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破天惊】何君尧遇刺刺客落网;周同学送命警暴不止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硕破天惊】何君尧遇刺刺客落网;周同学送命警暴不止

香港22岁科大男生周梓乐周一(4日)凌晨在尚德邨停车场离奇堕楼,留院五日后于周五(8日)早不治离世。这是五个多月抗争运动以来,第一次有抗争者送命个案。事件令科大学生,以至全城港人深感痛心及愤怒。周五适逢科大毕业典礼,期间传来周同学噩耗,科大校长史维带领毕业生静默哀悼;中午中环有四千多市民发起快闪游行,声言「香港人,报仇」。

警方下午交代案发当晚情况,指周梓乐在停车场期间无与任何人有身体接触,重申警方绝无追捕他或将他推倒。警方说法显然未获信服,港台记者利君雅连环质问令警方尴尬非常:「有市民认为警方忽然关心是猫哭老鼠,如果警方重视案件,为何不是高层出来?高层是否要和你们割席?」

周梓乐之死将对香港抗争带来甚么样的作用?

特首林郑月娥本周接连见过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都分别被高度肯定。林郑声言会继续肩负止暴制乱重任,粉碎了所谓中央撤换林郑之说。韩正说:香港当前暴力活动持续,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当前最重要工作,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共同责任和最大共识,希望社会进一步凝聚反暴力、护法治、保稳定的正能量。

这么说来,是要香港的三权合作一起止暴制乱?林郑得以留任,还可留多久?中央能否寄托她能做到沈春耀提出的治港五大任务?林郑民望创历史新低,香港民研更发现只有22 % 的受访者满意政府维护人权自由政策。失去认受性的特区政府凭甚么再施恶法?

周四(7日),一名在9.21「光复屯门公园」游行开始前,被警员搜出携有镭射笔以及疑经改装长雨伞和行山杖的15岁少年,被法庭裁定有意图而管有攻击性武器及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名成立。就管有镭射笔而言,主审裁判官指镭射笔本身并非攻击性武器,亦有合法用途,但能够烧伤眼睛和皮肤,若管有的意图是用作非法伤人,便符合攻击性武器定义。法庭在这宗案例上的裁决,会否对警方滥捕滥告起到鼓励作用?而法官无端在裁决前自行改控罪,是否正体现司法主动配合如韩正所示意的三权合作?

有意竞逐区选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日前在拉票期间遇刺,案情疑点甚多,被嘲笑为「港版陈水扁」。林郑一反之前在泛民议员受袭时采取的冷漠态度,即日致电何君尧慰问,建制派乘机向特区政府施压,要求林郑确保区议会选举公平公正。不过,市民对于是否押后区选的态度却十分明确——「香港民研」事前的民调显示多达七成受访者不赞同。

止暴制乱未成,特区政府「揽炒」(粤语,意即同归于尽)明年年宵。食环署公布,明年年宵市场摊位将于下周二开始进行公开竞投。场内不设乾货摊位,亦不排除在摊位竞投成交后,基于公共安全或其他理由,暂停或取消年宵市场。如果取消年宵,为何偏偏又保留湿货摊位?如果有安全问题,去掉乾货摊位就能确保安全了吗?还是变相的另类政治打压?但香港人「走位」(粤语,意即变通能力)应变甚快,即以黄色经济圈自搞民间年宵作回应,这可能反而是不合作运动的契机?

 

主持:郑宇硕、曹嘉超

 

(以上评论纯属主持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