信息給我兩個疑問和困惑,第一個在十四五規劃動員時期,就中國全面實現小康,明年研究公布以後再說,而此時此刻突然又高調說八百多個縣已經脫貧了。這是簡單的宣傳,還是意見不一致。

黃曉敏指,根據他到基層的了解,儘管四川省政府剛公布本年度城鄉低保標準,蓬安縣城鎮居民每人每月僅獲人民幣590元,農民390元,實際僅得170多元。

黃曉敏說:第二,我最近調查了解到我們基層信息,有一些失地無業,老弱病殘,但又每月享受社保、醫保的數據,南充市蓬安縣河舒鎮失地村民,三、五個人享受一個底保指標,每人每月180元左右,就這些人的低保都還不能及時、足額發放。

中國脫貧行動始於2015年,自去年12月23日至今,先後有西藏、重慶、黑龍江、陜西及河南等十多個省貧困縣「清零」。在河南安陽的學者何先生就表示,他看不出全省今年2月脫貧後,當地村民的生活得以改善。

何先生說:這種消息完全不可信,這種統計都是自己說了算。完全由官方自己出於宣傳的需要,發布這種消息,沒有任何可靠性,民眾也不會相信。我們這裡家家戶戶的掛曆上有我們多少個鄉鎮,多少個村,多少貧困人口,甚麼時候摘掉帽子多少……那所謂摘帽貧困戶,跟以前沒有任何變化。

雲南大學學者白揚對本台指出,貧困縣脫貧以後,中央政府每年就無需再向這些貧困縣發扶貧款,而以往發放的扶貧款,實際上也很難到貧困戶的手中。

白揚說:貧困縣脫貧的主要意義在於以後這個補貼就不給了,中央財政節省了一大筆扶貧款,而具體到貧困人口是不是脫貧,不是他們考慮的問題。其實每年的補助也沒到老百姓的手中,基本上給三級政府分得差不多了。

不僅僅是民眾質疑官方的一些數據,就是高層官員也有質疑。中國總理李克強上周五(20日)主持召開一場經濟形勢視訊座談會時,對黑龍江省、山東省、湖南省、廣東省、雲南省政府負責人拋開稿件,談了對本地區今年經濟總體情況和下一步經濟走勢的分析判斷,並對國家政策等提出了建議。他說:「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

貴州學者李明對本台表示,中國領導人慣常用政治運動方式解決經濟問題,比如到哪一年要實現甚麼目標,當年周恩來提出2000年要實現「四個現代化」,結果不了了之。

李明說:用政治運動的方式來解決其所面對的經濟問題以及社會問題,這也造就了鎮反、土改、反右及文革等等一系列人間悲劇。改革開放後,政治運動的風潮才得到緩解,但是他仍然在體制內喜歡用行政命令,解決問題。比如教育問題、扶貧問題,最後變成表格扶貧、數字扶貧、形式扶貧。

李明說,最近幾年政治解決國內一切問題的風氣愈演愈烈,大有社會退步的趨勢。

在今年中國人大會議記者會上,李克強更披露,中國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人均年收入3萬元。引起外界關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