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出現「學習中心」  集中營轉移到地下

2020-11-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哈國公民古麗美拉‧阿拜別克,講述哥哥阿扎馬提被判刑11年。(志願者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哈國公民古麗美拉‧阿拜別克,講述哥哥阿扎馬提被判刑11年。(志願者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新疆政府建造「教育培訓中心」廣受海內外輿論質疑。海外哈薩克人權機構對本台披露,新疆當局雖然關閉了教育營,但是新成立了「學習中心」。接受「學習」的人,短的15天,長則半年。另外,被關閉的再教育營被還原成學校、婦幼保健院等,有些轉移到地下繼續運作。(喬龍/文海欣 報道)

中國新疆官員去年12月說,當地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已經全部結業」。時隔近一年,哈薩克斯坦人權機構阿塔珠爾特創辦人賽爾克堅告訴自由亞洲電台,新疆伊犁近期重新開始拘禁哈薩克人,將他們關進所謂的「學習中心」,與過往不同的是捉人的方法更狡猾。

賽爾克堅說: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重新開始抓捕哈薩克人,關進所謂「學習中心」,只是他們會提前通知,比以前溫和多了,雖然口頭上說是自願學習,可是被學習者沒有選擇餘地,只能服從命令。據說學習時間縮短到6個月或者15天。重點選擇那些沒有親屬,家人在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人。

外界相信,新疆再教育營先後羈押了一百多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直到2019年12月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回應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稱,外媒所稱「教培中心」有超百萬學員「純屬捏造」,目前新疆參加「三學一去」(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和去極端化)學員已經全部「結業」。至此才結束了大規模的羈押行動。

賽爾克堅指出,政府人員通常以溫和的口吻叫你去「學習中心」。

賽爾克堅說:現在他們突然又溫和起來了,原來抓人的時候,頭上要戴黑色的麻袋,手和腳都要戴手銬、腳扣。現在是來幾個便衣,說某某某,現在請你到「學習中心」去學習政治方面的知識。以前他們抓捕哈薩克人可是恐怖多了,睡夢中敲門,踢門,用喇叭喊某某某趕緊服從命令。

長期關注新疆再教育營的阿塔珠爾特在新疆的關係網分布廣泛,最近該組織獲得一條重要信息。賽爾克堅告訴本台,新疆大部分教育營關閉之後,最近恢復其本來面目。

賽爾克堅說:伊犁好多以前的集中營,比如說原來是一所高中,現在又恢復到原來的高中,學生們正常上課。原來是婦幼保健醫院,現在又恢復婦幼保健院。

賽爾克堅認為,面對國際社會的壓力,新疆當局鎮壓少數民族的手法愈來愈隱蔽,包括把拘禁營從地面轉移到地下。

賽爾克堅說:這些被逮捕的哈薩克人、維吾爾人,現在都被關到地下的,更加隱蔽的那些場所了。好多年輕人被強制性送到新疆以外的中國內地省份勞動。

哈薩克人卡帕爾告訴本台,在他的家鄉新疆鞏留縣縣城北部一片平原的地下,當局建起了很多拘禁營。

卡帕爾說:我聽說鞏留縣有一個潮濕帶,那邊的地比較潮。在鞏留縣縣城的北部建了幾個地下監獄。在地下建了好多工程。從上門看是倉庫,設了攝像頭。我還聽說鞏留縣一個曾經的職業培訓中心,把他們拉到那邊(地下拘禁營),還說一部分往口裡(指中國大陸)走了,往內地。

另外,現旅居哈薩克的新疆伊犁人古麗美拉‧阿拜別克投訴說,她的哥哥阿扎馬提‧阿拜別克(1986年11月15日出生),家住察布查爾縣瓊布拉鄉克齊布拉村。2018年被判刑11年,理由是去清真寺做禮拜,參與宗教活動。

哈薩克翻譯努爾蘭告訴本台記者,阿扎馬提是政府認可的清真寺伊瑪目(領拜人)。

努爾蘭說:她哥哥阿扎馬提2018年8月被判刑11年,他是每一個禮拜五去清真寺,抓了判11年。

古麗美拉說,她的哥哥因接受由政府授權的伊瑪目課程和進入清真寺進行宗教活動,在沒有律師在場的情況下,被判刑11年,現羈押在新源縣卡拉布拉監獄。古麗美拉說,她哥哥家中有年邁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急需照顧和養育。她強烈要求新疆有關地方政府部門無條件釋放阿扎馬提。同時向哈薩克斯坦總統哈斯木居馬提,聯合國人權組織及國際人權保護組織請求幫助。

另一方面,新疆衛健委通報,截至周二(10日),新疆地區連續兩日「雙零新增」——即無新增新冠確診及無症狀病例。現時仍有52例確診及292例無症狀感染,其中重症4例。

新疆喀什地區上月爆發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數百萬人需緊急測試,商舖、學校、交通一度停頓。外界曾懷疑這次疫情的病源來自當局關押維人並對他們實施強迫勞動的工廠,甚至有海外維吾爾人組織擔心當局正在這些工廠內進行疫苗人體試驗。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